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辣手鬼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小说:辣手鬼偷  作者:秋风鱼 
    老和尚避开那颗心脏,继续攻向离恨天。离恨天看着那马上就要碰到自己的法杖冷笑,快速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法杖,老和尚顿敢压力倍增,进退不得。离恨天用力一拉,腾出一只手来,往老和尚的心脏出抓去。老和尚一手松开法杖,挡住离恨天的攻击,使了一个巧劲夺过法杖,退开了去。才发现自己的胸膛处不知何时被离恨天留下了五个爪印,已经有血浸了出来。“好凶残的招数!”

    “老和尚,需要帮忙就说一声,我可是很乐意的。”半空中的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们一起上,我还就不信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离恨天!”武当老掌门来到老和尚的身边,看了看他的伤说道,“老伙计,没事吧!”

    “无碍!”

    离恨天冷眼看着走上前来了离子沐,笑道:“沐儿过来,今日就让我们父子俩并肩作战吧!”

    离子沐来到离恨天的身旁,对着将他们围起来的各个掌门说道:“各位前辈,得罪了!”

    半空中,轿内之人 嘲笑道:“真是父子情深啊!”

    “阁下到底是谁?藏在轿内,不敢见人,算什么好汉!”离子沐气冲冲的回道。

    “我是谁?哈哈!离少主莫不是记性不好?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我是谁?”

    “沐儿,别跟他废话,等解决了这几个老家伙,在来收拾他不迟!”离恨天喊道。

    “离少主莫不是糊涂了,你爹不是说他是来赴鬼无名之约吗,你看看那轿子旁边都有谁,这不是已经告诉我们,轿内之人就是鬼无名了吗!”周心提醒道。

    “心儿,给我退回去!”九华山掌门吼道。

    “无名?真的是你吗?”离子沐望着空中的血太阳轿子,难受极了,想要前去问个明白,却被离恨天拉住了。“沐儿,你清醒点,他现在可是我们的敌人!”

    “无名,是不是你?”离子沐呐喊道。

    “离少主就这么好奇我的身份吗?”轿内之人掀起了轿帘,走了出来,凌空而立,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柳六子!”

    “六子叔!”

    离恨天和离子沐同时喊出了声。

    “看来离庄主对我记忆犹新哪!”六子叔笑道。

    “狼焰这个老狐狸,竟然敢阴我!”离恨天愤怒道,“可那又怎样,八年前我们灭了你柳家镖局,八年后的今天,我一样能灭了你幽灵阁!”

    “六子叔,邪日是谁?”离子沐问出话后,忐忑不安的望着半空中的六子。

    “离少主,等你们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吧!”六子说完,彻底的闭紧了嘴巴,不在开言。

    “离少主,你确定要与整个武林为敌吗?”周心的师叔说道。

    “只因为他是我爹!我不可能让你们伤害他!”离子沐回道。

    “哎!可惜了!”

    “沐儿,跟紧我!”离恨天对离子沐的表现很是满意。

    “动手!”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武当老掌门和少林方丈攻向离恨天上盘,注意力都在离恨天的手上。九华山掌门极其师弟,峨眉老尼几人分工合作,攻击离恨天的下盘,嵩山掌门对上了离子沐,一场混战开启。

    风沙暴起,众人眯起眼睛,只见一道道残影掠过,陆续有人被踢出现场,受伤不轻。

    风沙骤停,离子沐和离恨天背靠背的站在一起。

    看着底下一片倒的场景,半空中又传出了声音,“真是可悲!”

    众人大惊,盯着半空中的轿子,轿子里还有人,而且是一直在说话之人。

    “故弄玄虚!”离恨天不屑的说道。

    一阵悠扬的琴音从空中传来,众人不解。这可是在生死关头,空中之人莫不是来搞笑的?可当他们觉得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是,才恐惧的望着半空中的人。

    “这才是魔音,真正的魔音!”离恨天像失去了理智一般,双手朝自己身上抓去,好似感觉不到疼痛,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是坏人,我是恶魔,我死有余辜……”

    离子沐想要去阻止,却被琴声控制住,无法动弹。

    琴音化作一个个的刀刃,直奔离恨天的脖子,一个呼吸的时间,离恨天的人头滚落在地, 六子飞身而下,提着离恨天的人头回到了半空之中。

    离子沐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愤怒的盯着轿内弹琴之人。

    “彪子,去取你的奖品吧!”

    姜涛恐惧的盯着半空中的人,气沉丹田,想冲破被琴声控制住的身体,可惜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

    彪子朝轿内之人点了点头,来到了姜涛的身旁,二话不说,一剑封喉,冲着天空呐喊道:“爹爹娘亲,孩儿给你们报仇了!”

    毒仙子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悔不当初,可自己的身体却没有被控制起来,当她闻到琴音中有一种特殊的气味时,没有服下解毒丸,而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轿内之人停止了抚琴的动作,众人顿觉空气畅通,贪婪的吸了一大口空气,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可以活动了。

    离子沐朝半空大喊:“你一直都在骗我,一直都是!明明可以控制我的思想,为何要让我亲眼目睹这一切!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轿内之人噗嗤一声:“离少主真是天真,我可是杀手,没有屠你满门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想要报仇,我随时恭候。”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我也不想伤害你,你叫我怎么办?”离子沐痛心疾首。

    轿内之人朝柳林喊道:“白殿主,剑借我一用!”

    柳林将剑递了进去,只听得“卡擦”一声脆响,轿内之人拿出一截断手指,手指上还有个沾满鲜血的玉戒,说道:“还给离少主!”

    “主子!你这是何必呢!”柳江几人纷纷拿出伤药递进去,都被拒绝了。

    “这是我应得的惩罚!白殿主,去办吧!”

    柳林掏出一块白色的帕子,宝贝般的将断手指包好,来到离子沐的面前,“离少主,这是你的东西!请收好!”

    “啊!”离子沐颤抖着双手,接过那跟断手指,瘫软在地,仰天长啸,“你为何不敢出来见我!”

    “走吧!”

    轿内之人一声令下,鬼幽灵们抬着轿子快速的消失在天际。

    楚雄来到离子沐的身边,看着他手心里那半截手指上的玉戒才想起来,啊沐好像无意之中对他说过,这是一对夫妻戒,那鬼无名且不是女子之身?难怪啊沐为了他那么的不顾一切,可惜造化弄人啊。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啊沐,我们回家吧!”

    自从上次清风岭事件后,没人敢再说幽灵阁的坏话,许多的杀手也纷纷前来幽灵殿,他们不是来发任务的,而是希望能加入幽灵阁,六子他们这段时间可都在忙着考核呢。

    天下第一庄改名为离庄,庄主由离子楠接任,红冶和楚雄辅佐。

    菊园里,离子沐日渐消瘦,老是一个人坐在埋煦雯手指的地方发呆,已经很久都没出去过了。

    盟主府里,单超每每想到要对煦雯使坏时,总会感道心绞疼痛,知道自己肯定中了鬼无名的毒了,可只要没有产生对煦雯不利的想法就没事,暗自心惊,只好打消了对付煦雯的念头。

    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煦雯和凌茜茜几人在焦急的等待着产房里的消息。

    “生了!生了!”稳婆从屋里出来,开心的朝白阙说道:“恭喜老爷,夫人生了对龙凤胎,母子平安!”

    白阙还没说话,煦雯抢着说道:“辛苦稳婆了,你就留在府中照顾卿卿吧,一会儿去账房那儿领赏钱。”

    “多谢舅老爷!”稳婆欢喜的折回房去,伺候柳卿卿了。

    六子深情凝重的走了进来,对着煦雯耳语了几句,站到了一旁。

    “什么时候的事?”煦雯心一沉,问道。

    “早上传出的消息!”

    “我知道了,我出去转转!你们照顾好卿卿!”煦雯说完径直走出了白府,来到一片树林之中,抽出了软剑挥舞着,发泄着心中所有的的委屈和对苍天的不满。

    凌茜茜问道,“六子,是不是阁里出事了?”

    六子摇头:“离子沐死了!”

    “怎么死的?”凌茜茜急切的问道。

    “郁郁而终!”六子一直都知道他和煦雯之间的感情很深,可恨造化弄人。

    “那雯儿……”凌茜茜担忧的看着外面。

    “主子不会有事的!夫人放心!”六子回道。

    第二日清晨,煦雯看着满地的狼藉,收了剑,折身回到了白府,感觉到气氛很是压抑,疑惑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 煦雯问道。

    “有人给我们下了任务!”六子将任务单递给了煦雯。“柳江刚收到的。”

    “离子楠要出钱买我的命?”煦雯打开任务单一看,冷笑道,“之前不愿意动他们是因为子沐,既然他们不愿意苟且偷生,就成全了他们,通知老头子,让他亲自带人去,不准漏掉一个!”

    “等等!”煦雯喊道,“六子叔可还记得离恨天的那个密室?”六子刚要去通知幽灵阁,被煦雯叫住了。

    “我知道怎么做了!”六子回答道。

    “离子沐的房间还有一个密室,开启的机关就在他隔壁楚雄的房间里,转动床头第三根柱子即可。”煦雯说完,周围都感觉到温度骤然下降。“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完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辣手鬼偷》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