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操盘手札记 第一百二十三章 露营

第一百二十三章 露营

小说:操盘手札记  作者:窗外斜阳 
    黄洪亮看着集团刚刚发下来的调价通知,心里实在是后悔上一批货出手太快了,要是多留一下,卖价还能再高一些。

    经过一番思量后,他立刻就把高辉找来:“赶快把公司的报价单修改一下,按集团的要求,每吨铜的售价上浮百分之十。此外再加上一条,要在全额预付款到账后的二十天才能提货。”

    高辉心里一惊:涨价这么多?

    黄洪亮接着吩咐道:“立刻把这份报价单发出去,一定要通知到所有客户啊。特别提醒他们,原有的订单不受影响,新订单就按新的报价单执行,也就是说,即使今天要货,全额付款后,也要过二十天才能提到货。”

    高辉听完赶紧出去按黄洪亮的话通知客户去了。

    黄洪亮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铜是越来越紧俏了,下游的企业需求旺盛,自己手里的货根本不愁卖不掉。

    据他了解,同行也都在涨价,集团这次的调价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就算价格涨得多一点也在情理之中。至于全额付款后要二十天才能提货,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新招。

    目前这种局面,手里有货就能赚钱。让客户预付全款,这样算下来,自己手里就多了很大的一笔流动资金。

    这些钱再滚动起来拿去进货,这一进一出手里就多了将近一倍的货,赚的利润几乎就翻倍了,客户的这些资金比银行贷款来得更容易,不用白不用。

    反正现在下游客户都争先恐后的来买货,新的报价单出来后,先交钱的先提货,彻底打乱原来新老客户的界限。示范效应出来后,不怕他们不就范。

    江城电缆厂厂长侯贵收到南方集团的报价单后,心里一紧:怎么又涨价了?

    他把手下负责原料采购的经理朱方正找来,问:“上一批采购的铜能用到什么时候?”

    朱方正不假思索地说:“从现在算起,不超过一个月。”

    侯贵心想:南方集团这边大幅提价不说,还要提前半个多月打预付款。照这么说的话,马上就得着手考虑下一批铜的采购问题了。不然到时候原料供应不上,电缆生产线就得全部停下来了。

    上游原料供应商这么没完没了的涨价,自己一点还手能力都没有,要不是这两年电缆的价格也还过得去,利润早就被上游原料的涨幅吞噬得差不多了。

    总是这么坐以待毙也不是个事儿啊!

    他吩咐道:“南方集团的报价太离谱了,下一批在他们这边采购的货数量减少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价格也要再协商一下,不能由着他们漫天要价。咱们不能在南方集团这一棵树上吊死,你赶紧和其他厂家联系一下,看看他们的报价有没有大的变动,如果其他厂家的货性价比合适,另外的三分之二以后就慢慢转到其他厂家进货。有结果了及时通知我。”

    朱方正领命后立刻回去打电话咨询其他厂家的报价去了。

    原料涨价这么快,我也没办法,看来电缆也得涨价,不然厂子就运转不下去了。侯贵正琢磨着,朱方正进来了。

    “厂长,我了解过了,我们有可能进货的另外两个厂家的铜价也上调了,虽然幅度没有南方集团的这么大,可是他们的供货量有些成问题,任何一家都满足不了我们,再加上运费的话,也和南方集团的价格相差不多了。”

    侯贵听了没说话,朱方正反映的这些情况一下子让他回想起了许多事情。

    其实在更换供应商这件事情上,厂里之前就有过类似的考虑,可无奈南方集团是省内较大的金属铜生产企业,产品质量好,产量大。

    在他们这里进货,产品质量和供应量都不会有问题,要是从其他厂家进货,就得同时考虑两三家供应商才能满足要求。这期间要是哪一家供应商出了问题,都会影响电缆厂的生产。

    另外,其他厂家都在省外,货物还面临着长距离运输的问题,这一点上也跟就在身边的南方集团无法相比。

    这也就是为什么电缆厂一直把南方集团作为唯一的原料铜供应商的原因。

    眼下南方集团这样的举动虽然很让自己头痛,可是在没有别的供应商取代他们之前,自己还真是离不开他们。

    他考虑了一下,暂时打消了另辟蹊径的想法,因为这太冒险了,要是把这么重要的原料供应寄托在其他的小厂上,这些厂如果关键时候掉链子,那就耽误大事儿了。

    可就这么任由南方集团漫天要价,他心里也不甘心。此番要是让他们得逞了,他们以后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幺蛾子呢。

    自己这个厂是他们最大的客户,每年的进货量都稳居前茅,对他们的支持力度那是毋庸置疑的。一起合作这么多年了,他们自己心里也应该有数,电缆厂应该有资格和他们讨价还价一番的。

    “你把我们的意见反映给他们,就说价格我们最高只接受上浮百分之五,而且是现款现货。我们的资金也紧张啊,哪能提前半个多月打预付款呢?要是上游原料厂家都这么干的话,我们的流动资金也会出问题的。”侯贵吩咐道。

    朱方正嘴上不敢说,可心里却认为侯贵的想法多半实现不了。他和南方集团接触最频繁,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他们那里进货。

    且不说南方集团一贯店大欺客,从上到下行事都比较强硬,对客户的呼声从来都置之不理。就说现在的形势,铜是紧俏的物资,一物难求。下游那么多商家竞相采购,每次带着现款去进货都要看关系才能拿到货。

    现在自己厂里的还价和南方集团的报价相差那么多,又不按他们的要求提前支付货款,这样的要求在对方那里估计根本就没人会理睬。

    下面这批货估计难谈了!

    朱方正的担心不无道理,南方集团作为铜的生产企业,处于产业链的顶端。

    在他们之上,就只有铜矿企业能够对他们构成实质性的制约。

    而这一点,在南方集团控股了省内两大矿山之后,他们的原料瓶颈被彻底解除了。

    解决了原料供应的顽疾后,又恰逢这两年铜价的上升,南方集团一路凯歌,企业利润连年攀升。

    在这样一片大好形势下,集团的主要产品金属铜就像是皇帝的女儿一样,根本不愁嫁。

    目前金属铜完全是卖方市场,下游的客户在南方集团那里根本没有议价能力。你就是全盘接受他们的报价,提货的先后都还要看脸熟的程度,要是你还想讨价还价的话,能拿到货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高辉在接到朱方正的电话后,为难地说:“朱经理,这个价格政策是集团上面定的,我哪有本事改变啊!你要的数量我给你记下了,不过我实话实说,到时候你能不能够拿到货,我可没办法保证。我还是建议你们早点打预付款过来,不然我真的很难办,要是到时候因为付款的问题耽误你们提货的进程,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朱方正说:“高经理,我们也有我们的实际情况。一起合作这么多年了,彼此都不是外人了,我们的意见你也给黄总反映一下,黄总是什么意见你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们再找黄总沟通,你看好不好?”

    高辉说:“这个没问题,我会跟黄总汇报的,这些事情最后还是要黄总才能拍板,你们最好找他聊聊。”

    黄洪亮听了高辉的汇报后,问:“除了电缆厂以外,其他客户的反响大不大?”

    高辉说:“表示意外的也不少,不过像这样明确提出反对意见的,还就只有电缆厂一家。”

    黄洪亮一挥手说:“那就不用管它,他们以为自己是大客户就可以讨价还价,没有这种事!他们的意见不用理会,至于他们的订货,没有预付款之前,全都不作数。晾他们一个月,看他们怎么办。”

    高辉问:“那一直以来给电缆厂的那部分货要不要留一下?”

    黄洪亮反问道:“留着干啥?你怕没有别的客户要吗?”

    高辉说:“不是,价格上当然还是按黄总您定的政策执行,只是我觉得电缆厂是比较稳定的大客户,现在这种形势下,他们早晚得按我们的要求办,关系搞僵了以后不好办。”

    黄洪亮说:“你这是瞎操心,你一软,他们的要求就更多了。仓库里的货就按新政策办,谁先付款就先给谁发货,不论新老客户都一样对待。”

    高辉说:“好的。”

    出了黄洪亮办公室,高辉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道:南方集团这样的企业真是牛X,在省内几乎找不到竞争对手,产品一直供不应求。公司员工在客户面前俨然是老大,随时都众星捧月一样地被客户捧着。

    这样的待遇在糖业公司也有过,可那只不过是极个别的情况,只有在蔗糖产量严重供不应求的年份才会碰见。

    可据说南方集团这几年都这样,而且生意是一年比一年更好。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操盘手札记》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