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小楼灯亮.艾尔巴·疾端着灯盏在房内四处走动.那昏暗的灯光却照到了萧子兰青白的面庞.

    萧子兰一双明眸死死的瞪着他.香汗从腮边低落.艾尔巴·疾看着她那哀怨的模样.不禁叹起气來.

    “别这么看着我.你若是交出來.便沒得这般事了不是.再说了.刚才子兰姑娘不是很欢愉么.那娇喘如......”

    “滚.”

    艾尔巴·疾就这般故意激怒她.这娘们倒是嘴硬的.到现在都不肯说.看看那脸和身上的青紫.何必呢.

    “快交出來罢.我要走了.”他伸出手.表情倏然严肃.

    萧子兰冷哼一声.“我就是不给.”

    艾尔巴·疾坐在榻沿.看着萧子兰这清瘦的模样.道:“美人怒.人是美了.若不是你跟只狐狸似的狡诈.我娶你回狐胡当阏氏也不错.”

    “啐.”萧子兰将唾沫星子喷到他脸上.

    艾尔巴·疾也不生气.抹了抹脸.忽然掀开萧子兰身上的被褥.一把拉住萧子兰抗在肩上.

    “你干什么.”

    “回狐胡.”他云淡风轻的说.

    说完.萧子兰更是挣扎得厉害.她才不要去狐胡呢.一片荒漠.还要当他的阏氏.她想來好歹也是命官遗女.怎的会看上这粗鄙的首领.

    “放开我.”

    艾尔巴·疾翻了个白眼.一掌劈到她颈后.萧子兰直接晕过去.房内顿时清净了许多.他扛着萧子兰.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将剩下的一把泼向跳跃的火烛......

    是夜.天上星宿如夜里的一笔白墨泼洒在夜的纸上.凛凛寒风穿行在营帐之间.吹得将士瑟瑟发抖.营帐外可看到里边跳跃的火光与那擦拭着利剑的影子.忽然一个身影如鱼般贯入账内.

    “听闻有人明日就要回去了.”

    慕红绫一身戎装.头发高高竖起.腰间配着大小长剑与匕首.模样又比在京时消瘦了些.

    坐在篝火旁的男人凤眼一瞥.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道:“你若是说要送本王一程.本王可是受宠若惊.要折寿好几年的.”

    “你若是能折寿好几年.我定送你.”慕红绫坐在李贤的对面.穿过扭曲的火光看着他.好好的京都不在跑來这瞎掺和.

    李贤看着手中擦得光亮的剑.能从剑身看到自己的眉目.又将剑收起.问:“说罢.來找我何事.”

    慕红绫从腰间掏出一小块洁白的东西.丢到他手中.

    “这是狐胡祭司的方骨.”李贤捏着洁白的方骨.趁着火光來看.晶莹剔透.十分美丽.

    “洛城飞书.馨儿怀上了.”

    “嗯.这我知道.我也得到消息了.”他忽然抬起头來看着慕红绫.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要给那未出世的孩子方骨.你疯了啊.”

    “这有什么的.”

    虽然这方骨的來源比较恶心罢.可來头确是不小.方骨是狐胡祭司特有的.长在祭司的......某个部位.死后等尸体化为尘土了.便能得到这么一粒.狐胡的祭司有很多.可乐意交出方骨的却少之又少.

    祭司在临死前会托人将自己的尸体埋藏起來.狐胡万里黄沙.只要抛在一个地方.风一刮.第二天准沒影.所以方骨就更是难寻了.

    李贤冷笑一声.道:“你还真是费劲了心思啊.你怎么找到的.别说你行军之时风一吹.吹你手上了.”

    慕红绫也学着他冷笑一声.“说得这方骨真便宜.你且带给馨儿便是了.”

    “嗤.还真是上了年纪就信这些.要是这方骨真能保平安.你说.那些祭司怎么会死呢.”说罢.李贤不屑的将方骨收起來.“你可知艾尔巴·疾的事.”

    “知道.不过知道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进进出出的.滑得跟泥鳅似的.”

    李贤又掏出一柄匕首.缓缓的擦拭.“听探子说.是南下去了.他好似一直沒出过大凉.”

    “呵.你的探子可靠么.如果是真的.那军中的探子又能每日说上一说艾尔巴·疾每日去了哪.做了什么.”

    “估摸是替身罢.你们的探子.啧.脑子不行......”说罢.还嫌弃起那军中的探子來了.若是被那探子知道了去.定要在背后骂了李贤的祖宗三代.

    “你说他南下作甚.”

    “找帮手呗.皇位不在他身上.寝食难安啊.上次我见着他.还不是这样.还美其名曰什么來着的.不过他估计也找不到什么人.”

    慕红绫看着他.冷笑一声.道:“那也倒是了.有你在.哪有人敢造反啊.你沒反便是不错了.”

    “嗖..”李贤忽然将匕首扔向慕红绫.慕红绫一个侧身.匕首问问的扎在了慕红绫身后不远的木桩上.

    “嗯~够利......”他起身.走到慕红绫身后.拔下匕首.“你难道就不觉得我皇兄不太适合当皇帝.”

    “那你且适合.至少他够无情.悟明了所谓的王道.”

    “可他杀了他的兄弟.”

    “可护住了你.”慕红绫一句.就将李贤所有话给堵死了.

    这个道理.至今也沒人晓得是为了什么.李宏还留着李贤在这世上.是因为曾在一起.被同一个女人养大罢.还是别的什么.

    李贤未语良久.慕红绫起身悄然离去.她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当年本以为李宏会一杀到底.以除后患.可还是留下了最富有计谋的李贤.

    不杀便罢了.还封侯加爵.赐地万亩.赏银千两.一路让李贤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李贤也算是争气的.宫内估计有一半的人都是他的罢.江山易主之事.只要他想.沒准还真能成了.

    李宏兵行险招也不知唱的哪一出.这不是摆了一把刀子在颈上么.连带着所有忠心耿耿的朝臣担惊受怕的.

    慕红绫出了营帐.发现慕樊辰真在账外候着她.待她一出來.便将毛皮披风盖在慕红绫的身上.

    “姑姑.他什么反应.”

    “也就那样吧......沒想到我们出來那么久了.馨儿都要当娘了.”

    说到这.慕樊辰长叹一声.道:“也是可惜了我的好妹妹.非要跟他.”

    慕红绫哼哧了一声表示自己不太满意这说法.毕竟樊华还是她一手带大的.跟亲儿子似的呢.

    “樊华虽然感情上比较淡漠了些.为人也比较冷血.但是对自己人还是好的.护短.往死里护.

    馨儿跟了他.虽不能保证她开心.但是以后生活无忧定是可以的.那小兔崽子本事可大着呢.现在我管不着他.管不了他.你就看看他会蹦跶成什么样儿吧.”

    按着樊华那性子.做事就是看心情的.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來.鹤舞都跳了.还有什么事不敢做呢.仔细想想跟李贤还真是挺像的.只是李贤身负重担.还算是有担当的.

    慕樊辰听她这么道來.心中的忧虑又不免多了两三分.看他在家中做的那些事.再加上自己娘亲之死似乎与他沾边.怎么想慕馨都不该同他在一起.

    “你看.今日的星宿挨得好似挺近的.特别是那两颗.是不是.”

    慕红绫抬头看天.这双星似乎一直挨着挺近.以前倒是沒发现.只是最近越來越近了.

    “走罢.我们去同你爹说事.”

    账内.李贤躺在褥子上.看着帐顶.心中有些烦乱.一來是樊华的事情.真的不大好处置.之前他逃婚之时恨不得撕了他.现如今他有与慕馨有了孩子.是该放过还是继续困住自己也沒个准.

    二來又是为了朝廷之间的事情苦恼.看那李宏的样子.想反却下不來手.而且兵权还在这慕家的手中.可不反自己做着皇帝的累活还沒点甜头.加上凌相总变着法的打压自己提升自己的党羽.最近真是步步维艰.

    正想着这些烦心事.账外传來粗犷的歌声.那调子似曾听过.李贤疑惑的走出营帐.看见几个将士正围着篝火正烤着肉.边唱着歌.那调子他也想起來了......

    “长剑破西风.长缨如游龙.枪走奔雷过.何处应长风......”

    这曲这调......还是同李宏一起学的.那时候母妃圣眷正浓.唱得一嗓子的好曲子.自己那沉溺于戏台的父皇每日都來听曲子.听得他们耳熟能详.

    可先帝不让他们唱.说是帝者.不应会此.应勤于诗书.学习孔孟之道.可他自己却爱听得不行.

    “如果我皇帝.我就给你吃好的.穿好的.我有的.你都有.”

    此话不是他道的.是李贤自己年幼时在梅花树下同他道的.他当时可是想当皇帝想疯了.

    “当皇帝有什么好的.又累.还不如我当呢.东西都给你.事情我來做.”这才是李宏同他道的话.

    事实.李宏做到了.拿到了皇位.也不杀他.还给了他当初许诺的.

    这便是他不杀他的缘由吗.

    他得到了天下.分羹给了他钱财.可是他再也不似以前那般同他说笑了.他手上沾染着自己兄弟的鲜血.用计谋将他们的草包太子哥哥弄下台來.虽然.这事情.所有人都有份.可提着太子头颅來见他二人的.可是李宏的侍卫..相如.

    何为王道.赢者便是道.

    “长剑破西风.长缨如游龙......”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