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新王登基.艾尔巴·疾减免了整个狐胡三成的粮税.尼古的大军如今也归他所有.是有谋逆者.杀无赦.当是了解百姓疾苦.艾尔巴·疾将南下的大军一举召回.浣月的北部兵力得以缓解.

    北部大军多是秦燕二王之人.他们既能一齐北上抵御强军.自然是已联结在一起了.

    不出樊华与青森所想.不日.秦王整装待发.打算率军南下.借增援珠港为名.途径月城.不论是谁称王.结局都一直有一个.逼宫.

    只是樊华不曾料到.秦王视死如归.手下死士不计其数.势要夺了皇位给秦王.他真是不晓得这秦王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叫他们至于这么拼搏.

    这些计划他们自是不知道.知道了也沒法说出去.秦王的一肚子的计策.若是这个方法行不通.自有其他的办法.这招路路通.除了秦王一人怕是再也无人知晓了.

    秦王一直在封地等待着大军归來.樊华也养了许久的病.这期间.小老头不停的想用他试药.可青森却不给.樊华看得干着急.

    将近小年.大军归來.秦王率军南下.被软禁在王府的樊华也一同动身.好在秦王有点良心.给他弄了马车.不然叫他一个伤患如何熬过这坎坷的路途.

    青森将他搬上马车时.他已能坐起身來.只是这腿伤得厉害.大雪不停的下.寒气一直侵到他的腿骨中.是一种钻心的疼.就算是在马车内烧了银炭也还是疼的不行.为了减缓这疼痛.小老头给他开了一些止疼的药.青森怕药太烈对身子不好.悄悄的叫他开了一些弱一些的药.

    樊华是受不了了.天天捂着腿在那嗷嗷的叫.他又沒法说话.不然他就撩起衣袖要给小老头理论一番了.青森也是沒办法.在半路寻了一些香给他点上.这样他睡多了.就不觉得疼了.

    效果还是有的.樊华睡的时间越來越长.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到了月城时.整个人都胖了一圈.腿骨也好了大半.

    军队从秦王的封地一直到达角城.再从角城行一段路.然后全军乘水路到达月城.正是顺流.再有半月就能到达月城了.可以杀他个措手不及.

    一日.樊华正躲在厚厚的被褥下睡得香甜.青森急匆匆的将他推醒了.他不耐烦的瞥了眼.继而转过身又继续呼呼大睡.

    “少主......纳兰堇称帝了.”青森在他耳边悄声道.

    这细如蚊声的音传入樊华的耳里宛如宁夏之雷直击他脑海.他一把坐起來.傻了吧唧的看着青森.整个人有些恍惚.

    他蹙眉看着青森.眼睛眨巴了两下.青森又继续道:“秦王刚接到的消息.现在整个人已得红眼了.”

    樊华叫他拿來笔墨.在纸上潦草的写上字.问他:“纳兰堇如何登基.”

    “听闻是......纳兰连山临终前写的遗诏......之前秦王抓住龚太医时.纳兰堇已绕道提前回到了月城.因为三知夫人一直死撑着沒将遗诏交出來.所以才留了一命等着纳兰堇回來的.

    因为纳兰堇是女子.所以回宫异常的顺利.不过三知夫人将遗诏拿出來后许多大臣不大相信.当场给了三知夫人一耳光.若不是纳兰堇拦下來.怕是要上重刑了.”

    打耳光......

    樊华听到此处.轻笑一声.浣月不比大凉.听闻浣月女子的脸可是不能打的.若是打了.那可是对女子最大的侮辱了.比问候一声娘亲还要严重的.

    “然后呢.”樊华在纸上问道.

    “后來他们找了人.验了字.确认了是纳兰连山的亲笔.就沒人敢跳了.这已经是月城前几日的消息了.算一算日子.她如今也登基了罢.那少主你......”

    樊华疑惑的看着他.纳兰堇登基关他什么事.他们尚未成亲.自然不算是夫妻了.纳兰堇这脾气怕是称帝了之后会将这事推得一干二净的.倒不如顺水人情不提为好.这样她还对他有些好脸色.

    他们二人正说到一半.小老头提着药箱就进來了.大影站在他身后.依旧是淡漠的样子.

    “他说把平安脉.”大影冷冷的说道.

    樊华将手腕伸出.小老头却将他的手放回被褥中.讪笑道:“呵呵呵......郡王.你看你都哑了那么多天.想不想说话呀.”

    樊华点点头.虽然知道这小老头是给他下套的.可这心愿始终是藏不住.

    “老夫前一阵弄了一些药.不知能否医好郡王你.而且吧......”说着.小老头顿了顿.“这药呢.有些毒.之前青森不叫我给你试试.怕你被毒坏了.不过这份是老夫精心研制的.就这一次.”小老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可是这浣月数一数二的郎中了.若是医好了这郡王沒准就成了浣月第一名医呢.

    “不行.”青森站在旁边.激动得很.就要将小老头打出门外去.却被樊华拉下了.“少主.”青森急得跳脚.樊华却点点头.张手就问那小老头要药.

    小老头也是有备而來.手脚麻溜得很.看到樊华同意了.跑出去沒一会端着一碗温热的汤药进來.

    青森瞪着眼就看他的主子将这臭气熏天的汤药给喝的渣都不剩.他将碗夺过來.看见樊华那拧在一起的金眉.

    “呃......”樊华吐吐舌头.看样子这药真的非常的难喝.往日喝补药都沒这般的表情.

    “说.你在里边放了什么.”青森看着樊华那一脸恶心的模样.二话不说揪着小老头的衣襟凶神恶煞的.若是樊华立马出现不适.他真能活剥了他.

    小老头在他手上挣扎了一会.道:“也沒什么.就一些蛇毒之类的......”

    “蛇毒..”青森瞪大了眼.将小老头从地上拽起.他竟然给樊华喝蛇毒..看他不打折了他的手.

    他欲要挥手而下.樊华拽住他的手.大影走过來将小老头从青森手中救下.又替樊华把了脉.确认沒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

    樊华这也太冒险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就一口吞.若是秦王在里边加点砒霜.现在怕是早就口吐白沫要丢到围水里喂鱼去了.

    大影正要松口气时.樊华忽然眼睛一花.差点从床上倒下.大影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青森重新将笔墨端到他跟前.

    “少主..你是不是觉得不舒服.你写出來叫我们知道.”青森焦急的道.

    樊华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手握住毫笔.一提起这笔.手就不停的打颤.如此抖他根本无从下笔.到了后來更是火气一上來将笔摔在地上.他捂着脑袋.喘息急促.一直不停的在冒汗.

    “楞着干嘛.还不过來看啊.”青森转过头对着小老头吼道.

    大影站在一侧.眼神有些玩味.他从來沒见过青森火气上來的模样.樊华这一病.青森的就耐不住了.真不知该用什么词來形容更恰当.

    小老头被青森这么一吼也是吓到了.他虽然早就知道可能会诱发一些病症.但是沒想到青森会这般的生气.往日都还算和气的一个人.到了这时候就大变样了.

    他赶紧提樊华看了看.虽有不适之感.可脉象摸起來却沒有那么严重.他弱弱的道:“这......脉象比以前好多了啊.是不是管用了.”他强装笑容.真是怕青森给他活剥了.以前他给秦王办事不周到的秦王都是骂一顿就过了.

    青森瞪着他.好多了.

    “你说好多了..好多了少主怎么这样了..”青森音调高了许多分.门外的侍女听得都一身的寒气.

    樊华看那小老头被青森吓得哆嗦.拽着青森的衣角.朝着小老头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这药是他选择喝的.跟这老头沒关系.若是医不好.死了.也是他的事情.干别人何事.

    “啊......”樊华轻吟一声.拽了拽青森的袖角.神色之柔.叫青森似见到了在梨花谷时那个小主子.

    他转过身.坐在樊华身边.从袖中掏出一张帕子替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渍.真是太心疼他了.这情况倒不如回了梨花谷.出來这么久.过得比在谷里还辛苦.

    “你......”青森想说他两句却看他如此虚弱又不忍下口.只得叹气.

    “想着怎么心疼人.不如想着怎么保命呀.”大影站在一侧.看着两人主仆情深显得有些不自在.只好岔开话來缓解.

    青森与樊华疑惑的看着他.不知此话何意.

    大影双手抱剑.思绪远走.道:“纳兰堇如今已称帝.樊华与她之前也算是交好的.你们说秦王会不会放过樊华.”

    “少主好歹也是大凉的二品郡王.说杀就杀.他不怕.”

    大影冷笑一声.“敢逼宫者.还有何不敢做.现如今就只能赌樊华的价值.还能支撑所有权势留他一命.”

    说到这.青森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感觉.“当然还有他们想要的......谁敢动我少主.我定叫那人此生唱尽断肠歌.棋盘无棋子.要死就一起死.”

    大影打量了他.不做声.如此执念.算是好的.好歹必要时还能撑过去.他是过來人.知道到了绝境时.非常需要一种念头支撑自己.他的执念是活下去.而青森的执念是樊华活下去.

    他们似乎毫不在乎外边的耳朵.就算秦王知道了也沒关系.他这么聪明的人.防也防不住.船到桥头自然直.若是出招到时候再想着拆招就是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