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啊,我的主君 第11章 第十一话 美人思慕兮不我见

第11章 第十一话 美人思慕兮不我见

小说:啊,我的主君  作者:栾提玉莲 
    黑与红,死与生。飞花漫天似染,夜幕遮天如墨。鲜血流动着,承载着生命,向死亡的目标前进,黑烟蔓延着,携带着死亡,向生命的源头侵蚀。是生是死,已不重要,原本就没有差别,现在也没有意义。

    眼前的人,依然是那副模样。倾国之姿,倾城之貌,柔美的男儿,高贵的君主。在迷雾深处的姿容,虽不清晰,但依然是那么吸引人。

    “阿雄……”熊怀民呼唤着这个很久很久没有使用过的名字,波翻浪涌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

    美人微笑着,并没有回应,只是停下了片刻,等同样追着他过来的赵政,离他近一些之后,又继续向前移动。

    这就是黄雄吗?果然长得和祸水一样……在对这副姿貌评价了一下之后,赵政想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前面的建筑,不就是我家吗!

    与此同时,赵心儿正在家里,看着自家的臣和阿兄下着不久前才学会的五子棋。

    就在不久之前,虞姬突然从电视里跑出来抱着籍。那容貌身姿,那披挂佩戴,还有那道深红色的血痕,俨然是籍的主君,那位名为“心”的楚公子。对于这样的场景,籍显然是被吓到了,脑袋一片空白。对于非人之物,必须怀有敬畏之心,这与是否勇敢,是否威武无关,只是人之常情。说起来,正神也不是人,果然还是有点可怕呀……

    这时的赵心儿,被阿兄护在身后,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正在她家阿兄思考着是否要对那只疑似鬼鬽的公子心做些什么的时候,美人回眸,哑然失笑。身影消失在空气中,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阿兄还有辟邪这个功能呀,或许应该依靠他的……不过,籍好像还在死机中……以后的事可以慢慢拿考虑,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为了平复籍的心情,赵心儿决定让自家阿兄陪着籍下五子棋。阿兄还是一脸很“正”的表情,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真的很“正”。对于赵心儿的提议,他没有反对。籍对于主君的命令,自然也没有异议,尤其是现在,言听计从,或许是以前欠他太多了,现在要好好地听命于她,决不能让她伤心。

    籍突然间就燃起了斗志。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小游戏,在这两位的手中,就像是以命相搏的战场一般,硬是把五子棋玩出了一种两军对阵的气势。

    不愧是当过诸侯的人吗?处处都透着战争的气息……

    赵心儿在心中感慨了一下,拿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用古装剧当背景音乐,欣赏着亲人与臣子之间的相杀。

    古装剧中的帝王将相,都是书上的人,才子佳人,也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是否存在,不知也,是否真实,亦不知。以往的事件,无论真实与否,都是故事。只可惜,现在的人不能与他们一起,欣赏着他们看到的风景。

    惜吾不及古之人兮,吾谁与玩此芳草(引屈原《九章·思美人》)。

    芳草美人,贤臣英主。我欲求此美人,事君以忠贞。奈何芳草萋萋,良臣蹇蹇。我主唯一人,君臣非独我。美人为君,芳草为臣,唯有美人寻芳草,芳草安能思美人。

    美人一笑,山河倾覆,倾城之姿,倾国之貌,在这人世间徘徊着,寻找着,终于找到了他的芳草,那位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臣。

    与赵政预想的一样,他与熊怀民一同追着疑似“黄雄”的人物,到了自家门口。兄弟们都已经被他们打发回去了,现在只有他们两人。

    既然已经追到了这里,也没有理由放弃,尤其是熊怀民,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找回继承人的机会?对于赵政来说,这种无意义的争斗,自然是尽早结束得好,再继续拖着,初代的那位老太太又要啰嗦了。

    不过,进去之前,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赵心儿还不知道青鹞会的事,赵政也不想把她牵扯进来。所以,现在这种状况,要带着凤凰台的主公熊怀民进家门,还不能涉及帮派的事务,只有一个正当的理由:爷爷回家看孙女!让熊怀民假装是住在乡下的爷爷,进城来探亲。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现在,赵政和熊怀民都穿着羽织,拿着古剑。这种像在拍电视剧一样的打扮,怎么看都不正常。经过协商之后,两人一致决定,就当是刚拍外夜戏,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先回家了。熊怀民的人物设定,改成同样是在演艺圈内工作的爷爷,跟着孙子回家看孙女。并且约定:不涉及帮派的事务,不能将赵心儿牵扯进来。

    一切都商量好之后,赵政拿出钥匙开门。

    突然间多出了一个失散多年的爷爷,以及这夸张的服饰,赵心儿倒也没有什么感想。依然是这样面无表情,她用平静的语气对着熊怀民叫了一声“阿爷”。意外的是,熊怀民居然被这一声“阿爷”感动了!

    本来以为自己是个假爷爷的熊怀民,在那一刻发现,自己是真爷爷。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气质容貌都与黄雄相似,除了身高体型更像儿媳妇,还有这冰山一般的表情。对于当年的传言,熊怀民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

    阿雄那么漂亮,拐走别人家的少夫人,养个女儿什么的,有什么不可以呢!再看看这个孩子,长得和阿雄多像啊!年龄也正好碰得上。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孙女,熊怀民是打算真的认下了。

    现在他已是年迈之人,但没有可以继承他的人,这对于一个帮派来说,是很危险的。如果主公熊怀民出了意外,那么凤凰台将会出现为了争夺主公之位而同室操戈的局面,必然元气大伤,甚至可能就此灭亡。

    凤凰台的继承人并不一定与前代有血缘关系,一切都是看缘分的。所以,被熊怀民捡到的黄雄,可以当成主公亲生的孩子一样,作为继承人培养,继承凤凰台。现在,恰好遇见的赵心儿,无论是否是黄雄的孩子,熊怀民也可以将她当成亲孙女,让她继承凤凰台。

    既然叫了他一声“阿爷”,不拿出点什么当见面礼也说不过去。熊怀民取下了手上的戒指,戴在赵心儿的手上。

    “不能收!”赵政看到那枚熊猫图案的戒指,立刻抢过来,塞回熊怀民手里,如临大敌,“初次见面,怎么能收那么贵重的礼物!”

    然而,赵心儿并没有理会这个哥哥,她结果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脸上露出了笑容。栗色的齐肩卷发慢慢变长,变黑,像瀑布一样垂下,在地上铺上了一大片;鬓发与额发被风吹起,很飘逸,很有一种古风的感觉;冰山一样的神情彻底崩塌了,似醉非醉的双眼,微微上扬的嘴角,尽显妩媚;白皙的皮肤与脖子上的那道血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似乎在向人诉说着自己的悲运。

    我所思兮我所怀,王臣蹇蹇兮忠良。

    美人慕兮觅芳草,芳草萋萋兮华采。

    “羽,朕……”

    殿上的君主稳坐高台,座上的臣仆各怀心思。立君牧民为常理,然君可不君,臣不可不臣。人生而不同,心思自然是不同的,理智与情感,只有一线之隔,只在一念之间。君主思虑再三,终于做出了决定:

    “如约。”

    按照约定好的那样,天下约,尊怀王心为义帝。籍没有回来,只是派遣了使者报告近况。

    心中有怨恨吗……也是,朕阻碍了他入关,将立功扬名的机会给了别人。他一定在怨恨朕吧……可是,朕必须这样做。如果只让羽一家独大,那么楚怀王之名,也就仅仅只是名。

    没有实权,没有威信,项羽手上的傀儡,挂名的楚王,等到将来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时候,自然没有这个资格。一切的恶名与罪孽,都将会属于项羽,要以死谢罪的也只能是项羽。

    楚怀王心,如今的义帝,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因为,他爱他。

    当初,将一个牧羊少年推上王位,一路走来悉心保护,直到现在被尊为义帝。要排除众异,要做好一切准备,还要善后。军队与政务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即使失去亲人也没有时间悲伤。

    披坚执利,用尸体与鲜血铺平道路;掌握着大权,以一己之力保护着君主;在反对与背叛中前进,不能回头。直到最后,依然得不到一个好名声。这样的重担,一般的人无法承受。

    可是,他做到了。

    名为籍的项氏之子,闯入了心的生活,将他从山野之中推向了战场;于万马军中,将这柔弱的君主保护得毫发无伤。

    少年的心,是脆弱的。

    在这种年纪,情感的波动,总是占了上风,将理智深埋。

    楚国的美人,是楚王,从古到今,一直如是。美人看上了一株芳草,想要伸手摘下他,但又怕伤了他,也伤了自己。芳草生长着,越来越高大,使其他草木黯然失色。这样出色的芳草,美人快要够不着他了。可是,思慕之情,难以抑制。想要长相厮守,就不能让芳草长得太快。

    那么,不让他长大长高就好了。

    美人做了一个决定。

    在攻破咸阳的最后关头,他撤下了项羽,将这件大功交给了刘季。天下安定了,楚怀王心也被尊为义帝。可是,福无双至。事业安定了,恋爱却没有那么顺利。现在,未能亲自攻入咸阳的项羽,似乎是心情不好,在城中放了一把火。

    火,燃烧着,将这座都城吞噬。对于嬴姓赵氏的秦国,对于秦始皇帝政的记忆,似乎也随着这场大火,漫漫失去色彩。

    逝者已矣,生者莫悲。

    历史的长河已前行,命运之轮也已转动。

    回忆往昔,秦宫内的楚公子心,也已死去。如今的心,是义帝。曾经牧羊的少年,现在是牧天下的君主。与秦皇帝无关,与公子心无关,只是楚怀王槐之孙,名为心的义帝楚怀王。

    此刻,正为情所困,苦恋着一株无法得到的芳草,并与心爱的芳草渐行渐远,将自己推上了死亡之路。

    “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总是阻碍我!”

    朕只是不想你离太远……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

    朕只是想和羽在一起……

    项羽拂袖而去,离开了君主。本以为,只是小别,却不想,再见之时,竟是天人永隔。

    错过了……

    就只能错过了。

    再次回到君主身边的项羽,怀着沉痛的心情,安葬了义帝——那位一直爱慕着他而他却无法回应的君主,羋姓熊氏的男儿——心。

    我所求索兮我所怀,蹇蹇王臣兮诚忠良。

    被坚执利兮清四海,皎皎明月兮萤火无光。

    天下约兮诸侯安,硕硕金屋兮自相戕。

    思慕美人兮无相见,萋萋草华兮余遗香。

    错已铸就,后悔也于事无补。想要弥补这个错误,回应这份感情,还有一件只有项羽能做到的事——完成心的夙愿。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啊,我的主君》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