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武侠仙侠 > 酒歌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插手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插手

小说:酒歌  作者:剑酒狂生 
    肉和尚皮笑肉不笑嘿嘿两声,“长进还挺快!”这一剑已经不是前几天的剑,比之多了杀伐之气让人更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肉和尚双手合十再结一法印,浑身立刻变了模样,左手平胸握拳,右手翻掌弯曲高举过头顶,一脚站立一脚抬起,架的是个“怒目金刚”象,嚇地一声大吼真气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丈多高的肉眼可见的金刚象。

    这是“大金刚神力”中最善攻击、威力极大的一招。他心想:“独孤远尘剑气增长速度太过骇人,留之必为后患。”再加上不熟悉此地环境为免夜长梦多,便打算一举将独孤远尘击杀。

    独孤远尘见对方使出“大金刚神力”心中一凛,这大和尚的功夫他是领教过的,当下只得运气剑气与之相对。

    肉和尚这一招“怒目金刚象”讲究大开大合,步履稳健拳法凶猛,直进直出,一脚踏出,所踩之处顿时犹如冰面被锐石击破哗啦一声裂开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缝。

    独孤远尘右手两指并剑,但见肉和尚来势凶猛不敢硬接,只得走轻灵一路与之周旋,但十来招过后他便暗自叫苦。“自己刚才那剑实是观了风为马用剑有所顿悟才使得出来,现下那种感觉已逝又如何再能使出凌厉剑气?自己内力又不如他这样耗下去终归是奈他不何。”

    肉和尚见他身法虽然轻快,剑气却弱了不少,此时又见他心思转念,动作不免大受影响慢了下来。借机一个“怀抱石碓”,双臂环成一个大圆砰地一声将独孤远尘弹开。

    独孤远尘见肉和尚猛然变换招式,心中已为自己在打斗中分神而懊悔不已。高手过招岂容有半分迟疑,他见先机已失便不做留念,运起罡气护体早早防备下这一击。是以虽被弹开却未受大伤,只觉小腹之内气血翻滚得厉害,好似有一锅热油在里面乱炸。

    一个急促的女声道:“臭和尚,暗地里害人便是你佛门所学么?说出去可别笑掉了人大牙。”众人造就被独孤远尘和肉和尚吸引,就连风为马和卓不凡都住手观看,此时众人随着声音望去,见远处空地上多了个一身白衣的漂亮女子。

    独孤远尘听这声音熟悉,寻声望去时月一袭白衣站在远处,大伤初愈身子甚是单薄。

    时月见自己一开口便惹来这许多人的目光,脸上冉起一片绯红,但此时却管不了那多,快步跑到独孤远尘身边与他紧紧挨在一起。她本该晚些时候才能醒来,但不知为何睡梦中突感一丝寒意,便醒了过来。见独孤远尘不在,于是提了弓箭寻他来,终于还是让她给找着了。

    独孤远尘伸手将她往身后一拉,低头道:“怎么醒得这么早?既然醒了就该离去,又来这儿干什么,平白断送性命么?”

    独孤远尘话中虽有淡淡责备之意,但在时月听来心底却开心不已,这话中浓浓的关怀她又如何不懂。便将如何感受到一阵寒意醒来,如何又找到了他说了个大概,但对他后面这个问题却只字不答。

    独孤远尘料想那阵“寒意”必是来自风为马那一剑,此人一剑之威便能如此,可见他于剑道上的造诣已登峰化极。

    肉和尚见两人低声交谈不知说了些什么,又见刚刚交手的两人此刻早已停手注视着这边,心想:“得快快解决了这两小子,以免外人插手凭添麻烦。”于是大声喊道:“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倒免去佛爷我一通好找,那就送你俩一个痛快!”

    肉和尚话音未落,化作一个金身罗汉扑面而来,那个罡气形成的丈余高的罗汉影子也像一座大山朝独孤远尘倒下来。

    时月拔箭欲射,但独孤远尘一手握住她拿弓那手的手腕:“出了集市一直往东,到一个叫废丘的地方躲一阵再回雪海。”

    独孤远尘说话的时候并未回头看时月,说完之后手指放在嘴里一阵响亮的哨声便传了出去。

    时月知道这是他在为自己唤马,她也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有死,但她想起那夜自己独自离开,心中也说不出什么感觉,但已暗暗下定决心此次说什么也不会先行离去。

    独孤远尘见她没有动,心中不免疑惑,但转瞬即明白了:“此刻那大和尚注意力全在这边,叫她如何脱身,我得想个法子才行。”独孤远尘虽然平日里受聂笑影响爱开玩笑没个把拦,但心底却不明白时月对他萌生的情愫,要让他实打实去占人便宜却是做不到。

    独孤远尘右手暗暗握住剑柄,心想:“无论如何也要使出这一剑来给她争夺一点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独孤远尘拔出剑来,肉和尚罡风化成的巨大罗汉便朝独孤远尘和时月砸将下来,犹如一栋高楼大厦顷刻之间倾倒在地,周围也被他罡风带起灰尘滚滚,漫不见天。

    众人见这一尊罗汉倒下来早就跑得远了,就连少白舒和其余几人也远离了两人交手处,生怕殃及池鱼,无辜受牵连。此时见废墟之上尘土飞扬,本就残败杂乱的地方更加惨不忍睹,这一击有千钧之力,罗汉象下两人恐怕早已成了肉酱。

    肉和尚一招使出不免大为得意,这大金刚神力他也习了几十年,初时罡风形成的人影并不稳,与人对战之时威力也不大。但他几次上下雪山,将衣物脱光把自己埋于雪中,一埋便是七七四十九日,如此多次终于练到“意”与“力”相分离的境界,自觉修为大进,今日使来可见一斑,心中难免高兴,脸上自然便多了喜悦之色。

    “前日里对自己增长后的修为不够熟悉,才让那小子穿了空子,这几日不断熟悉摸索已然对这种力量掌握不少。但他心中亦自有疑惑,这种‘意’与‘力’分离的境界到底是属于练武还是修道?”

    灰尘渐渐散去,肉和尚脸上喜悦神色逐渐被惊讶代替。

    朦朦胧胧间见废墟处站了三个人,刚才还是两个人怎么一下子多出一个来?

    其实早在罗汉象砸到之时,一道人影便挡在了独孤远尘和时月身前。只是这道人影太快,比之丈余高的罗汉象又太渺小,是以没人发现,此时灰尘散尽众人自然大感奇怪。

    肉和尚待重敛心神,见三人神色如常竟未擦破一点皮,这才仔细瞧了瞧站在独孤远尘和时月身前那人,此人竟是刚才打斗那两人中用剑的男子,他虽然侧着身子一指低着独孤远尘拔剑那只手的手肘,看不清面目,但他手中那柄锈剑却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酒歌》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