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虎 第七百六十二章 走漏风声被怀疑

第七百六十二章 走漏风声被怀疑

小说:明虎  作者:高原银耳 
    ()    “如果真进了刺客,朕拿你是问,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去找!”皇上道。

    傅文应了一声,眼里不时用余光扫视着场上,他希望在这些人中找出一些异样的人来。他对那个趴在地上,背朝自己的人十分有兴趣,但是有皇上在,他也不敢直接上前。“遵命。”傅文一边应下,一边还朝趴在地上的女子瞧了瞧,那个女子背朝着自己,并且用长发挡住了,傅文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

    “你还不快出去找!”皇上又厉声说道。

    傅文心里有想法,但是也无可奈何,他只得幸幸地出去。在厅外,他招呼住了两个锦行业卫,轻轻地道:“你俩盯在这里!”

    两人应了一声。

    傅文带着其他人向着一边撤去。

    趴在地上的这一位姑娘正是王老虎,傅文来的急,王老虎无从躲,所以只得将就扮了一回女装。花神会的姑娘们,正想四下散去。

    “你们稍等。”王老虎喊住刚要离开的姑娘们,对皇上说道,“我和皇上约在这里见面,傅文他怎么会知道?”

    “你是说我们的人中出现了内奸?”皇上问道。

    “他嘴上虽然说是有人看到,但他却说不上进入有多少人,所以我猜 想是我们的人中出现了问题。”王老虎道。

    皇上也沉思道:“朕的口信是由你的人亲自传达给你,并没有经过其他人之手。”

    从皇上的意思中,王老虎听出从口信传出来看没有任何问题,那么就是说问题很有可能出在王老虎身上,到底自己哪里露出了问题,让锦 衣卫的人发现了。

    这口信是在自己晚饭后得到的,而这一段时间里,王老虎与二夫人说过一些话,然后又去了怡红楼,难道是自己在怡红楼的时候被人盯上了。

    “皇上,你还有什么话要交待与我的。”王老虎问道。

    皇上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了。王老虎后来猜 想是因为场上多了一些花神会的女子,所以他不便多说。

    皇上在一个姑娘的陪同下离开了大厅,在出门的一刹那,他却回过身来,道:“要留意傅文。”

    皇上在出门前的时候,却对王老虎说了这句话,他明白,皇上是在嘱咐自己,要小心傅文,他刚来过这里,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或许他并没有死心,仍在暗处观察着这里。

    “王公子,我先出去看看。”一个花神会的姑娘说道。

    王老虎点点头,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疏忽,傅文的人有可能躲在一边,观察着这里。

    过了一会儿,姑娘返回厅内,对王老虎道:“王公子,我走了一段,并没有发现衣卫的人。”

    玲玲道:“或许他们的人都走了吧。”

    王老虎相信刚才的姑娘出去后回来所说的事,她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很正常,但他更相信,傅文的突然而来,是嗅到了什么风声,所以在没有得到一些消息之前,他们的人并没有死心,或者说他们并没有走远。

    三个姑娘结伴而行,从厅内出来,而一直躲在这里暗中观察的锦衣卫,突然间就将她们给拦住了,把这几个姑娘吓了一跳。

    而此时的王老虎已经和其中一位姑娘换了衣裙,与玲玲在其他三位姑娘出来引开锦衣卫的人不久之后从厅内溜了出来。

    “王公子,你随我来。”玲玲轻轻地说道。

    王老虎在玲玲的带领之下,重新回到了那一间房子,房子里,冯升还在等他。

    王老虎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问玲玲道:“玲玲姑娘,在这个地方,大家能适应吗?”王老虎口中所说的大家,指的是花神会来豹房的所有姑娘们。玲玲道:“你们既然来了,就会适应这里。王公子,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外头有锦 衣卫的人,你们可要小心。”

    王老虎点点头道:“一切尽在不言中。”王老虎明白了玲玲话里的意思,再次问道:“右护法,她好吗?”

    “她也知道王公子你今天 会来,我没有想到她会不来见你。”玲玲的话中似乎有另外一种意思,两人多日的不见之苦,却是因为什么,而不让右护法来见自己,王老虎知道此时不是两人见面的最佳时机。

    “王公子,我在前边领路,你们跟我来。”

    玲玲边说边打开了房门,向外探了一下头,却是没有发现锦 衣卫的踪迹,刚才的几位姑娘去引开了锦 衣卫,相信一时半会儿,他们不会来这边。

    玲玲领着他们出了房来,王老虎和冯升在后面跟前,很快就到了来时的门口,玲玲道:“前边就是出口了,王公子,小心。”

    王老虎道:“好,告诉所有姑娘们,我为花神会有你们而骄傲。”

    “王公子,再见。”玲玲说道。

    王老虎点点头,他的心里不知何时涌上了一股酸楚,味道怪怪的,再见这个词有两层意思,暂时的分离,可以再见,而另一种却是永不再见。

    门就在眼前,锦 衣卫的人却不再而来

    此时的王老虎府也不再安生。

    “咚,咚,咚”在宁静的夜晚,这样的敲门声,格外的刺耳。冯柳儿,卞程程被这样的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贴身丫鬟和锦 灵也紧跟在后面,她们披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卞程程问道:“王彪,发生了什么事?”

    王彪道:“两位夫人,我去看看。”

    这样急促的声音,卞程程和冯柳儿预感到有一丝丝的不安。

    门打开,门外站着萧霖,原来是他带着一些锦 衣卫在深更半夜来到了府上,看样子,他们的确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你们是?”王彪还没有问出口,萧霖将王彪挥在一边,一扬手,后面的锦衣 卫便直冲冲地向府内冲来。府内的护卫也抽出马来将锦 衣卫挡在院中。

    王彪从门口进入 院中,回到了卞程程的身边。

    冯柳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在夜里闯入我府里,你们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霖道:“王夫人,卑职是锦 衣卫萧霖,我们收到了消息,皇上那边混进了刺客,所以命我们锦 衣卫前去捉拿刺客。”

    “原来是萧大人,既然有刺客,你为什么不去捉刺客,反而来到我们府上?”冯柳儿问道。

    “我们是奉了傅大人之命,来请王大人的,想请王大人一起前往捉拿刺客。”萧霖道。

    冯柳儿和卞程程对视了一眼有,卞程程接道:“相公白天里兵部事务繁忙,现在正在休息,不便打扰,更何况,这宫里面出了事,应该是加紧时间护住宫里,怎么萧大人还带这么多的锦 衣卫出来我府上?”

    “这……”卞程程的这一句话将萧霖给怔住了,“王夫人,事发突然,我怕一路之上还有刺客的 人,所以多带了一些人来。王夫人,你们赶快将王大人请出来吧。”

    冯柳儿和卞程程清楚,王老虎并不在其中任何一人中过夜,他会不会在书房?如果他在府内,这样重的敲门声,他早已经知晓,还会等到现在,让两个女人在这里处理。

    卞程程道:“锦 衣卫里人才辈出,保卫皇宫,自是职责之一,虽说护君重要,但我家相公只是在兵部,况且也不差相公一人。”

    “王夫人,王大人也是我们锦衣卫的一员,这可是有任命的,傅大人器重王大人,所以特地让我来请他的。”

    这一场冲突可能避免不了了。

    卞程程将王彪拉至一边,轻声地问道:“你知道 今晚上公子去哪里了吗?”

    王彪当然不知道,去见皇上这样秘密的事,除了一同去的冯升,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见到王彪一脸的茫然,卞程程清楚了,王老虎是去办事了,但要如何应付眼前的萧霖,如何瞒天过海,这可是件不易的事。

    “萧大人,你可带有手谕?”卞程程问道。

    “这……”萧霖又一次哑口无言。

    “我不明白,宫里与我府上相距这么远,锦 衣卫舍近求远,这可是不正常的事,所以我怀疑这是不是萧大人故意想出来,来骗我们妇道人家的把戏?”卞程程道。

    “王夫人,保护皇上,这是刻不容缓的事,请王夫人赶快将王大人请出来。”萧霖道。

    “你夜闯府上 ,又没有手谕,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如果你骗我相公,要害他,那怎么办?”

    “王夫人,我现在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的命也好,我的命也好,也抵不过皇上的命,我劝你马上将王大人请出来,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萧霖甩下了一句狠话。

    卞程程刚想对应,却被冯柳儿一把拦住,她对萧霖道:“萧大人,按理说我们应该相信于你,这样,你先回去救皇上要紧,我们马上去请相公。”

    萧霖笑了一声:“两位王夫人,你们千方百计寺阻挠我,是不是王大人今晚根本就不在府内?这么晚了,他也没有回府,他究竟做什么去了?”

    “萧大人,你怎么知道相公不在府内?”冯柳儿道,“相公这几日公事繁忙,正在休息,我们只是不想打扰他。”

    萧霖道:“还是麻请王夫人将王大人请出来吧。”

    见到萧霖直意要见到王老虎,冯柳儿和卞程程也是没有法子了,锦 衣卫不能得罪,就连她们两位女子现在都 知道。

    时间只是在僵持,也僵不了多少时间,卞程程希望此时王老虎能回到府中来,但是他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就连王彪,他的贴身随从也不清楚下落。

    “锦 灵,去请公子。”卞程程说道。

    锦 灵应道:“是,二夫人。”但她不清楚要到何处去找王老虎。

    冯柳儿轻声道:“锦 灵,你从我房间里找起,再去二夫人房,如果没人再去书房看看。”这样说话本身就很奇怪,作为夫人的冯柳儿,应该清楚自己相公所在,让锦 灵先去自己房里找,没有再去其他地方找,这本身就奇怪的很,就是怪事一件。

    锦灵有些茫然,她依旧两位夫人的吩咐,去

    到房里找王老虎,她一步一迟疑地向着冯柳儿的房间而去。

    “萧霖,萧大人。”锦 灵还没有走开几步,从府内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大家悬着的心都放松了下来,这声音很明显就是王老虎的声音,他已经回来了。

    原来,王老虎在从豹房里出来了之后,一直往回赶,老远就能望到府里有灯火,而且是这样亮的灯火,他预感到府内有事发生,所以,从街头的角落往府外望去,果然就看到了在府外驻守的锦 衣卫。

    王老虎明白,这是傅文在了解到自己的一些动向之后,在豹房没有找到王老虎,连夜想在府上求证。所以他从府的后门进入了府中。

    见到王老虎披了一件睡衣来到院中,萧霖道:“宫里来了刺客,傅大人让我来请你回去,一起捉拿刺客。”

    王老虎笑笑,这样低级的借口都 想得出来,不论是在宫中还是在豹房,出现了刺客,最好的法子哪会是来请王老虎,等他赶到,这菜不知凉到什么地方去了,“有这样的事,萧大人,你稍等,等我换件衣服,马上同你一起进宫。”

    而凑巧的是,从府外进来了一个锦 衣卫,对萧霖说道:“萧大人,刺客已经逃走了,傅大人让我们马上回去。”

    萧霖勉强一笑,对王老虎道:“既然这事已经解决了,王大人,你可以安心在府内睡觉了,我要马上回去向傅大人交差。”

    “萧大人,慢走。”两人相互行了个礼。

    看着萧霖走出府外的一刹那,王老虎明白,傅文已经在怀疑自己了,而他们为什么会怀疑自己,是因为自己在今天晚上去见了皇上,而这个消息为什么会泄露出去?这种种的谜团留在王老虎的脑海里。

    刘谨房中。

    “刘千岁,昨夜,我们收到消息,说王老虎去豹房见了皇上,可我们没在豹房找到他。”傅文道。

    刘谨嗯了一声,好像故作深沉,他摸着前边的一根烟杆,问道:“到府中去找了吗?”

    “所以我连夜派人去了他府中,没想到,他竟然在府中出现了。”傅文道。

    刘谨只是一笑,道:“消息不会有错。王老虎不识抬举,看来这厮养不熟。”

    “要不要我们立刻将他辑拿?”傅文问道。

    刘谨玩弄了一下长烟斗:“这烟斗,我在手中玩弄了这么多年,它可曾逃出我的掌心?”

    “我是怕王老虎这小子耍出什么花样出来。”

    “一只小小的蚁蝼能玩出什么花样,我就要与这样的对手玩玩。”刘谨此时却是非常地开心,脸上浮出了一丝丝奸笑。

    “我们在宫里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你猜 他是谁?”傅文神秘地向刘谨汇报到。

    “你跟我打什么哑谜,说,你看到了谁?”

    “正玄!”

    正玄,对于这个人,刘谨还是有印象的,几年之前,他因为不服自己,所以安排傅文将其灭杀,几年前的一幕再次浮现在刘谨的脑海 中。

    正玄在锦 衣卫的职务并不低,所以他时常跟在傅文的身边,属于保护刘谨安的人选之一。这一次,刘谨与左右丞相等人正在商量豹房之事,而这件事正是刘谨架空皇上计划的一部分。

    “等我们这豹房造好,皇上住进了豹房中,享受绝妙的天伦之乐,我们也算是功德一件。”刘谨道。

    “我们作为臣子的,也要为皇上考虑,他日理万机,也是应该好好享受了。”姚禀凌道。

    刘谨笑笑:“这网罗天下的美女,可要仰仗各位大人了。”

    姚禀凌也笑笑,道:“大明有些东西很缺, 有些东西却是不缺,美女这东西,北方,南方,都 有,而且是各俱风韵。”

    麻仁也哈哈笑笑,道:“我们照顾好了皇上,以后这日子可是要越来越好了。”

    刘谨对麻仁的这句话并不是很满意 ,见到刚刚还在笑的刘谨突然拉下了脸,他隐约感觉 到了什么,便附和着道:“照顾好了皇上,这是刘大人的功劳,我等人等以后听刘大人调遣了。”

    在没有建豹房之前,刘谨已经拿过了锦 衣卫的指挥权,姚禀凌自是看在了眼里,这朝中谁有更大的权力,刘谨千方百计地说服皇上建起豹房,当然有自己的私心,而这一切,朝中知道的人并不在少数,但都是高高挂起,莫不关己嘛。

    而他们几人在房中的谈话,却是惹怒了守卫在房外的一个锦 衣卫,此人正是正玄,他将手中的双截棍紧  握在手中,反手一甩,从房外冲了进去,这一下,将在房内的几个人吓了一大跳。傅文忙将手中的刀抽出,同时喊道:“来人!”

    绣春刀率先向前进入 房内的正玄击过去“当” 的一声,与双截棍击打在一块儿,正玄提起双截棍,往下一扫,绣春刀拎起一竖挡,就挡住了双截棍。

    两人打斗的时候,门外的几位锦 衣卫一起冲了进来,将刚刚进入 房内的正玄围在一边。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明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