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啊,我的主君 第28章 第二十八话 又送王孙去

第28章 第二十八话 又送王孙去

小说:啊,我的主君  作者:栾提玉莲 
    过完年之后,暂时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皇后在始皇帝的指示下,由三夫人、九嫔帮着准备了仲春时节皇后该做的事情,亲自去郊外采桑叶,教导民间的妇女们采桑养蚕。赵心儿有正神开的外挂,本人也是科班出身,演技纯熟。她很出色地完成了这项具有表演性质的任务,获得了世人的尊敬。人们称赞她貌美又有德行,唱起了《硕人》,将与身份血统相关的句子改了改,改为“荆王之子,皇帝之妻,东宫之母,昌信侯之妹,项子之君。”、“庶羋孽孽,庶士有朅”。更有擅长诗歌的好事者认为改词有生搬硬套之嫌,拾人牙慧不足以显其功德,为她重新写诗作歌,令皇后美名远扬,也让自己才名远播,虽然这样的诗也是不可能让后世的人见到了。

    忙碌之后的日常生活如白驹过隙一般,一转眼就到了仲夏的时候。后妃们献上了仲春时节养的蚕结出的蚕茧,由此开始征收蚕茧。皇后该做的大事已经做完了,不久之后,正神决定再次出巡。这次的路线与上次基本一致,从咸阳出发,走直道,一路到东海之滨,再沿着海岸线走,到会稽,在项氏住上一阵子,就算是亲自送皇后归宁。按照民间的传统,新娘出嫁三天以后,要和新郎一起回娘家来住一晚,称为“归宁”,也叫“回门”。像赵心儿这样远嫁的,或是献给贵族的女子,如果不是夫妇十分恩爱,也许终其一生也没有回娘家的机会。现在,正神以皇帝之尊亲自陪同皇后回娘家,对于项氏来说是无上的光荣。在会稽这种远离都城的地方出了一位优秀的皇后,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在无形中提高自身的地位,皇后归宁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出一份力的,以后也好对人说起,几辈人的谈资都靠这件事了。

    随行人员有些变动。比起上次多带了些女眷,男性方面倒是与上次基本一致,只增加了一些今年才回来的人和皇后的陪嫁人员。大子扶胥留守咸阳,暂时代理日常事务,由治粟内史蒙恬辅佐,诸子除了随驾的十八子以外都听从大子吩咐。正神叫扶胥带着女人孩子暂时住在皇后宫中,由上卿罗和羋姓夫人照应。昌信侯赵政带着暂时不回葛天氏的葛天明住在自己封地内的家中。太后说皇帝、皇后不在宫中,自己住着也没意思,要去昌信侯家中住。正神就由着她去了,赵政也不好拒绝。周王姬与项子由皇帝、皇后为媒,通知过项氏的族人后缔结了婚约,这次王姬与项子一同回乡举行婚礼。

    皇后身边的三夫人只有随皇后入宫的怀子同行。怀子是楚怀王的同母妹,现在她也是一位老妇人了,虽然看不出衰老的迹象,但是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灵气。她年轻的时候成为了巫山神女,终身不曾有过婚配。怀王的儿子襄王曾经想要追求她,但被她以“不能背叛先君”为由拒绝了。于是有了“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的故事,作为神话流传后世。年老的她没有了神女的神力,成为了普通的老妇人。她放心不下怀王的孙女远嫁,就老着脸皮占了年轻姑娘的名额,陪着赵心儿入宫。皇帝让她补了三夫人的缺,因她是怀王之妹,又是脱离了姓氏的神女,称她为怀子。

    虞舜之后的那位虞夫人宋妫正值母丧,皇后请示过皇帝之后,让她回家去了。她是原来宋国的宗室女,年龄也不小了。据说家里给她找好了夫婿,等母丧过了就完婚。皇后得知后叫她就留在家里,不必再入宫事奉了。三夫人空缺的位置由事奉太后的世妇虞姬替补。这位虞姬是媵秦穆姬的虞公之后,在宫中也事奉了很长一段时间。本来三夫人的空缺就该由她补上,但太后与她意气相投,又恰好同姓,她希望可以一直事奉太后。那时还没有皇后,三夫人有空缺也是应该的,总要为新娶的皇后带来的人留一些位置。这次皇后在位,人员安排妥当之后又有了空缺,年轻的女子不堪重任,只能由她顶上。

    作为交换,太后向皇后要了一位庶羋作为事奉她的世妇。这位幸运的女子被称为婴子。她是被项氏抚养长大的孤儿,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家的孩子,不能确定姓氏。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隶妾,父亲是谁连母亲也不清楚。母亲不想让孩子入官,就说他们的父亲是项氏的某个男子。那人恰好在他们出生前几个月病死了,母亲在生下他们不久之后也病死了。这种死无对证的事情,官府也很难办。

    当时的项子表示要这两个孩子,于是官员判定:孩子归项氏,但由于母亲是隶妾,父亲不能确定,孩子依然是隶臣、隶妾,需要他们的父亲、兄弟或儿子归还一级爵位才能赎一个。那时季父项梁正好有爵位,就认了他们当儿女,归还了两级爵位免去了他们隶臣、隶妾的身份。这兄妹二人对项梁的恩情铭记在心,从不敢当自己是项梁的子女,如臣、妾一般事奉项梁。季父倒是真的当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他不曾娶妻,也无子嗣,收养了了一双儿女也算有后了。不过是庶子,是否有亲生的孩子并不重要,只要嫡子的血脉得以延续就足够了。

    项氏收养他们的时候,他们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女孩就叫婴子,男孩就叫婴。现在婴子是事奉太后的世妇,婴是事奉皇帝的元士。庶士婴作为皇后的陪嫁人员被皇帝看重,以一双玉璧向皇后赎了婴,作为皇帝的陛下武士,替皇帝和官员传话。昔日有秦穆公以五张羖羊皮向其妇秦穆姬赎了媵臣百里奚做大夫,“五羖大夫”传为佳话,今日始皇帝以一双玉璧向皇后赎了庶士婴做陛下武士,“陛下璧”成为了新的佳话,广为流传却不到后世。这次出巡,“陛下璧”自然是跟随皇帝,其妹世妇婴子也得到了太后的特许,跟随皇后回乡看看。太后那边依然由夫人虞姬照料,等皇后回来再行调换。

    九嫔、世妇、御妻等辈也只带了原来带来的,其余的留在宫中暂时听从大子之妻矢虞调遣。矢虞是秦人,她的祖先是古矢国的贵族,姓虞,读作“无”,所以人们叫她矢虞。在她出生的时候,虞姓的人已经是秦人了,风俗习惯,衣着语言都和祖先不同,成了完完全全的秦人。她的母亲是嬴姓的女子,自己又是大子之妻,由她代理皇后的事务再合适不过。

    有关丝绸印染的事务,由世妇巴清负责。她原来是巴地的寡妇,人们叫她巴寡妇清。现在她是宫中的世妇,有贞洁之名,宫中的人都称呼她为“贞妇”。她受聘于始皇帝,手中掌握着一些秦帝国需要的资源与技术,人们很尊敬她,就连皇后也对她敬爱有加。她是唯一一个不受皇后管辖的女官,也是唯一一个一直居住在宫中从不回家或随驾出游的人。

    世妇孟姜是文信侯长兄的女儿,她自幼养在文信侯家中,和文信侯感情很深。这次文信侯以84岁的高龄,坚持要陪着皇帝去巡视国土,孟姜很不放心。皇后得知之后,叫她随行照顾文信侯,不必来事奉皇后。文信侯毕竟84岁了,再怎么有精神也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才到函谷关就被中途撂下了,孟姜陪着他在函谷关驻军的营地中等他的门客们带着大车过来过来接他回去。孟姜在征得皇帝、皇后同意之后,也就这样跟着仲父回家嫁人去了,不再入宫。

    后来,文信侯滞留函谷关的事被太后知道了,叫昌信侯赵政陪她一起去接他回来。说是不亲自去接,怕这老东西又走丢了,见了面也该好好嘲笑他一番,谁叫他年轻的时候太聪明了,老了老了也该让人笑笑了。赵政也通过和正神的思维共享征得了同意,准备了按仲父现在的身份地位可以乘坐的车,亲自陪着太后去接仲父。出于监护人的责任,赵政把葛天明也带上了,两人依然会因为种种小事而吵架,不过在在太后面前就会装作关系很好的样子。队伍从昌信侯的封地出发,在路上遇到了去接仲父的门客们,两支队伍合在一处,一起向函谷关前进。等到真的见了面,太后也只骂了仲父一句“老东西”,用袖子掩着嘴笑了几声,亲自扶他上车,又替他整理了衣冠,让孟姜和他同车方便照顾,看起来倒是有些心疼他。

    还有一位世妇荆羋是昌平君的妹妹,她出生在秦国,一直没有回过故乡。她哥哥昌平君被楚人迎回去当荆王的时候没有带走她,只能留在秦宫中生活。趁着这次机会,皇后也带上她回故乡看看。在路过以前荆国的领土时,队伍停留了几天,正神准许她祭奠兄长和战争中阵亡的将士。本来以为对没有见过的故乡没有什么感情,直到踏上故乡土地的那一刻才发现,故乡永远是故乡,与是否在那里生活过无关。荆羋的思乡之情一涌而出,她哭了起来,众人劝了很久才稍稍止住。回到故土的荆羋就像寻找了根,她提出想留在荆,不想再回咸阳了。皇后同意了她的请求,皇帝也将她兄长昌平君住过的地方赐给她,托当地的地方官照顾她,给她找户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旧贵族出身的女子们纷纷散去,各自有了归宿。出身也好,血统也好,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但是悲欢离合总是一样的。身为男性的王孙公子们放下了昔日的荣耀,成为了秦帝国的子民,那些放不下的,或死或蛰伏,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在此太平盛世,谁会放着好日子不过?国仇家恨只是情感上放不下的旧思想,然而这些思想存在于当下的人身上,除了痛苦,也不剩什么了。同样是王孙,身为女子的她们安然领命,倒是过上了平淡的生活,并没有被家国束缚,只是女子。女子无国、无家,这份自由让男子羡慕;男子有权、有财,又让多少女子折腰?于此离别之际,“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从者离去,队伍却不会为此止步。

    一路上,皇帝与皇后不同车,只是叫元士传话。按秦律,以象征身份和官职的车载女子是犯法的,只能以私车或女车来载女子。男子坐女车也不怎么合理。皇帝和皇后是万民的表率,自然要守法。皇帝无私,皇后与宫中女官都是有身份的,与人同车这样的行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合适的。随驾的官员们也都有带有各自身份的车,途中需要交流就叫小臣传话递物。每个人都在行进途中坐在各自的车里处理政事,皇帝也不例外。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办事处,皇帝一路走一路办理当地的事务,皇后解决妇女间的纠纷,以及教化妇女并传授一些当地缺少的技术。

    到了东海之滨,正神举行了盛大的祭祀,在周天子时齐国的领土上祭祀楚地的月神云中君。举行楚地风俗的祭祀却不用全套,单独祭祀一神,也无迎送的开篇与结篇,这使人很难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皇帝的行为也没有谁敢非议。祭祀的祝辞用了故楚三闾大夫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一篇,由皇后穿上盛装,作为云中君接受皇帝的祭祀: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啊,我的主君》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