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菩提诈风波

菩提诈风波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慕樊华与慕樊辰一直喝到皎月将落之时,方才醉醺醺的回到府上。慕樊华被青森架回房内,刚上了床便一泻千里,还是青森呈来的解酒汤才安宁些。

    迷迷糊糊,慕樊华爬起来解手,青森却从房梁上跳下,将慕樊华吓得神志清醒,手一抖尿全洒了出来。

    慕樊华快速将裤腰带勒好,大骂道:“吓死爷爷我了!你……你这么晚干嘛?”

    “属下只是听闻有动静而已……”

    “我不过是起来解手,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慕樊华喝了杯水,躺回床上。

    “四更天!咚——咚——咚——咚——”更夫在道上报更,待响声过后,慕樊华正要安心入睡!

    “嗒嗒嗒——”

    一阵响声,是从头顶传来!这是瓦片才会发出的声响罢,若是在白日到还能说是野猫杂雀,只是这四更天,怕是只有一些个夜猫子吧?

    慕樊华给青森比了个手势,青森便跃回房梁,两人假意睡过去。

    青森与慕樊华半眯着眼睛,忽而看到一阵床边一阵烟雾,莫不是迷魂香!慕樊华侧过身,将面朝向外边,被子盖到鼻子下边,使劲的掐着自己人中,疼得自己受不住了才撒手继续装睡。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个穿得黑漆漆的人从窗口进入漆黑黑的房内,差点还碰倒了窗边的兰花。黑衣人似乎很是大胆,也未检查慕樊华和青森,便直径朝着书桌走去。从胸口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塞到一堆画卷之中。

    慕樊华可是看得真切啊,到底是何人啊?虽是蒙面,可身子瘦弱轻盈,身上散出女子喜用之花香。在这府内,还有这等人?不对,将军府内……即是将军府,想来会些功夫也是很正常的。想着忽然没注意动了一下,发出布料摩擦之声!

    那人缓缓的朝着慕樊华的方向走来,青森在房梁上瞪着眼睛,慕樊华将手伸出被外,比了个手势,青森无奈只能干看着。

    黑衣人走到床边,站在那,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樊华,好似一个鬼魂,特别是直勾勾的眼神,慕樊华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感到背后发凉。慕樊华翻了身,转到另一边去。黑衣人从腰间拔出锃亮的匕首,猛然刺下去……

    停在慕樊华太阳穴两寸之上的地方。

    青森看得呼吸都停了下来,慕樊华也是暗自的冒冷汗。黑衣人看慕樊华毫无动静,将匕首收回,一个翻身跃出窗外,将窗子合上。

    慕樊华未敢立即起身,还是等了好一会,确认了黑衣人不会再回来才做起来。他擦擦自己额上的汗水,叹了口气。

    “呼——真是吓死我了。”

    “少主无碍?”青森从房梁上下来,为慕樊华倒了杯水。

    “无碍,无碍,那人若是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何必又去书桌那边弄什么乱七八糟,她不过是想试试我是否醒着,我若避开,她定然会再刺过来。”

    “那人去书桌那边做了甚?”青森问。

    “看看便知。”慕樊华走到书桌边,把画卷全都从瓶子里倒出来。

    “啪——”瓶子里掉出一串珠子。

    青森拾起,递交慕樊华。慕樊华对着月色细看……这串珠子是菩提根做的,好生眼熟……

    慕樊华思虑下,将菩提根手链给青森,冷冷的道:“把它放老太太那去。”

    “这……”青森不明其意。

    “悠着点,老太太可是过来人大风大浪见得多了,你下手可小心点。放在老太太的首饰盒里就够了。”

    “是。”

    慕樊华打个呵欠,伸伸懒腰又一觉睡到大天亮。到底是哪个不知死的王八蛋敢这么做?睡足了再去看看府内什么动静。

    “少主,少主……”青森站在床边,推搡着慕樊华,慕樊华不耐烦的翻个身继续睡,看他这般,青森将被子一掀。

    慕樊华打了个激灵坐起来,问道:“什么时辰了?”

    “正午食时。”

    “走走走,更衣,吃饭去!”慕樊华火急火燎的想要出门去。

    青森扶着慕樊华,兴许是二人昨夜里睡得不大好,面色都有些蜡黄了,加上慕樊华早上一睡到正午早饭没吃,双条腿都酸软无力。

    慕樊华走到饭桌前,大家都已经开始动筷了,他一屁股坐下来,显得有些无礼。

    “樊华,怎么今早不与老祖宗问安啊?”慕忠诚苛责道。

    “唉,也不知道怎么了,昨晚睡到了现在,都没醒过来,明明是与大哥哥一齐去喝的酒,大哥哥也明明醉得比我厉害些,怎么我就是起不来呢,真是奇怪,害得我早饭未吃。”

    “若是有心,怎么的也是会起得来罢。”二房聂萍讥讽道,不时的看向老太太。

    “娘……二哥哥不是那样的人吧。”慕馨扯扯聂萍的袖子,小心翼翼的道。

    “你又知道他不是?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主。”

    老太太把筷子拍在桌上,怒言:“吵什么!吃个饭都不能安静些?”

    慕樊华抄起碗筷,急速的扫荡过桌面。凡是聂萍看上的菜都以眨眼的功夫消灭掉,待他吃饱喝足,二房都傻眼了。

    “哎?柳姨娘,今日怎么吃得那么少?心神不宁之相。”慕樊华看向三房柳如梅,她正坐在慕樊华的对面,筷子拿起又放下,来来回回好几次,还不时的叹着气。

    “对呀,妹妹今日是怎么了?”萧菁菁假意问道。

    “我……”她欲言又止。

    慕樊华看在眼里,听闻这个柳如梅身子羸弱,性子也是不温不火的,流产了两次膝下无子。家在洛城,是慕忠诚去到洛城看上的,便娶进门。只是嫁稀随稀嫁叟随叟,便到了京都这,离家万里远,唯有思乡之情的书信一封。

    当初进门之时,萧菁菁和聂萍可是百般阻挠。聂萍诞有慕馨一女尚未无子,且还有理由阻止她。只是这萧菁菁,已然有了慕樊辰却不知道安的什么鬼胎。

    “妹妹,有何难言之隐,不妨直道,都是自家人。”萧菁菁还真是皮里春秋啊,想来也不是萧菁菁干的,看她这幅模样,她定是以为柳如梅出了什么岔子。

    “唉,那我就说了,当初我嫁进慕府,我娘给了我一个菩提坠子,便是算进了嫁妆里的。谁知道还没几年菩提坠子就不见了,接着我连续两次小产,我在信中同我娘诉苦,我娘是觉着这是丢了菩提坠子的报应啊,她便又寻来了一串菩提根,是由高僧加持过的,我天天戴在身上,可是昨晚我放在枕边,今早便不见了!”

    “是不是似锦给你放别处了?”慕忠诚言。

    “怎么可能!似锦是我的陪嫁丫头,最是解我了,且我问过她,她也说没看见呀!”

    慕樊华暗暗观察柳如梅,可情之深意之切,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到底是谁要加害于他呢?

    “那便是出了家贼……”慕樊辰冷冷道。

    萧菁菁听到慕樊辰这句话,仿佛惊醒一般,两眼放光,忿忿道:“召集府内上下所有人!我倒是看看,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哼。”

    下人将桌上佳肴撤下,换上清香的茉莉花茶与精致的点心作为饭后茶余。大家便还是围坐在一起,看着府上所有家丁女仆聚集在前院。

    “苏妹妹怎么没到?”聂萍问道。

    是了,今天都没注意到苏烟儿没到场,莫不是她?不对,这是曼姨的人,怎么会加害于自己?且她不到场,嫌疑最大,谁会这般把自己陷入事情当中。

    “去,把她叫来。”萧菁菁对着下人冷冷的道,眼里迸出火花,小蹄子真是不把自己这个主母放在眼里。

    慕樊华饮了一口茶,在青森耳边嘀咕什么,青森点点头,又继续站在一旁如一块木桩。

    “大夫人?还是赶紧审吧,别耽搁了大家的时间了。”慕樊华嘲讽道。

    萧菁菁起身,提着裙摆,缓缓步入下人之中,冷言:“今儿,咱柳姨娘随身戴着的菩提根可是丢了,你们当中……到底是谁拾到了呀?”

    下人不语,尽缩头夹尾。萧菁菁又接着道:“你们不语,那便是出了家贼咯?”

    下人依旧不语。

    萧菁菁一甩袖,冷哼一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

    一些个家丁站出来,毕恭毕敬,想来是萧菁菁的人了。

    “给我一间一间屋子好好的搜!谁找到了柳姨娘的菩提根手链,重重有赏!”

    慕樊华心里冷笑,一间一间搜?这将军府内房间百余,这是要搜一整天咯?即便是这茉莉花茶再醇香也怕是众人难挨啊。

    “大夫人,这府内房间百余来,大家总不能在这干等着吧?不如大家各回个的房,谁也不许踏出房门半步可好?”慕樊华言。

    “嗯……樊华言之有理,即是这般,大家散了,都回房内,没搜到的不许出来!”慕忠诚接过话,一开金口,禽鸟尽散。

    慕樊华回到房内,将门窗紧闭,对青森道:“我交代你之事,莫要惊扰了府内的主子们,要不动声色的给我好好的把她祖宗八代给我查个遍,知道了吗?”

    “是……”

    “今日,我们且好好休息,就等着看好戏吧。”

    “这……”青森犹豫了,毕竟是要照看主子的,这么肆无忌惮的休息,他可是从来没有,往日也是见着主子在安全之地他才能在一个角落眯上一会。

    慕樊华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现在毕竟不是在梨花谷,是该改改做派了,该休息就得休息,你的主子是我,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无需置疑。”

    看来,是要再找个侍卫与青森日夜颠倒的轮班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