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啊,我的主君 第4章 第四话 美人殿上歌

第4章 第四话 美人殿上歌

小说:啊,我的主君  作者:栾提玉莲 
    白色的帷幕中,一袭白衣随风而舞。扬扬飞雪,非雪;纷纷飞花,非花。

    “步华庭兮美人见,

    承君恩兮长相伴。

    志于四方兮征伐断。

    受命于天兮既寿永昌。”

    殿上之歌,未曾忘怀,殿上之君,不见真颜。只一身华服,冠带佩玉,似无不同。确是面目全非,只留骸骨。秦始皇帝政已经不存在了,公子胡亥成了二世皇帝。

    “心是始皇帝同母异父的弟弟,是始皇帝一手养大的臣。此身只属于始皇帝,碧落黄泉随侍左右。”生于秦宫的楚公子,着楚君之服,佩秦臣之印,走入地宫深处。

    “朕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朕活着的时候要养你,死了以后不想再看到你了!不许赖在朕的地宫里,赶紧滚出去!”悬浮在空中的始皇帝,披发跣足,只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似乎对心的到来十分不满。

    相对,相视,阴阳相隔,容颜不改。

    “政……始皇帝……”楚君屈身,向皇帝行君臣之礼。皇帝不悦,将楚君拉到身边:“你是朕的弟弟,同母所生,没有资格为臣。兄弟相称即可。”

    “心生为楚人,身是秦臣。”

    “是朕养你到那么大的,连尊朕为兄都做不到吗!”所以说,最讨厌的就是你了!一点都不可爱!

    心不再说话,去偏殿找了一套常服,给正穿上。政也不再言语,任由心为他穿戴。寂静的地宫,与生前无异,只是人已作古。当心为正系上最后一根带子时,正的右手出现了一道白光,陪葬的陶俑开始移动。

    多年后,一个牧羊的少年被拥立为楚王,倾国之姿,扰乱了臣子的心。再后来,秦覆灭了,楚怀王遇刺了,西楚霸王自刎了。一切与他相关的家国君臣,都已不复存在,只余后人的寥寥几笔,不明真相。

    “公主,我们去哪里?”

    籍换掉了红色的楚服,穿着一身休闲装,及腰的长发随意地披着,左耳上夹着一只镶着宝石的银耳钉,宝石里一个同色的“心”字隐约可见,泛着寒光。

    赵心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籍的脸,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后,赵心儿拿来了一些瓶瓶罐罐、刷子海绵之类的物品,在籍的脸上刷刷涂涂之后,露出了笑容。

    “公主?”主君笑了,很美。这就是《楚辞》中称楚王为美人的原因吧。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引屈原·《离骚》)。

    楚之君,都是美人呢!只是命运不济,美人迟暮,如凋零之草木,西楚霸王亦然。

    “羽,朕好看吗?朕很喜欢羽呢,一直都是……”

    “心……吾君……”

    美人入怀,英雄长情。怀抱中的美人,是心。那个牧羊的少年,也是籍的主君。

    “羽,朕不想打仗,不想死……”

    “朕禅位给你好不好?”

    “朕只是想和羽在一起……”

    红衣的武将,走出了楚王的寝宫,去了城外的军营,没有回头,没有言语。

    被抛弃了呢……羽不要朕了……那么,即使是死了,也没有关系了……

    当晚,楚怀王心遇刺身亡,死前最后见过的人,名为项羽,死后第一个在他身边的人,亦是项羽。

    没能保护他……

    一时意气,让他遇害了……

    为什么没有陪在他身边……

    “羽,朕不想死……”

    “楚王是你的,夺回楚地的霸王……”

    帷幕之下,碧血飞溅,白衣的君主倒在血泊之中。苍白的容颜,涣散的目光,鲜艳的红色为他添上了妆容,长发凌乱地散开,遮不住脖子上的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心的伤口已不再流血,可是籍的心上裂开了一条口子,血流如注,痛彻心扉。

    “心……”

    籍跪坐在心的身边,轻轻地抱起心,让心枕着自己的膝。用干净的白布沾着泡了花瓣的水,将心擦拭干净,换上华丽的殓服,画上精致的妆容,没有束发,没有带冠,只在腰间系上了秦臣之印。

    楚君,秦臣。若是可以选择,更想当秦臣吧……

    现在,不用选择了。籍替你为楚君,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在那个世界。

    翌日,项氏之子·籍继承楚君之位,史称“西楚霸王”。

    “此生为君之臣,此身为君驱驰!”

    “承君一诺,定教天下为楚!”

    霸王踏上了征途,美人走入了地宫。

    名为“心”的美人,背负了楚怀王的命运,成了继楚怀王槐之后的,二世楚怀王,史称“义帝楚怀王”。

    “籍。”冷淡的音色,简短的话语。怀中的美人,是完全不同的人。明知如此,却无法放手。

    “公主!”无论是公主,还是主公,籍所认定的主君,始终都在。是不是他已不重要,她也会是一个明君。

    “今天有一个历史讲座,是关于楚汉之争的,一起去听吗?”

    “讲座是什么?”

    “就是一个夫子在讲台上瞎扯,一群在下面弟子听着。”

    “公主去哪里籍就去哪里!”

    “嗯。”

    “心儿。”黑色正装,白色短发,红色的眸子泛着妖异的光,苍白的皮肤,没有血色的唇。没有化妆的赵政,像吸血鬼一样诡异。

    “政。”

    “我陪你去吧。”

    “好,等你化妆。”

    赵政带上墨镜和口罩,表示这样就可以了。赵心儿也不再说什么,带着忠臣和哥哥出门了。三人的命运,早已绑定,自千年之前的秦至今,未曾分离,只是此刻的他们毫不知情。

    燃烧的长江,陨落的星辰。明亮的火光为岸上之人平添了几分血色,如玉的容颜倒映在水面上,竟有几分虚无。以水为镜,不得真颜,以镜当水,不可载舟。山河不改,人心难测,此番的作为,是功是过,不可知。雄姿英发的美人,放下了七弦之琴,披坚执利,投身战场。生也好,死也罢,只为吾君征伐,守此河山。

    清晨,周瑜从梦中醒来,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似乎还早了一点。既然醒了也没有理由再睡了。如果再做一次这种梦,怕是要迟到了。

    换上校服,系上丝带,梳洗一番之后,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今天是周六,不用去学校。换上一套红色的改良汉服,头发就这样随意的披着,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有一条未读的消息。

    另一边,葛天明穿着一套白底黑边的运动服,围着熊猫围裙,在厨房忙碌着:“小鱼早安,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早安,小明。”简短的问候之后,周瑜去了客厅,练了一会儿钢琴。一曲终了,葛天明将早餐摆上了餐桌,两人一起共进早餐。

    “小鱼很会弹钢琴呢!不管弹什么都好听!”

    “小明的笛子也很好。”

    “如果能一起演奏就好了!”

    “嗯,以后吧。”简短的对话后,两人各自吃着早餐,不再有交流。

    千年之前,玄衣赤裳,被发跣足,手中有一支骨笛,歌舞于天地之间,祭祀于山河之中。投一璧,以求天下安。天道不仁,寻一明主以正道。那时,他选择了他。从此以后,白衣素裳,着履束发,常伴着三尺青锋。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引诸葛亮《出师表》)。裂一龟,求君主寿。天命不予,寄予后主以报恩。

    对于这些隔世的记忆,葛天明并不在意。轮回转世又如何?葛天明只是葛天明,只是前世的后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并无关系。现在的葛天明所在意的,只有眼前的这位少女——从记事起就住在一起,一起长到12岁的周瑜。

    前世与后世使用相同的名字,只是性别不同。只是巧合吗……是执着于过往,重复前世的命运;还是完全独立,成为另一个不同的人?又将会成为谁的臣?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小鱼,今天下午有个历史讲座,要不要一起去听听?”

    周瑜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抬起头,对上了葛天明的视线,似乎颇有兴趣。

    “是李通古教授讲楚汉之争,就在冬夏大学。”

    “楚汉吗……”周瑜的脑中浮现出一个身影,古衣冠,佩青铜剑,隔长河之水观火,于汨罗江岸叹前朝往事。他所在的时代吗……

    “一起去吗?”

    “嗯。”

    冬夏大学,是一所以历史文学和影视表演闻名的大学。虽然是看似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专业,但这两个专业结合以后,产生了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并且占据了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档——古装剧。

    今天,冬夏大学比往常更热闹了。这可是在秦汉史领域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的李通古教授,在冬夏大学的最后一场讲座。只对冬夏大学及附中附小的学生开放,凭学生证免费入场。并且,此后不会再任何地方开设免费讲座。

    讲座设在休息日,在校的学生除了历史专业的学生,也没有几个去听讲座的。这让许多外校学生和社会人士很不满,纷纷表示要打劫学生证。

    当然,所谓的只对内部开放,并不是真的只对内部开放,没有学生证的人也可以凭邀请券入场。对于赵政这样的校领导的亲戚,什么学生证入场券都不需要,直接刷脸就好,带多少人入场都没人会拦着,即使赵政带着墨镜和口罩,看起来很可疑。

    在人多的地方,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将不相关的人扯在一起,产生联系。那一刻,两位美人擦肩而过。短暂的目光交错,并未停留,似乎并不在意彼此。

    历史的的课堂,命运的相遇,处在同一时代的众人相聚在一起,谱写着新的篇章。

    美人步庭华,承恩伴久长。

    伐断征四方,即寿且永昌。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啊,我的主君》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