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历史军事 > 应如妖似魔 336 奢比之尸(三十七)

336 奢比之尸(三十七)

小说:应如妖似魔  作者:金银错 
    后来……没有什么后来了,当晋侯回过神来的时候,神尊已经消失很久了,而晋侯又被晾了更久,那还不单单只是晾这么简单,期间无数动静都可怕得要命,晋侯觉得自己精神都快要被折磨得失常了,就在他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博多偏偏带着一大群人赶到了,彼时天光大亮,晋侯却仍觉得一切都是幻觉,只因明明前一刻都还身处在黑暗之中,后一刻他所在之地就成了荒山野岭,也怪不得他会这样觉得。

    “别过来……别过来,你们是什么东西变的?快快从实招来!休想欺骗本侯!”晋侯冲博多等一行人咋咋呼呼喊了半天。

    这一刻的晋侯早没了晋侯的样子,衣衫凌乱,长发披散,到处都沾了灰和土,更难以描述的是他浑身的臭味,来自哪里不难想像,晋侯当时还处于错乱之中,分不太清楚来的到底都是哪些人,要不然他恐怕得把见过自己这副模样的人全都灭口了才甘心,当然等后来他清醒了,也更难以找借口了,恢复了理智,就知道要不是博多他们费劲找到他,他还不知道要在那儿臭上多久,除此之外,他更怕的还是再被那神尊找由头上门折腾自己,所以如今他每做一个决定都战战兢兢,谨慎非常,哪里真的敢再去处置什么人,更何况是无辜的人。

    事实上晋侯也压根没那个闲工夫回头处理自己这桩糗事,主要是千崇殿的善后工作没完没了,而且不知怎么的还惊动了周国,周国为此专门派了人来,晋侯应付得焦头烂额,找了千万条借口,才总算把千崇殿的情况编圆润了,而且托了神尊的福,那三名巫师已先一步处理了冰冻的尸体和各种证据,只是让晋侯抓狂的是,所有的一切也随之消失了,连同那三名巫师都不知所踪,就好像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这是当然的,在晋国,除了他自己和失踪的三名巫师之外的所有人还真都不知道这一切真的存在过。

    什么叫自掘坟墓自作自受,晋侯统统都感受到了,虽然千崇殿的秘密不是从他开始,但却终结在了他的手上,而且终结得异常邪门。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晋侯被人找到的时候,“神尊”已将千崇殿地底的一切连同三名巫师一并打包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时至此刻,那三名巫师对“神尊”的身份深信不疑——容不得他们有半点怀疑,这“神尊”所做出的一切安排和行动都远超三人的想像,试问谁能将一整个地下室乾坤大挪移移到遥不可及的雪山之巅?又有谁能驾驭神兽和大蛇?更令他们确信的是“神尊”连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以至于他们连怀疑的念头都不敢生出一星半点,免得被“神尊”发现后再出点什么他们自身难以承受的幺蛾子。

    这边巫师三人在雪山上马不停蹄处理“神尊”交代下来的事宜,另一边近来的“神尊”总算得以换下厚重的伪装,擦了把汗走进早已充满了烟火味的小楼——那儿窗边的一角,阳光细碎洒进来,平和得不可思议,仿佛远离尘嚣,远离一切烦恼,只剩下平静和美好。

    那个角落还躺着一个应皇天,他又把书卷盖在了脸上以遮挡刺眼的光芒,偏偏整个人又喜欢赖在阳光底下,观言觉得这个人就该是这副不受拘束自在任性的模样,什么事都似乎算不上大事,但实际上这也许只是大事经历多了之后才得以换来的云淡风轻,观言更希望这个人一直都能那么悠闲,小楼永远都以这种姿态迎接他的到来,他就再没别的奢求了。

    观言也不急着说什么,只是给自己斟了杯茶慢慢品,时光的流动仿佛慢了下来,晋国发生的一切像是成了过眼烟云,这会儿都不再适合被拿出来细谈,连只在脑中想一想都觉得不怎么应景,该彻底放松,让这一刻完全变得宁静才能令他如愿。

    -----------------------------------------------------

    “大人,观大人。”

    有人在轻声呼唤,在如此静谧的时光里,不知为何却并不显得打扰,反而来得恰是时候,观言第一个反应就是也该来了,可是当他睁眼看去,却发现眼前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而且身影并非之前几次见到的人首兽身模样,而是隐隐约约的人形。

    “你找到身体了?”观言顿时高兴道。

    那个影子并未回答,轮廓时隐时现,看起来像是随时要消失掉一样,观言有些心急,总觉得还有事情没问,但怎么都想不起来,半晌后,那个影子才又道:“多谢观大人……”

    “不用那么客气,能够帮到你就好。”观言十分真诚地道。

    “……”那身影像是还要说些什么,可是影子越来越淡,仿佛也无力再多做停留,而某些念头观言在此时此刻怎么都留不住,只能任由身影逐渐淡去,他心中似有些微的怅然,可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身影消失,茫然之中,他感觉到这个“奢生”应该再也不会出现了。

    -----------------------------------------------------

    “醒了。”

    低而平平的声音出现的时候,观言的意识逐渐苏醒。

    原来他在无意识间睡去了,还梦到了奢生。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熟睡的位置正是先前应皇天睡着的位置,只是此刻夕阳西下,那时耀眼的光芒换成了橘红色的余晖,静静暖暖地流淌在窗边的角落,令人心神安宁,也难怪他能睡得如此安稳。

    “我好像梦到奢公子来跟我道别了。”观言坐起来,还有些恍惚,似是尚未完全清醒,不过他还是牢牢记得那个比起之前来模糊得多的梦,好像生怕之后被自己忘掉一样赶紧说给应皇天听。

    “那就代表事情解决了,可喜可贺。”应皇天淡淡道,语调里实在听不出“可喜可贺”的味道,不过观言早已习惯,对他道:“这次出现的奢公子不是之前的样子,是个人的影子,他应该找回自己的身体了,可是我之前仔细对过那些尸体和记录,并没有‘奢’这个姓氏啊。”他说的时候就想起来刚刚自己梦里想问什么了,那几具被冰冻起来的尸体里,分明是没有“奢生”的,那么到底哪一个身体才是奢生的?

    “公子,酒菜都好了,你们边吃边说吧。”香兰端来了酒菜,一一摆上了桌,道。

    观言趁着布菜的工夫去洗漱了一番,回来时暮色渐下,屋内的夜明珠已现出微光,那洒落的余晖逐渐变成了星星点点,悄悄退至窗外,又慢慢被暮色消融,正如梦中的身影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观言怔忡片刻,在应皇天的对面坐了下来。

    酒是醇香的糯米酒,菜是精心烹制的下酒小菜,先前又有奢生入梦来道了谢,这本应是事情完成后值得放松庆祝的时刻,可不知怎么的,观言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总觉得事情好像还没有结束似的,心里也不怎么踏实,应该还有什么事情被他落下了,但又因为不是太重要被他松松的放了过去,以至于他自己都有些摸不清头绪。

    “你是不是在想‘嗟丘’去哪儿了?”应皇天慢悠悠出了声,这声音像是从观言乱七八糟的头绪中拉出了其中一根丝线,瞬间找回了观言的注意力,于是观言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道:“是啊,‘嗟丘’去哪儿了?在这件事里除了最初奢生提及,之后根本就没有‘嗟丘’这两个字出现过。”

    “我也觉得疑惑,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嗟丘’。”应皇天道。

    观言有些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我们通过嗟丘去到了平阳城,试图在那里寻找嗟丘一地,觉得只要找到那里就能明白前因后果,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所以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平阳城或是千崇殿而非是嗟丘不可呢?”应皇天慢条斯理地说着,话语中的反问更像是在问自己,而非问观言。

    “是啊,为什么呢?”观言开始明白自己为何觉得混乱了,只因为实在有太多的“为什么”盘踞在他的脑袋里,盘根错节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找哪个出来才好,就好比这个‘嗟丘’,眼下事情已经解决了,它看来就好像只是个引子,那么再回去讨论它似乎并没有意义。可是如今被应皇天提了出来,观言自是立刻附和,只因他觉得如果不是应皇天有什么猜测或者结论,并不会把它放在头一个就拿来说。

    “据说你们巫祝在祝祷之后,紧接着就会将祷词烧给接受祝祷的神明。”应皇天忽地又说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事,观言虽是不解,依旧回答:“不错,既是祝祷,那么祷词便有祝福的力量,被念出来是一部分的力量,而写于符纸上的是另外一部分的力量,这一部分也要一并献给神明,便是通过焚烧的方式。”

    “若是如此,那么我觉得‘嗟丘’的由来就能够解释了。”应皇天道。

    “嗯?”观言仍旧无法将这两者联系起来,他看着应皇天,只觉得万分好奇,又带着学习的心态,因为应皇天都举出祝祷的例子了,可他作为正统的巫师,竟然还无法领会,实在太不应该。

    “‘嗟丘’应该是用了焚烧的方式,连通了奢生和你的梦境,而且我猜测这种被焚烧的文字也有某种规则,正如同你们写的祷词带有某种力量,普通写下来的文字焚烧应该起不到相同的作用。”应皇天说道。

    观言闻言像是突然开窍了似的,他“噌”的一下坐直了,喃喃道:“经由焚烧传递确切的文字,正好奢生是平山神,但这必须要有一个媒介,而且这样一来,奢生入梦就不再是单纯的梦境了,这的确能解释‘嗟丘’的由来,否则奢生不可能对‘嗟丘’完全陌生,至少在最后他找回身体时,总该想起‘嗟丘’才对,可是在梦中他只是跟我道了谢……”观言飞快地将几次奢生入梦的情形在脑中过了一遍,这几次梦境因为多次的谈论和回忆变得比寻常梦境要清晰许多,可是梦境终归是梦境,想要通过回忆梦境来判断是否有媒介的存在,基本没可能。

    “我们去问问她不就好了。”应皇天唇角勾了勾,淡淡道。

    这个“她”是谁,不言而喻,观言在应皇天说出“焚烧”联系到媒介之后,那个作为“占梦”的女子梦霞自然就浮现在了脑海里。他可没忘记在最初的最初,正是拜托了她来为自己占了一梦的。

    “可是我们之前也找了寞公子来问过,而且讨论过梦是不能被操纵的。”观言却道。

    “当时只说寞无法操纵,并不能肯定占梦也一样不能。”应皇天提醒观言道:“实际上那时我就让你去找她了,不是吗?”

    “唔……”观言无法否认。

    “怎么觉得好像从那时起,你就有些排斥去见她呢。”应皇天语带调侃地轻言。

    观言面色微窘,总不能说是因为应皇天的缘故吧,那梦霞几次通过他找应皇天,让他有些疲于应对,就怕找了梦霞后又要求他替她邀约应皇天,这种你情我不愿的事,观言只想避得远远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应如妖似魔》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