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虎 第七百六十一章 见故人心里有底

第七百六十一章 见故人心里有底

小说:明虎  作者:高原银耳 
    王老虎因为要急于去见故人,所以也不在怡红院停留,还卖了一声好口,将桃红让给了胡公子。

    此时的天已经全黑,京城与其他城市一样,这样的时候,街市上已经很少见到人,但是王老虎要去的地方不一样,豹房,这个地方,即使再迟一些,也是有巡逻的士兵,来来往往,只不过是来往的次数以及间隔的不同,而这一切,只有熟悉的人或是内部的人才会知道。

    王老虎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因为里面有他自己的人,另外,是皇上约他前来,他也会替他打点一些东西。虽然这样,但仍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在里边,所以这临场应变处置能力还是很重要的。

    这个时候,人多反而会碍事,所以,王老虎只带了冯升一人。

    两人赶到豹房,这所皇家的娱乐场所,与皇宫一样,城墙林立,要入内确实不容易。王老虎和冯升从怀里掏出一块黑布,蒙在自己的脸上。这是进内先做的预防措施,如果被人发现,他们还可以夺路而逃,更不至于让人认出来。

    按照预先的计划,王老虎要在门外等待,等待里面的内应给他们传来信息。“咕咕,咕咕”里面传来了几声鸟叫声,这声音正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信号。见有信号来,王老虎激动万分,自己要见皇上的心愿快要达成了。

    冯升回应了几声青蛙的鸣叫声。“咕呱咕呱”与房内的鸟叫声相互响应,冯升向王老虎点点头。王老虎会意,与冯升一起向豹房的一处门走去。

    来到门外,王老虎向着周边四处看了又看,在确认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之下,他让冯升敲了敲门,“咚咚”地几声,两声长一声短,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不一样。

    门后也传来一声长两声短的回应,这些暗号都对上了。

    门打开,冯升取出手中的一块“虎”字牌。那人点了点头。

    一切都已经妥当。

    王老虎和冯升入内,除了一个内应外,还有一位姑娘,原来是花神会的玲玲。

    “王公子,我奉命来接你去见皇上。”玲玲道。

    王老虎此时蒙受着一块黑布,他朝玲玲点点头,此时的他要见皇上的心比起其他事情来,要重要的多,所以他没有多问玲玲,她们现在的状况,和其他问题。

    此时他们只剩下三人,内应已经离去,这也是王老虎的意思,此人在豹房中十分重要,不能有闪失,两人就由玲玲带路,向着即定的地点而去。

    京城的街市已经乌清冷落,而此时的豹房却还是灯火通明,这里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另一个世界。刘谨给了皇上另一番天地,就想将皇上留在豹房,过逍遥快活的日子。

    玲玲带王老虎到了一处地方,对王老虎道“皇上让你换一身衣服。”

    王老虎点点头,并对冯升道“冯升,这里是豹房,我去见皇上,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玲玲道“这处地方,比较安全。”

    等王老虎换好了一身太监衣服,玲玲便领着王老虎往一处地方走,越走    的近,越是能听到那里的欢歌笑语声,这个时候,皇上还与一群人在那里歌舞升平。

    那地方正如白天一般,灯火燃的通亮,皇上坐在台前,看着厅中舞蹈的姑娘们。这些姑娘穿着薄如丝的衣服,露出两只雪白的肩膀,舞蹈姿势婀娜,在琴师们的袅袅音律之下,迈出轻盈的舞姿,一频一摆,身子不由左右摆动,在手与腿协调的舞姿之下,脸穿手而露出,一双媚眼抛向台上的皇上,皇上不禁露出会心的笑意。

    王老虎没有想到皇上会约自己在这个地方会面,这个地方人众多,有他身边的姑娘,还有台中的伴舞的女子,有乐师,有太监,更有锦    衣卫,这样的环境,是否正是两人最佳的会面地点?王老虎心里盘咕着。

    玲玲轻声对王老虎道“公子,你在这里稍等。”在还没有到厅里的时候,玲玲说道。王老虎明白,这是她要去通知皇上,这里或许并不是他们真正的会面地点。

    王老虎就在硕大的厅外,他能隐约看到厅内的一些东西,陪在皇上身边的那些姑娘,王老虎一眼就看出,她们是花神会的女子,而在台中起舞的人,他并不认识,这些也许就是从别处找来的舞者,音乐声还在继续。

    不一会儿,音乐声停止了,    一些乐师和舞者从另一个方向的门外散去,灯火也稍暗了下来,王老虎猜    想着这是皇上要结束厅中的热闹,与自己会面了。与自己想的一样,人多的时候交谈的确是不恰当,皇上虽然挑选了这个地方,但是心里也清楚,两人的会面也应该在人散之后。

    过了一些时候,玲玲出来唤王老虎。他这里才进入了厅内。

    厅内的人已经肃清的差不多了,或者说就只剩下皇上一人。玲玲向皇上请了下安,便向后退去,在经过王老虎身边的时候,她轻轻地说道“王公子,这周围,有我们的人盯着。”

    王老虎点点头。

    “微臣

    王老虎叩见皇上。”王老虎向皇上行礼。

    “爱卿平身,这个时候,你我君臣之间就不要有这样繁琐的礼数了。”皇上道。

    “是,皇上。”王老虎也弄不惯他们的这一套礼数,只不过身处那样的时代,不得已而为之。

    “朕想知道,这几个月时间里,八虎他们有什么行动?”

    听皇上的意思,他认为王老虎已经打入了他们的内部里,至少应该知道一些什么,而且八虎的行动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回皇上,刘谨手上有一份名单,他要对这份名单上的人动手。”

    “这份名单,朕早就有所耳闻,而且也知道这些都是他要欲除去之人。这些人应该是忠于朕之人。”

    “我虽然不知道这份名单上的所有人,不知道他们是谁,是何官职,但是我知道有一位是京城五军营里的禹安将军。”王老虎想从皇上口中,听到些有用的东西。

    “禹安?”皇上在脑海中想了一阵,“他也是名单上的人?”

    听到皇上这样奇怪的一问,王老虎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这其中会有什么诈?是刘谨在试探自己?一想到这里,王老虎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又仔细地想了想,在与禹安交手的时候,自己有没有露出过什么破绽出来。想了一些时候,并没有想到自己有什么破绽之处。

    “禹安,五军营副护军参领,为人处事是自成一派,难道他还没有站在八虎这边?”皇上问道。

    “微臣对这事也有自己的疑惑,正如皇上所还想的一样,我也怕禹将军是试探我的一颗子,所以前来向皇上请示。”

    “兵符在刘谨手上,京城里的三大营这样重要的地方,刘谨的爪子早就伸了进去,即使禹安不服刘谨,凭他一个小小的副护军参领,能有多少人马?”

    皇上分析的很对,禹安手上的兵马并不多,即使拉过来,又能起到一个怎样大的作用呢?“皇上的意思是不管,不救?”

    “还记得朕与你说的话吗?要以大局为重,必要的时候牺牲几个人,也是在所难免的。”皇上这样说,王老虎心里就更糊了,禹安是不是皇上这边的人,他没有底了。

    “微臣在想,刘谨此时加紧排除异已,是不是在后面会有更大的行动?”王老虎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八虎一直以来就这样在做,为了防止迫害,朕批准内阁黄大人和翼大人两位大人告老还乡。你还记得丁大人吗?朕的刑部尚书,好好地被他们逼到了边关不毛之地。现在的刑部尚书赵大人,也是八虎之人,在京城这些高官之中,已经没有几位是朕可信任的了。”

    刑部赵大人是八虎的人,王老虎早就应该知道    这一点。他想起他的小妹,丁黛云,在丁府出事之后,赵府公子娶了丁黛云,这里面难道会有什么问题?

    “皇上,今天你这么急地召我来,不仅仅是为了与我商讨八虎近几日的行动问题吧。”王老虎问道。

    八虎近几日的行动虽然重要,但是王老虎清楚    ,皇上应该有更重要的事与王老虎商量。

    “刘谨是八虎之首,能真正打入他心里的人根本不存在,所以任凭你如何想接近他,想靠近他,都不会成功。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皇上所说的话一定有自己的意思,王老虎道“皇上,容微臣好好想想。”

    “你这样聪明一定会想到朕说话的意思。”皇上道,“虎神,你还记得跟随过你的虎神军吗?”

    皇上突然之间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呢?“皇上,你的意思是?”

    “你对这支队伍有什么评价?”

    这支队伍人数不多,数千人,但是战斗力却是非凡,这是王老虎对他们的印象,“皇上,这支队伍比起锦衣卫来,战斗力有过之而不及。”

    “那你可知统帅这支队伍的人是谁?”

    王老虎摇摇头,自从上次与他们在湖南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也不清楚他们从何处来,也不清楚他们到了哪里?

    皇上神秘地一笑,轻轻地道“朕已经命令他们两个月后返回京城。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回京城?”

    王老虎又摇摇头,对于皇上的安排,王老虎不清楚。

    “朕准备对刘谨动手了!”当皇上说出这话的时候,王老虎心里咯噔了一下,皇上此时说出这句话,一定是有了某一种合适的契机,或者说是某一种机会。

    “皇上,八虎现在势力不容我们小看,现在我们有足够    的把握能对付得了他们了吗?”王老虎问道。

    “你是怀疑朕的能力?”

    “不,不,皇上。微臣只是想确认一下。”

    “八虎在朝中作乱多年,朝纲乱套,朕不想让这样的事再乱下去,是该到了整顿的时候了。”

    “这一箭发出去,可没有回头之箭。”

    “所以要你的完全配合。”

    “皇上要微臣如何配合?”

    “扰乱八虎,让他们互相猜忌。”

    王老虎点点头。但是王老虎还有一个顾忌,八虎控制了京城的三大营,锦衣卫,光这些人马,根本无法与他们搞衡,唯    一的法子就是控制住其中的一部分,相以抗衡。

    “皇上,八虎可是控制着京城的三大营,这军队的实力,不是一支虎神军可以相抗衡的。”王老虎提醒道。

    “朕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也在为这事发愁,如果真到了这一天,我们要化整为零,让虎神军秘密地进入京城。”

    “入京城不易,如果要进入皇宫,那更是难于上青天。”王老虎道,“皇上,有没有想过,靠京城里的三大营中的某一支队伍,或是锦    衣卫?”

    “锦    衣卫?你觉得我们能从刘谨手里夺过来?”皇上反问道。

    “锦    衣卫不行,我们可以考虑在三大营中下手。”

    “禹安不是刘谨名单上的其中一名吗?但是我们却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的是他名单上的一员?”

    这种猫与老鼠之间的游戏,的确很难确定。“皇上,您已经定下这对付八虎的时间表,微臣有个大胆的想法,禹安他是不是八虎名单上的人,我去会一会他,他是与不是,总会显现出来的。”

    “你这个做法很冒险,但也是值得一试。”皇上道,“要完成这次处逆大业,人当然越多越好。这样,由王爱卿去见禹安,如果他能够与八虎划清界线,辅佐于朕,朕定当论功行赏。”

    “皇上英明,不过,万一禹安是刘谨暗中派来试探我的人,那又该如何处置?”

    “如果有证据,王爱卿自有处置的权利。”皇上道。

    王老虎点点头,有了这个处置大权,他做事会更得心应手,到时万一杀了禹安,也不会怪罪到自己头上。“皇上……”王老虎刚想请示一些东西,没有想到,在这个晚上,还有人与他们一样,还没有入睡。

    “皇上,王公子,锦衣卫傅文正往这边赶来。”一个花神会女弟子前来通传道。

    皇上与王老虎同时都吃了一惊,两人秘密在这里会面,按理说是十分地机密,但还是让锦    衣卫的人嗅到了什么风声,傅文在这个时候进入豹房,应该是听到    了什么风声了。王老虎朝皇上那边一看,皇上却是面不改色。

    傅文带了二十来个锦    衣卫朝着厅里而来,这样快的步伐,手上还提着刀,明里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快步地赶过来。

    傅文朝着手底下的锦衣卫使了个眼色,他们跟着傅文多日,对这些都    比较了解,傅文的一个眼色,他们马上就会意了,他们抽着刀,将厅包围了起来。傅文带了剩下的几人,向着厅里急匆匆地冲了进去。

    傅文刚冲到厅内,就将厅内放眼了一遍,除了皇上,身边还有几位女子之外,并没有其他    人。

    这些女人围在皇上身边,或是被皇上搂着,或是递酒给皇上。但傅文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儿,他要找出另外一个人,他需要找到的那个人,对他非常重要。

    “傅将军,深夜里,你来这里是来保护朕的吗?”见到傅文到处在找东西,皇上倒是先问上了。

    傅文回过神来,忙向皇上行礼道“皇上,微臣听到有黑衣人闯进了这里,所以特地带人过来看看。”

    “黑衣人?”皇上疑惑地看了看周边的人,“我们这边守卫有漏洞吗?有人可以随随便便进出?傅将军,你可要好好地给朕查清楚了。”

    傅文道“这边的守卫一直是锦    衣卫在负责,按理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漏洞,只不过今天晚上有人看到有黑衣人进入,这两人一闪就不见了,所以微臣认为他们有可能是来了这里。”

    “守卫既然没有什么漏洞,那么这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呢?”皇上问道,“有人看到?是不是这人看眼花了呢?”

    面对皇上的质疑,傅文倒是没有什么反驳。他的重点还是注意在厅中的所有人中,厅里除了皇上,还有其他几个女人,两个女人穿着单薄,露出了两个酥肩,她们依靠在皇上的左右两边,两个女子在皇上的前面,一人托着盘,头低着,另一人手上取着一个水果,不停地把弄着。

    还有一位女子却是将身子躺在皇上身边的毯子上,一袭长发披在她的肩上,盖住了她的整个面部,外人根本看不出她的容貌。

    傅文想一一看清这几个女子。

    皇上看出了他的心思,故意问道“你是怀疑朕的这几个女人有问题?”

    “微臣不敢。”傅文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他的眼睛还是像一只鹰一样,死命    地盯着这几个女人。

    皇上笑笑,突然间厉声道“大胆,这些姑娘都    是刘谨替朕找来,他对朕可是忠心耿耿,你连他都    怀疑,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微臣只是替皇上的安危着想,如果这些人中混进了刺客,伤了皇上,我们这些人都担待不起呀。”

    (本章完)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明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