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一声声稚嫩的声音从马车传出.樊华坐在车内.看着樊城上蹿下跳.那小曲哼不停.他抱住他.

    “城儿出來是不是很开心呀.”

    “是呀爹爹.城儿好高兴呀.你说新疆长什么样.跟我们府上一样落雪吗.”樊城眨巴着大眼睛.如墨的发丝半披在身后.怎么看.都不带着樊华身上的一点妖媚.

    樊华摸摸他的小脑袋.想了想.道:“新疆.很多地方......都是红的......落雪嘛......应该会罢.”

    他刚说完.听到车外一阵动静.一个脑袋从外边钻进來.慕红绫笑呵呵的看着樊城.她可喜欢这娃娃了.人小鬼大的.同樊华是俨然不同的面孔.曾一度惹得樊华不高兴.

    “城儿.”

    “姑奶奶.”樊城一把搂住慕红绫的脖子.叫得可亲了.因为行军多日.路上吃的沒府上那么好.加之慕红绫近日老给他带一些小东西吃.见到她比见到樊华还亲.

    “城儿乖.姑奶奶有事要跟你爹爹说.你拿着糖糕去找鹿化他们玩好不好.”慕红绫掏出一个兔子模样的糖糕放到樊城手里.樊城虽然不太想去.不过为了这糖糕勉强点点头跑到车夫坐那与鹿化为伴.

    慕红绫见他出去了.将车帘放下.坐到樊华的身旁去.樊华侧躺在马车上.一手托腮.一手拿书.对慕红绫实在不放在心上.

    “怎么.”樊华问道.

    “京都飞书......老太太病逝了......”

    樊华眉毛一挑.坐起身來.看了她一眼.道:“死了.不是说之前病好了么.怎么就病逝了.”

    “兴许是老了.熬不住.也可能是回光返照罢.”

    “哦......那干我何事.”樊华漠然道.

    “你爹他......最近有些闷闷不乐的.你是不是要去劝解一番.”

    “呵......”樊华忽然笑了出來.他将书摔在一旁.看着慕红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叫我去看他.若是最后一面.我定去.”

    也是这样.就把慕红绫给轰走了.也不知道慕红绫是怎么了.自从不带他后.整个人是越來越天真了.不.应当是沒脑.

    他甚至不在乎慕家人的死活.老太太死了能如何.慕忠诚死了又能如何.

    樊城从外边回來了.看见樊华那冷冰冰的模样.上前去.将手用力的朝着中间挤.眉头拧在一起.问:“爹爹.姑奶奶跟你说什么了.你好像不开心呀~”

    樊华敷衍的摸摸他的脑袋.道:“沒什么.糖糕吃完了.”

    “还沒......”樊城说着从阔袖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油纸包好的糖糕.“爹爹我分你一半儿~”说着.把那可爱的糖糕兔子给从中折断.自己拿了头一口吃掉.留给樊华最大的身子.

    樊华愣了愣.看着自己手中那兔身.用手也分了一半.将兔身一半给吃了.一半又交回了樊城的手中.道:“青森叔叔不在.他不能跟我们吃了.城儿吃了这半罢.反正爹爹也不喜欢吃甜的.”

    樊城疑惑的接过樊华手中的一半.明眸映着那糖糕.不知世事.樊华看他那乖巧的模样.心中很是满足.

    他兴许不该带着樊城去那战火纷飞.尸横遍野的疆域.他兴许该告诉他青森才是他的爹爹......他兴许......当初就不该叫他活在这冷酷无情的战国之中.

    因前方战场只留有一半的将军.不及赤阳大军.接连数日.传來噩耗.边城诸地正不断重归赤阳.

    大凉本在此前一战中得到了珠港以东的疆域.如今.李贤半月不到.便打到了将近玉泉关一带.前线不断有将军战死.那军令从前方发出.变成了李宏的梦魇.他叹息着.却无法改变.他只能盼早日到达边境做好防范.

    那李贤还算好的.慕忠诚得知边境七名将军其中五名战死前方.握着军书.一口热血喷洒在了那黄土之上.接下來的行程中.慕忠诚的身子每况愈下.步履维艰.

    也在此时.青森与萨柯日夜兼程抵达了洛城.次日即将去寻那老叟.

    又过十日.李宏抵达玉泉关.大凉军队节节败退.退居玉泉关.不巧.那日李贤乘胜追击.正攻到了城楼下.

    李宏站在城楼上.看着李贤八抬大轿半倚在上边.纱幔飘得狂乱.能从其间看到李贤的身影.却迟迟不肯出來见他.

    似乎李贤也在下边看到了他.沒过一会那赤阳大军如退潮般散去.李宏站在城门楼上算是松了口气.

    樊华站在上边也看到了.若非三知夫人道他身子不好.他怎么也不相信李贤会弱到要放哪白色帷幔.若按以前的性子.李贤是巴不得身穿最华贵的衣裳.花枝招展的站在大军中央.成为众矢之的才是他的目标.

    “陛下......”当李宏从那城楼上下去的一瞬.樊华凑到他身边.目光闪烁.礼数周到.

    “樊卿何事.”李宏阴着脸问道.

    他刚才俨然看到了李贤的大军.那装备精良的铁骑......蓄势待发的弓手......若不是他站在这城楼上.怕是一日不到.这玉泉关也会成为李贤的囊中之物.

    “臣......想作为我军來使.当一回说客......”

    樊华是无论如何也沒想到李宏如此的爽快.为此.他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故人......樊城扯着他的衣角叫他别去.可他不得.他要去.他要问清楚那三知所说是否乃真.

    一骑红尘.樊华骑着宝马去到了一里外的赤阳军营.说明身份后.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到赤阳军营的最深处.

    “那日一别.卿无恙.”李贤半躺在床榻上.双眼下陷.脸色苍白.军长内弥漫着浓浓的药草味.

    樊华凑上前去.他还是昔日的贤王么.那个什么九阴毒.真当如此厉害.他坐到李贤的床榻.地上丢着好几张染着血的丝帕.

    “我就知道你会來.我早就叫人看着了......三知是不是找你了.”

    “你都这样了.还要行军打仗.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是李宏欠我的......我知道你心存疑惑.不用多问了.三知所说句句属实.我一身的金银.包括这皇位......在我归西后.将通通属于你......”

    “为什么.”樊华诧异的道.他知晓李贤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豪爽.但也不会完全放弃这些身外之物.

    李贤忽然凑到他跟前.拽住他的衣襟.龇牙咧嘴的道:“因为我命不久矣.你明白吗.我现在拖着这身子勉强能行军打仗.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看到李宏去死.用他的命.來偿还他之前欠我的......”

    他也不想死.他还沒好好的享乐.他还沒坐到那大凉的龙椅上......可他的身子.日益冰凉.现在入秋了.他甚至要穿着厚重的裘衣才能出门.他的侍从每日要花费大量的精气神替他上妆.施粉.描眉.他不能叫探子看出他已病重.

    “樊华......我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我也不想......每当阴毒发作.我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如同被万跟细针刺穿.生不如死......纳兰氏族的旁系來刺杀我.我甚至不能运功......你知道我多难过吗.”他这辈子少在人前落泪.这次却将心里的苦都同樊华说了.他瘦如枯骨的双手紧握着樊华的衣裳.头深深的埋在樊华的身上.似失去了气息般.

    “我知晓你來是当说客的.但我意已决.磐石不移.你告诉李宏.此战.我们二者.只能留下一个.”

    反正......

    只要他们一个死......

    另一个也会死的......不如就这样一起去死吧......

    这样......他们就不用在乎什么皇权了......他就能属于他了......

    樊华带着他的话回到了李宏那.他并沒有说李贤的状况.他相信李贤也不会喜欢这样的.他不需要怜悯.压不需要任何人去可怜他.他需要的是拥有一个亲手杀了李宏的机会.

    李宏得知李贤的话.气得一整日粒米未进.当夜睡梦活生生被气醒了.

    另一头.慕忠诚早已令千军严阵以待.连夜找來了刚才前线下來的的两名将军.与所有武将共同商议.

    但不如他们所愿.天还未亮.一束火把.在那黑夜之间点亮......未过一会.许多火把都开始燃烧.就好像夜里幽幽的狼眼一般.忽明忽灭.

    当所有火把亮起.那守夜的守卫已被火箭射杀在了城楼上.那是进攻的信号......刹那.人声鼎沸.赤阳大军如饥饿的雄狮一般扑向玉泉关.

    九天雷动.号角长啸......

    李宏从睡梦中惊醒.听这阵仗.定是李贤夜袭玉泉关了.他穿上靴履.外衣也沒穿.跑出了房门.

    外边人声鼎沸.所有的人都在四处奔走.他看到城楼那边.火光冲天.还能听到木桩撞击城门的声响.

    他奔向城楼.途中忽闻欢呼声......不妙......已攻入城内了.

    忽然从路旁冲出一人将他扯到一侧.定眼一看.是樊华.他衣冠整齐.他彻夜未眠..他怀中抱着懵懵懂懂的小樊城.睡眼迷蒙.与那响彻天际的厮杀声成了不同的景色.

    “先躲起來.大将军的援军就要到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