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虎 第七百六十三章 五军营督军观练

第七百六十三章 五军营督军观练

小说:明虎  作者:高原银耳 
    面对多于自己数倍人的正玄倒也不害怕,他从挺身而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正玄,我早就对你有所防范,没有想到,你今天会对刘大人动手,你的死期到了。”傅文道。

    刘谨看着场上不改色的正玄,心里想着,此人在锦    衣卫里一直是训练锦衣卫的能手,也算是自己得力助手之一,再加上此人功夫    不错,所以刘谨也算是还器重他。虽说他的个性不服自己,但刘谨正是用人之际,希望有朝一日,他能真正归服自己门下。

    刘谨问道“平日里我没有亏待于你,你为什么今天要反我?”

    “你借给皇上建豹房,岂图谋权篡位,你安的这种大逆不道的心,人人得而诛之。”正玄道。

    “你现在在锦    衣卫也算是二把手,全锦    衣卫都在你的训管之下,荣华富贵都有,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刘谨继续说道。

    “我不想与你一样,做一个逆臣。在场的每一位官员,都    应该跟我一样站出来,做个堂堂正正的人。”玄正道。

    “玄正,别给你脸不要脸!”傅文厉声说道,“刘大人是看的起你,你别把它当作一种护身福,告诉你,要么你投降,归顺刘大人,要么死路一条。”

    “我今天敢站出来,就没想着要活着出去。这些锦    衣卫都是我训练出来的,我不信他们能耐何得了我?”玄正道。

    刘谨知道玄正已经铁了心要与自己作对了,这样的人往往最不会掩饰自己,所以他将眼睛一闭,对傅文使了个眼色。傅文知道刘谨对玄正使了杀机,他一声令下,锦衣卫朝他杀了过去……

    回到现实中,刘谨对正玄再次出现在宫中表现出担忧。

    “千岁,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再看到他,就将他辑拿。”傅文道。

    “上次没有将他杀掉,留着他心里总是不安,这回他又重回宫中,一定有什么事。你发现他,务心要将他活捉,说不定还会有他的同党。”刘谨道。

    “是。”上次派去杀他的人是傅文,他从京城一路追杀,到了江南,并且下了很重的手,他认为正玄命    会不保,没有想到,正玄还是回来了,并且出现在了宫中,所以,要了结的话,也只有他来了结此事。

    经过昨晚上的折腾,王老虎也明白自己正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第一方,当然是皇上,皇上在心里已经出现了路线图,二个月后对刘谨展开生死决战,并且已经着手调派虎神军从外赶回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另外还有没有其他    杀手锏,王老虎不清楚。为配合皇上,王老虎也要有所动作。第二种压力来自刘谨一方,虽然自己加入了他一方的阵营,但是对自己的考验或是信任,一刻也没有停息过,昨夜的与皇上的会面,究竟是自己在半路之上出现了什么闪失,让锦    衣卫的人发现了,还是自己府上有锦    衣卫的人,或是豹房中锦衣卫的人发现了什么问题。

    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王老虎弄不清楚。现在王老虎要做的是先去见一回刘谨,从他的口中探探什么口风。

    但转念一想,此时去见刘谨,是不是说明自己心虚了,会不会让他认为,昨晚上的一击敲山震猴,马上有了效果。所以,王老虎决定,暂时不去见刘谨。他跟先前一样,来到了兵部,兵部如平常一样,并没有因为昨晚上的事而对王老虎另眼相看,说明兵部的人并不知情,兵部也只有汪前温一人或许知道了此事。

    “汪大人。”王老虎一到兵部便先来到了汪前温处,他要看看汪前温还知道    些什么?“这几日,兵部也自是难得的清闲,自武官选授之后,人好像一下子就懒下来了。”

    “这件事可是我们兵部的肥差,王大人在这件事上得了不少好处吧。”汪前温算是把王老虎看成是自己人,才这样说。

    王老虎笑笑,其实这件事,王老虎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相比与他手中的名额,已经是大乌见小乌,从这里或许可以推算,汪大人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我也真想说此事呢,你看我手中的名额,在下一届可否再多几个?”

    “哈哈,王大人,你可是贪了,这名额我们可是早就定好    的,要想有多的名额,你就坐我的位置。”这本身就是玩笑话,汪前温想说的是,没有再有多余的名额给他了,但是王老虎此时却是有了新的想法。“是,    是,这几个名额可够我吃上几年了。”

    “你知道就好。”汪前温道。

    “昨晚上汪大人睡的可曾好?”王老虎突然问出了这一句话来,把汪大人给问住了。“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王老虎一笑道“汪大人,你知道我昨晚去了什么地方吗?”他神秘地看了看周围道,“我去了趟怡红楼。”

    没想到汪前温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诚然,这京城里的富贵人家,官员有几人是不去怡红楼的,所以,当王老虎轻声说这件事的时候,汪前温表现的并不诧异。

    “我想跟汪大人说的是另一件事

    。”王老虎压下声音道,“我有个相好的,没想到另一个商贩也想和我来争,我当然不让了,但我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在那种场合,你也知道    。”

    “哈哈,你和一个商贩争讨不过。”倒是让汪前温笑话了一通。

    “这个我们暂且不提,我是说后来来了一帮官兵,你猜他们是谁?”王老虎又卖了一个关子,说道,“他们自称是京城五军营里的人。”

    汪前温好像对此事并不感兴趣,王老虎却说道“我就奇怪,这帮守卫京城的官兵怎么会明目张胆到怡红楼来,他们可是要守卫京城安全的。”

    “王老虎,你也别这样大惊小怪,你不知道    的事多着呢?”

    “我们兵部虽然没有调兵遣将之权,但也算是在我们兵部管理之下,若是这样再弄下去,对我们兵部的影响可不好。”

    “那照你的意思,你想怎么样呀?”汪前温问道。

    “兵营就应该像兵营的样子,将大批官兵拉到怡红楼,给他们做保护,象是这怡红楼是我们官家的怡红楼一样,这对我们可不好,所以我恳请汪大人让我去五军营一趟,我要好好地查一查这事。”王老虎道。

    “你呀,肚量放大点,你在怡红楼受了这一点委屈,就要去五军营里长点脸回来。这五军营可不是一般地方。”

    “汪大人,我到京城这些天,还没有到五军营里去过一趟,刚好乘着这件事,去五军营里好好走走。”

    “好,我就拟一份公文,让你去五军营里督领京营操练。”不过,他又提醒王老虎道,“你去五军营里只是督领操练,可别做其他什么事?”

    “汪大人,我去就是看看这帮兔崽子,他们怎么这么有空。”

    “我看你就是对昨晚上的事耿耿于怀,究竟是哪位怡红楼姑娘,让我们的王大人如此在意。”

    “汪大人,你说笑了。我只是真的去五军营看看,熟悉熟悉业务而矣。”在王老虎心里,还有一件事,让他放不下,那就是汪前温曾经私下里去见了宁王。这件事究竟是如何?真相是怎样的,他要弄清楚。如果    是一个兵部尚书私下里与反贼有染,这真是太可怕了。这件事,王老虎并没有与皇上说,因为在没有调查出真相以前,有些事,有些话,他要保留。因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身边的哪些人可以信任,哪些人有问题,他也要仔细地甄别。

    至于到了五军营,他除了要看昨晚上所提的庞大人,他还要去见见禹安,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刘谨在听了汪前温说的王老虎要去五军营里的事,也表现出十分地感兴趣。这里,他捕捉到了两个敏感信息,第一,王老虎去五军营,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刚刚刘谨要置禹安于死地,而此时他却是亲上五军营,这不得不让人生疑。第二,就是昨晚上他的去向,有消息说,他去了豹房见了皇上,但是锦    衣卫一夜没有任何收获,而现在却是知道了昨晚王老虎去了怡红楼,还与人抢起了女人,这件事闹的这样大,    一问一定知道。难道是消息有错?

    刘谨道“王老虎这人有心思,在在节骨眼里却想到要去五军营,你认为他是单纯地去见见耽误他抢女人的那人?”

    汪前温对此表示不解。

    刘谨继续说道“禹安?他的目标是禹安。”

    禹安是名单上重要的一名,手中有兵权,而且一呼不说百应,但也能拉起一帮人来。汪前温也不禁担忧起来,道“他难道真想与刘千岁作对?不过,我真的听说他王老虎是个爱女人如命的人。”

    “你说的这些我也都了解过,王老虎抢亲?现在民间到处都    传着他的有关抢亲的故事,有谁不知道他王老虎的那颗女人心。不过,我们不要被他给骗去了。给他公文可以,你让人跟着他,看他在五军营里有哪些行程?”刘谨说道。

    “刘千岁请放心,去五军营这么大的事,我不会让他一个人去的,我让皇甫大人    一同前往。”

    刘谨点点头。在他的心里,虽然已经认定了一件事,但他还是有些摇摆。

    王老虎带了王彪,常遇春等人与皇甫大人一起来到了五军营,五军营是京城三大主力营之一,虽然在兵器上比不得神机营,但他的优势在于兵种齐全,兵将众多。兵部左右侍郎要来五军营的消息早已经送到了五军营中,所以对于兵部的例查,五军营还是有所准备的。

    营门口,一些将军和士兵早已经列队迎接。士兵威武,穿戴整齐,虽然没有想象中那样隆重,但也算是给了兵部一些面子的。

    前来迎接的将军并不是五军提督,不是兵部尚书来,提督才不会来接你,只是派了他的手下将军来迎接。

    进了营内,迎接将军道“王大人和皇甫大人要来督领操练的公文,我们已经收到。五军营里上下一心,日夜操练,没有半点松怠过。”

    王老虎道“这一点我们兵部倒是放心,五军营是我们京师的主力营,承担保卫京师的重要职责,这

    督领操练是我们兵部的职责范围之一。我到了兵部已经数月,但来五军营尚属首次,所以来看看不审有必要的。”

    皇甫大人道“我倒是来过几次,这五军营里可藏着我们明朝最勇敢的将士,不光是守卫京师,还是与其他外敌作战,他们都要数当其冲。”

    王老虎对这句话一点不怀疑,五军营是步兵和骑兵的混编军营,而且人数众多,理应承担起这样的重任,但是现在由刘谨把控,上回草原大军横冲直入,宁王作乱,五军营丝毫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王老虎笑笑,道“正因为五军营有如此    重要的作用,所以兵部才会如此重视。”

    迎接将军道“诸位大人,五军营里的操练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不妨去校场观督。”

    王老虎点头道“皇甫大人请。”

    皇甫大人道“王大人,请。”

    两人随着迎接将军一起到了校场,校场上的兵马人山人海,王老虎坐在台上,观看着样场上时而冲锋,时而步阵的骑兵与步兵,不禁点头,皇上虽然没有掌握兵权,但这些兵却是没有松散,说明五军营里的人并不因为有些东西的不同而松懈,保家卫因全靠他们,这一点倒是让王老虎有些安心起来。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谁来领导他们,绝不能是刘谨或是八虎中的一员。

    “我看这校场训练的将士的步法,看似简单,实则藏着一些阵法。”王老虎道。

    迎接将军道“王大人看来还懂得一些阵法?”从也会的话中,好像认为兵部的人不应该懂得阵法一样,王老虎是什么人,他可是与皇上一起并肩做过战的人,是从实战中摸排滚打出来的人。

    “平时,五军营操演营阵,三千营操演巡哨,神机操演火器。遇皇帝大征,则大营居中,五军分驻,其内设步军,外围为马军。所以平时我们操练,都是以这样的规格和要求在做。”

    不管这话说的是真心,还是在面前故意显摆,王老虎知道他说的不是空话。

    “这白马上骑的是哪位将军?”王老虎看着刚从他面前飞奔过去的一名将军说道。

    “这位是禹将军。”你说凑巧不凑巧,刚刚从王老虎面前飞奔过去的人正是禹安。

    “禹将军?等这阵操练完了,我想见一见禹将军。”王老虎道。

    虽然这禹安将军是在操练的时候无意中提起,但是此人具有一定的敏感性,所以皇甫大人一听到王老虎提起禹安,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好。”迎接将军爽快地答应了。

    王老虎知道,只叫了禹安一人前来,会引起一些人的怀疑,所以,他又问道“那骑棕色马的将军,我看马技不错,你也一同将他唤了来。”

    迎接将军    倒是一一应承了下来。在来五军营之前,王老虎还特意做了功课,已经了解到在怡红楼里那小将嘴中所称的庞将军,所以他也让迎接将军将庞将军    一起请了来。

    操练场上,将士们还在你来我往,一抬一势,颇有些认真……

    军营里。

    四五个将军被王老虎招来相见。

    他们齐身    向王老虎和皇甫大人行礼。

    王老虎对皇甫大人说道“我虽然初来五军营,但是我看眼前的几位将军,了不得呀,个个都是难得的功夫好手。”

    皇甫大人在兵部多年,已经几次来到五军营,对王老虎这句话也不反感,也不认同,只认为他是在说一些好听的话而矣,“王大人说的不错,此次我与王大人一同前来督军操练,效果不错。我们王大人也是练功的一大好手,现在让他来兵部,也有些浪费了他的一身好功夫呀。”

    皇甫的这话不知是何意,表面上听着是在替王老虎可惜,但在一般人听来,倒是有些怪怪的。

    王老虎不以为然,不以武将为羞,“我看这些人,禹将军功夫最是了得,我想在五军营里,很少有人是你的对手吧。”

    禹安对于兵部来的人没放在心上,倒是也没怎么不理,回答道“我只是生的    一些蛮力而矣。”

    王老虎也不与他争,又转向其他几位将军,都    一一夸赞了一番,也算是对刚才他请皇甫大人在督军操练的一个反馈,这在以前兵部来五军营的作风有些不同了,以前哪里会是给你指点,像是过过场的一个任务似的,来一下五军营,吃顿饭,然后就走了。

    “庞大人这次没有在操练的队伍中,我为什么会将你也一同请来呢?”王老虎笑笑着问道。

    庞大人当然不知,倒是皇甫大人有些耳闻,他也不点破,只是笑了笑。

    “末将不知。”庞将军一脸茫然。

    “军营里的将士应该吃朝庭的俸粮,拿    朝庭的俸禄,好像不能有第二职业或是兼做其他行当,更不可以做黑势力的保    护    伞。”

    庞大人更被说的不知所措,什么第二职业,黑势力的保    护    伞,在那个年代,根本没有人听到过这样的词汇。

    (本章完)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明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