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爷是病娇,得宠着! 384:萌宝的名字,怀龙凤胎?(二更

384:萌宝的名字,怀龙凤胎?(二更

小说: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周徐纺想想后,点了头。

    林秋楠眼角的皱纹里都是笑,又问周清让:“清让,你呢?”

    陆声抢着回答:“他也在这住。”

    姚碧玺笑骂她不知羞。

    饭桌上的氛围很好,吃着家常菜,话着家常。

    饭后,姚碧玺要去准备房间和换洗的衣物,犹犹豫豫地问了江织一句:“你和徐纺住一间还是两间?”

    周徐纺说:“两间。”

    几乎同时,江织说的是:“一间。”

    姚碧玺笑着说:“那就一间。”

    小姑娘害羞,脸上烧起了红云,像刷了一片胭脂。

    江织把他家这个脸皮薄的小姑娘挡到身后:“我在她房里打地铺就行。”

    姚碧玺也没问他干嘛打地铺,笑着说行。

    正在切水果的陆声:“清让,我也在你房里打地铺行不行?”她笑眯眯的,满眼的期待。

    周清让把她拉到外面说话去了。

    外头有漫天的星子,院里的栀子花开着,淡淡的清香藏在初夏的夜风里。

    周清让牵她到一棵栀子树旁,同她说:“长辈在,不可以说那样的话。”

    陆声没骨头地靠在他怀里,笑着明知故问:“哪样的话?”

    他一本正经地说:“不正经的话。”

    陆声笑:“这就不正经了?等我们同居了,还要做更不正经的。”

    他头撇开,耳朵红了。

    陆声追着他的视线:“周清让。”

    “嗯。”

    周清让转过头看她。

    她眼睛很亮,像天上的星星,目光直白、干净:“你明天回去的时候,要不要把我也捎上?”

    他们说好了,要同居。

    脸在发烫,周清让点头:“要。”

    正经不起来,这是他心爱的女孩子。

    屋里。

    林秋楠从二楼下来,她刚刚去了陆景元的画室,她这把年纪,不喜欢将情绪外露:“景松,你陪我喝两杯。”

    “您血压高,别喝了。”

    “喝一点儿没事。”

    陆景松没再劝,去拿了白酒。

    没在餐桌上喝,老太太进了书房。

    客厅的电视放着,在播广告,陆星澜坐在单人沙发上,腿上放了台笔记本电脑,手指敲着敲着突然说了句:“老太太上一次喝酒是两年前,实验室研究出了新药,能缓解我的病症,她心情好,喝了两杯。”

    今天也是,老太太心情好。

    江织没接话,只是给周徐纺剥核桃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陆星澜把电脑屏幕转了个方向:“这个电影也是你导的?”他在给老太太下电影。

    江织看了一眼:“嗯。”

    “老太太说她要看。”

    “这个不适合。”尺度太大。

    陆星澜点了叉叉,删掉。

    那个电影周徐纺也看过,谍战片,男女主有激情戏。

    “江织,”她拉了拉江织的衣服,小声地说,“我要上厕所。”

    江织问陆星澜:“卫生间在哪?”

    “往里走,左手边。”

    江织带周徐纺去了卫生间,他没有先走,在门口等她。

    周徐纺怕人看到:“你去客厅坐,不用在这等。”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

    他怕她摔到马桶里去吗?

    周徐纺进去了。

    江织靠着墙在等,陆家的灯都是暖色调的,把人的侧影照得柔和,他对面的墙上挂了一副画,是陆声六岁时的涂鸦,被装裱得很精致。旁边的楼梯口上有两条身高线,一条陆声的,一条陆星澜的,年岁久远,上面贴的卡通贴画已经褪色了。

    和江家处处摆放的名画古董不同,陆家到处都是生活气息。

    周徐纺出来了:“我好了。”

    江织还在看对面墙上的画:“徐纺。”

    “嗯。”

    他说:“我有点喜欢这里了。”说不清那里顺他的眼,可从他进这个屋子开始,他就觉得顺眼。

    “我也是。”周徐纺拉着江织一只手,歪着头枕在他肩上,看陆声那副色彩斑斓的画,“等我们宝宝生下来,你就教他画画,以后也挂在这里。”

    江织看她:“我教?”他摇头了,“我画画很烂的。”

    周徐纺正经八本:“原来你知道啊。”

    他画的画,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江织:“……”

    这时,姚碧玺从楼上下来:“衣服和洗漱用品都放在房间了,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周徐纺很礼貌地道谢:“谢谢大伯母。”

    “自家人,客气什么。”姚碧玺去厨房忙活了。

    江织愣神了一下。

    “你刚刚叫她大伯母?”

    “嗯。”周徐纺拉着他的手,左右晃着,眼里有小小雀跃,“你叫不出口,我帮你叫。”

    他想叫的,只是开不了口。

    江织不否认,揉揉她的头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周徐纺认真思考后回答:“因为我是你的小棉袄。”

    这正儿八经说情话的样子,很招人稀罕。

    江织带他的小棉袄去房间了。

    他关上门,先打量了房间,再带她去床上歇着:“困不困?”

    “有一点。”

    卫生间在房间里,姚碧玺应该猜到了林秋楠会留他们住,衣服和洗漱用品都事先准备好了,放在卫生间门口的柜子上。

    江织把她的薄外套脱下来:“你先去洗澡。”

    周徐纺很困,可是她很纠结:“大伯父腌了酸辣鸡爪,还要过会儿才能吃。”

    还惦记着鸡爪呢。

    江织好笑,蹲下去给她脱鞋子:“那你先睡会儿,好了我叫你去吃。”

    她说好,躺下了,手还拉着江织的手,没有松开:“江织,我是不是怀了龙凤胎了?”

    江织拿了床上的毯子,盖在她肚子上,他在她身边坐着,把她绑着的头发放下来“做胎梦了吗?”

    她摇头:“理想说酸儿辣女,可我想吃酸的,也想吃辣。”

    她心想,要是龙凤胎就好了。

    江织却说:“最好不要是龙凤胎?”

    “为什么?”

    “一次生两个,会更危险。”

    周徐纺把手放在肚子上,一想到里面可能有两个‘蛋’,就很开心,她说江织:“你怎么老往坏处想?”

    “能不想吗?”他理所当然的口气,“你是我的命,我怕死。”

    啊,好甜。

    周徐纺眼睛都要笑眯了,抱住他脖子,在他脸上乱亲:“那你一定会长命百岁。”

    江织把身体压低点,给她弄。

    她又不困了,坐起来:“江织,你以后会改姓陆吗?”

    “应该会。”

    总之,他不会姓江。

    “那我们宝宝还叫江糖吗?”

    他们以前说好了,不管男孩女孩都叫江糖,棉花糖的糖。

    江织毫无原则:“随你。”

    孩子叫什么无所谓,只要她乐意,叫二蛋都行,而且贱名好养活。

    周徐纺想想,又仔细想想:“好吧,叫陆姜糖。”

    “哪个江?”

    “生姜的姜。”

    江织:“……”

    她高兴就好。

    取名,周徐纺是认真的,非常认真:“你要不要也改成生姜的姜?”她觉得江织不会喜欢江家的‘江’。

    但是她叫江织叫习惯了,改别的名字会不顺口。

    陆姜织:“随你。”

    姜汁,姜汤。

    听着就是一家人。

    外面有人敲门:“睡了吗?”

    江织把周徐纺盖好,去开门。

    是陆景松上来了:“你奶奶让我送上来的,她今儿个高兴,就多喝了几杯,现在上不来楼梯了。”

    他手里端着一碟剥好了的杏仁,人没进去,站在门口说:“你奶奶跟我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对你,太热情了,怕你会觉得不舒服,太冷淡,又怕你觉得她不在乎你。”

    连留他住一晚,老太太都是在周徐纺那里开的口。

    “要是我们让你不自在了,你别憋着。”陆景松说着也有些眼睛发热,“自家人有什么话都可以说。”

    陆家人对他小心翼翼。

    跟许九如截然不同,许九如常把好听的话挂在嘴边,林秋楠却什么都不说,喝了几杯酒,剥了一碟杏仁,一盘糖醋排骨夹了一半到他碗里。

    江织没说别的,点头:“嗯。”

    陆景松把那碟杏仁给他,说:“徐纺,酸辣鸡爪好了,出来吃吗?”

    周徐纺从床上爬起来:“嗯嗯。”

    “那我先下去了。”

    陆景松下楼了,江织还端着那碟杏仁杵在门口。

    饭前,他吃了一颗杏仁。

    林秋楠以为他喜欢,就剥了一碟。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爷是病娇,得宠着!》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