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啊,我的主君 第27章 第二十七话 此奇货可居

第27章 第二十七话 此奇货可居

小说:啊,我的主君  作者:栾提玉莲 
    项子两臂各抱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还能步履稳健,谈笑自若,就像没有抱着这两个孩子一样,宫里的人见了都夸赞项子臂力过人,对没能让项子举鼎煞是遗憾,可谁也不敢提这件事。毕竟因为上次的事情,大家都被罚了,据说项子也主动认罚了。只要有郎中令在,都只好安分一点,这使得郎中令挺招人烦的。恶语中伤是免不了的,说坏话、进谗言又不是诬陷,不违反律法。郎中令也不怕这些,秦帝国的司法人员都是很尽职的,没有确切证据不能定案。清者自清,不会被冤枉,也不会被逃过,流言如何,就不是个人能够掌握的了,生气也不会有什么实际上的作用。

    葛天明却为了自己被人抱起来一事生气:十二岁的男儿差不多可以成人了,这还不算,身为一个一家之长,居然还被人抱着,不,是像一袋粮食一样被人搬走,还要不要脸!女孩子倒是无所谓,长大了也可以被人抱,但是,抱她的人应该是她男人才对啊!对于籍这种不过脑子的行为,他想好了好几套言辞激烈的声讨文书,可惜一套也不能用。对于籍这种头脑简单的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可以的话打一架更有用,然而葛天明打不过他。更重要的是,小鱼似乎乐在其中。

    一到偏殿门口,葛天明被籍随便找了个台阶就放下了,周瑜被很小心地放在铺好的床上,有几、案可供她倚靠使用,甚至还找了些水果点心之类的东西给她吃。籍坐在周瑜身边拿出手机,在葛天明的指导下戳了一下同意和葛天明语音通话的按钮,凭着正神给他们开的外挂,接通了被葛天明藏在大殿中的手机。放下手机的周瑜主动过来和他们一起听大殿那里的直播。

    赵政作为皇后的同父兄打算和文信侯正式见个面,他拿出手机,先关了声音和震动,打开录音,偷偷放在座位底下。等文信侯走进来后,赵政立刻起身去对面的地上坐着,看起来是给文信侯让了位置,以示尊敬。正神叫人在文信侯的座位旁另设一座,请赵政依旧坐着,只让了首席。文信侯先问候了皇帝和皇后,见皇后貌似太后却仪态端庄,不免好好夸上一番。50岁的丈夫21岁的女子,总是男方占了便宜,不过咱们的男方是皇帝,也就不在乎什么年龄了。俩人模样也般配,这小手啊还牵着呢!身为长辈的文信侯见他们夫妇恩爱,很是欣慰。

    之后,文信侯又问了问坐在他身边的赵政。正神说他是赵氏,名政,恰好和自己同名,姓氏和生日也一样,就是岁数不同。文信侯大为惊奇,拉着赵政问了身份和出身,又问了些人生经历之类的话。赵政按正神的同步指导完成了答复,看起来没有任何失礼或奇怪的地方。最后,他仔细看了看赵政的相貌,赵政那不同寻常的配色虽然让文信侯也吃惊了一时,但他的相貌让文信侯忽然想起了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此奇货可居。

    昌信侯赵政是皇后的同父兄,但长得和皇帝相似,不,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除了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不像正常人,但正因如此,更是“奇货”啊,比异人更异的奇货啊!文信侯虽然年过花甲,但自信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时候。遇到这样的相貌,他似乎回到了认识子楚的时候。

    那时候,子楚还叫异人,也是这样相貌出众,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平民,被人称为“异人”。仔细打听过家世背景后,他给这件“奇货”披上了楚服,成为子楚,卖给了秦国的社稷。继承了子楚拥有的奇特相貌,这位子楚的继承人把自己卖给了天下,成为了第一个皇帝。现在,一位楚地的贵族有异人的相貌,或许又是一笔好买卖。可惜没能早些遇见,听说是被太后捡去了,那也不错。说起来,太后的眼光也很特别。她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偏偏喜欢子楚那样儿的西北汉子,喜欢子楚那样儿的也没什么,可她也喜欢楚国王孙那种有些女气的人,还有长信侯嫪毐那种,也不知道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现在岁数大了也就明白了:她都喜欢!

    文信侯一不小心就被赵政这个“奇货”拉到了回忆之中,年老的男子沉浸在年轻时的回忆之中,竟有些得意。谁没有年轻过?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专找奇货,将这些“奇货”卖给国家,卖给君主,那日子过得比现在还快活!可惜,本人志不在此,而在天下。为了天下,寻找一位明主是必须的,扶持一个强大的国家也是必然的,为了理想而献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那也是值得的!这把老骨头倒还没这机会献出去,反倒活了八十四,倒也是奇了。凡是总有道理,自己也早晚会知道,也不在于这一时这一世。

    “仲父啊,你来得正好!朕有个事要请教您。”正神在适当的时候发问,将文信侯从“当年”这一长串话之中拉回来。

    文信侯确实是年纪大了,和大多数的老人一样,喜欢回忆以前的事,说以前的故事。他的外貌与以前相比也大为不同。也许是在蜀这种苦寒之地呆久了,让他看上去饱经沧桑。岁月在脸上留下了印记,高原的气候也改变了他的肤色。在流放的那段日子里,与他共事的是和他一起被流放的门客。这些门客来自天南地北,说着很难听懂的家乡话。所幸的是,他们在咸阳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大部分人都会讲咸阳话,还有一些会讲雅言、会写秦篆的读书人,交流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这样一支流放队伍,在陌生的土地上安了家,在穷山恶水中开荒种地,为了生存,也为了赎罪。他们还算幸运,在秦帝国的治下,这些穷山恶水并非一无所有。那里有昭襄王时李冰父子督造的“湔堋”,就是后世称为“都江堰”的水利工程,它将洪涝灾害变为灌溉农田的水源,将苦寒之地变为天府之国。虽然,在秦帝国的时代它并不能立刻见效,但在百年、千年之后,它的作用依然可以延续,被后世的人赞扬。

    不过也有这样一句话: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位老人可不是那些在“当年”不曾“勇”过,只能在年老之时倚老卖老的一般老人。年轻时,他是一颗明珠,恰到好处地镶在了秦帝国的王冠上,明珠不曾暗投,其价值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积古的老人就像传世的古董,其珍贵不在自身的价值,而在于岁月的沉淀以及背后那些悲欢离合。仲父已经84岁了,在秦帝国70以上的老人就不需要任何劳作,由官府供应肉食以及坐着的时候倚靠之物和出行必备的拐杖。文信侯到了这个年龄,归还了领地和爵位,只作为吕氏仲父,在君主困惑的时候答疑解惑。他有子有女,却没有让子女继承爵位与财富,他认为儿女的地位与财富应当由他们自己去挣,就算是嗣子也不该无功受禄。这也是响应了秦帝国的国策,虽然国策中不包括嗣子。其中,另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皇帝也不曾立嗣。大子扶胥虽然承担了嗣子的责任,但他并没有被立为嗣子。并不是他差了什么,只是皇帝总想着禅让或者长生,无论选择哪一种都不需要嗣子。禅让只需要最优秀的继承人,他不必是自己的儿子,长生就不会死去,不死连继承人都不用考虑嗣子就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老人收回了思绪,按照礼节回应了皇帝:“蒙君下问,老夫自当知无不言。”

    “那朕就问了:就说譬如有个甲,他爵位到侯。甲手下有个门客乙,这个乙呢,弑君未遂给抓起来了,甲是否该连坐”皇帝没有追究仲父应答不及时一事,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提起。

    “甲身为主人,治下不严,理应连坐。”

    “那他该怎么判?”

    “乙判死刑,甲和其门人加上乙的随从判流放。”

    “要是这个甲是个有身份的,该不该从轻判决?”

    “不管甲是什么身份,都不该从轻判决。秦律从来都是壹赏壹刑,不能开这个先例!”

    “那要是甲自杀了呢?”

    “甲罪不至死,以死谢罪当赦免其门人及其他受牵连的人,以示君主的仁德。”

    听了仲父的回答,正神沉默不语。似乎是觉得最坏的结果应验了,连手的温度也降得更低了。赵心儿再一次主动开口,将这个已经结束的话题翻过去,引入新的话题:“既然这么说,我也想到一件事,想问问仲父,不知道能不能问。”

    赵政颇感意外:心儿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说话,自从到了秦帝国,心儿似乎变了不少……这样也好,由心儿发问,正神也能放松一点。

    仲父也没有因为赵心儿突然插话而感到不快,依然是遵循着礼仪应答:“皇后请讲,老夫尽力而答。”

    “也不是什么大事。刚刚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想问问:假如有一位女子甲,先与男子乙相好,后来甲嫁给丙为妻,生有一子,但不能确定是乙的儿子,还是丙的儿子。丙死后,甲又与丁相好,生有二子。之前生的一子杀了丁及其二子。那么乙会不会被牵连?”

    “皇后说的倒不好办呐……首先,甲和丙是无罪的,因为甲没有教唆儿子杀人,丙已经死了就不能追究。要是甲说儿子是乙的,那么乙作为父亲会被牵连,如果不是就不受牵连。”

    “如果杀人的那个儿子有爵位,乙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那么乙会不会为了儿子做些什么?”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替他顶罪,然后自杀。这样儿子的爵位不会受影响,对被杀的丁也有交代。”

    “这样不会违反律法吗?”

    “不会。这种由民事案件引发的刑事案件,只要苦主不告,都是可以不追究的。”

    “是这样啊,受教了。”皇后赵心儿在座位上向仲父行了一礼,以示尊敬。仲父立刻起身还礼,连称不敢,以示为臣之谦逊有礼。之后,皇后将话题引向一些居家琐事,皇帝也陪着一起唠了会儿家常,仲父也就要走了。皇帝叫昌信侯送仲父去太后那里,叫仲父也陪太后说说话。昌信侯送完仲父,回来向皇帝复命,回收了安放在座位底下的手机,将录音群发之后,就直接回咸阳的府邸去处理领地中的事务了。他是一位靠关系得到爵位的外戚,却像一个朝廷官员一样勤勉,领地中的黔首自然是爱戴他的,但他手下的官吏却嫌他多事,只是碍于他有皇帝、皇后和太后这三座无法撼动的靠山,敢怒不敢言。

    葛天明在被始皇帝留用的皇后送嫁人员元士婴的陪同下,找郎中令去确认一些祭祀的细节,晚上由元士婴送他去昌信侯家里休息。周瑜在项子的陪同下亲自调试了祭祀用的乐器,由项子来搬乐器,周瑜来试音。三夫人、九嫔也去忙自己的事了。皇后特意嘱咐羋姓夫人去大子那里帮忙,不用急着回来。只留下皇后陪着皇帝批阅官员上奏的简牍。

    简牍上的字也是简体汉字,是正神改写过的细节。在正神的指导下,赵心儿慢慢学习着如何看简牍,该怎样批阅,该怎么判。遇到有价值的特殊案例,正神会给赵心儿讲讲其中的道理,为君该如何,为臣该如何。赵心儿一时并不能完全理解,只是先记下。阿兄说得总是有道理的。不清楚不要紧,先记下来,以后可能会用得上。

    99791年,第416时空,B.C. 209年,秦始皇三十八年十一月,仲父吕不韦于蜀地反咸阳。

    始皇帝问仲父曰:“若有宰相为臣乱迁,如之何?”

    仲父曰:“若此者,效三闾大夫怀石也。”

    皇帝曰:“若有客为主迁,如之何?”

    对曰:“不遇则去,遇则殉也。”

    ——时空研究所\/第416时空\/绝密档案\/档案《秦帝国》\/编号QDG10EGAM7\/记录者:墨姜、张绣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啊,我的主君》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