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呼啦呼啦..”鸽子翅膀如皓月一般洁白光亮.两只红色的眼睛警惕的盯着四周动态.

    “咕咕咕.”一个人站在不远处.拟鸽子般的叫唤.那白鸽便安分的飞到他的手上.待他取下它脚边的字条.

    古铜色肌肤在阳光下发光.男子手上拿着刚从白鸽脚边取下的热乎字条.将白鸽关进小笼子里.

    午时大漠十分炎热.穿着鞋踩在黄沙上都依然能感受到那股热气.男子擦擦额上的汗水.脚不停的跺着黄沙.

    忽然.一个踏空.整个人瞬间被黄沙吞沒.

    “啊..”男子不禁的大喊一声.

    “叫什么.”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站在他身旁看着他.

    “我又忘了机关在哪......每次都是找了半天突然被扯进來的.”男子坐在地上拍拍身上的沙子.身边的白鸽发出弱弱的咕咕声.

    女人在黑暗中按下一个地方.男子头上的空洞便缓缓的合上.沙子也不再渗进來.男子将白鸽交给她.这白鸽要修养好了再送回去的.

    “骆姨.我父亲呢.”

    “他在练剑.”

    男子拍拍屁股.笑嘻嘻的看着她.道:“这沒人.骆姨你可以不用戴着面纱的.”说罢.哼着小曲走进了黑漆漆的隧道里.

    他的个头很大.走在隧道里.需要一直低着头.虽然都是粗犷.但是他比艾尔巴·疾多了一丝的温暖.更似空中耀眼的太阳般温暖人心.

    “父亲.”他隔着老远就不停的喊道.“父亲.”

    “轰隆隆..”他听见右方机关转动的声音.想來是在那边罢.他朝着右方走去.

    “穆沙.过來......”一个浑厚的声音回荡在隧道之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这个叫穆沙的男子.猫着腰终于找见了他的父亲.他走到石室内.伸个腰.看见他的父亲正用木剑对着杂草一阵刺.

    “父亲......”他恭敬的对着他的父亲做了拱手礼.将白鸽身上的字条掏出來放到桌面上.

    金发男人将手中的木剑放下.随手拭去脸上的汗珠.手胡乱的在裤子上抹了抹.方去开启那秘密.

    “得手了......”男子轻描淡写一句话.十分冲击着自己儿子的脑袋......

    “得手了.是说她......得手了.”樊骆从后边赶上.她方才将鸽子拿给人安顿好了.“大将军.接下來该如何.”

    沒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馥国的大将军.萨拉.他的养子.是萨穆沙.儿子就是那沙城的节度使.萨柯.

    “再等一些时候.虽然阿容得手.可纳兰连山并沒有被蛊惑到.他的毒至少需要半年才能发作.阿容也还要再撑上半年甚至更久.”

    “不是说可以提前将毒发作.”萨穆沙问道.他的一头黑发与萨拉的金发真是成了鲜明的对比.若不是发色不一样.他真是不相信自己不是萨拉的亲生儿子.

    萨拉将纸条烧成了灰烬.拍拍萨穆沙的肩道:“少年郎.沉得住气才是好的.若是纳兰连山暴毙.其他亲王就会顺势登基.我们一点好处也捞不到.等他将亲王都除了去......我们再动手.”

    樊骆却觉得有些不安.纳兰连山如此大气之人.若是静下心來想一想.会立马就化解了他与亲王的纷争.

    她忧心忡忡的道:“可如何才能将众多的亲王一一除去.”

    萨拉轻笑一声.“这点阿骆你太过忧虑了.虽然射杀余贞不是我们干的.但是也是做得漂亮.直接造成他们的内乱.纳兰连山如今与余氏势同水火.一些个亲王怕是会想都不想.就站在余氏那边想叫他们碰自己上位.

    我们甚至不用做什么.他们自己就会乱成一团.所谓离间计.怕是再也无人能用得比那刺杀余贞的幕后黑手厉害了.”

    他们隐居数年.不是退出了这场战役.而是保留了馥国不多的力量.等待着时机.便会卷土重來.杀掉那些往日就该死的人.

    萨穆沙忽然想起大凉军营传回的密保.道:“父亲.听说大凉闹蛇灾.上百条竹叶青全都涌进去了.”

    “那是浣月干的吧.”樊骆冷笑一声.浣月一些小人真是喜欢耍诈.“前几日听说他们有点动静.搬运了许多东西.应该就是这些竹叶青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萨穆沙挠挠头.“我听说王上在军营内叫人把蛇皮都给剥了.全都拿去包匕首去了.蛇头也给砍下來拿去给阿蓝炼毒.听闻......今早鸡鸣时分......他们把竹叶青的尸体全给丢回浣月营内了.”

    听到这消息.樊骆笑得眼泪都出來了.这樊华真是太有才了.把能用的都给用了.剩下的拿去吓唬人.“我猜浣月那些巡逻的卫兵都要吓傻了.哎哟.真是笑死我了.”

    萨穆沙将樊骆从地上扶起來.“哎哟.骆姨你别笑了.笑得真瘆人.探子说了.王上近日与一个叫陆嘉的三骑都尉走得很近.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事要求着帮忙.骆姨我们不掺和吗.”

    樊骆捂着肚子.擦擦眼角的泪花.道:“不掺和.他人看起來沒个谱.心里鬼精着呢.你就看看吧.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你就沒个记性.好好学着.”

    “就是.”说着.萨拉也來掺和一句.气得萨穆沙说话都不麻溜了.

    “父亲.你这是跟骆姨合起來欺负我呢.我好歹也是你带大的.有这么说自己孩子沒记性的么.”

    萨拉嫌弃的看着他.“机关都记不住.以后你迟早得死在密道里.”

    “陛下......陛下.”白面的管事太监捏着嗓子轻声唤道.

    阁楼风大.风将纱幔吹起.纳兰连山面前的书都翻了好些页了.纳兰连山缓缓的睁开眼.不小心蹭掉了桌面的折子.

    管事太监将折子拾起來.轻声道:“陛下.累了就去歇息罢.你都看了好久的奏折了.”

    纳兰连山坐起來.摆摆手.又抄起奏折.只是这眼皮子实在是重.他揉了揉.道:“替朕点上醒神香.”

    太监抱着拂尘.从一侧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香炉再打开小盒子......小盒子已空空如也了.

    “陛下.香沒了......”

    “你去取些來.”

    “喏......”

    “不.”纳兰连山忽然拦住他.“把阿容叫來.”

    “喏.”管事太监看着纳兰连山的模样.也许是走出了痛失李婉的心伤.或是逐渐在淡忘之前的一切.

    阿容都是按日制香的.哪日该用完她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沒想到來取香的时间给提前了一些.

    “容姑娘.随咱家走一趟罢.”

    这管事太监乐呵呵的.宫里谁都敬重他.再说了也是沾月楼的管事太监.沒哪个人敢冲撞过.

    阿容取了两盒香.便随着管事太监前往沾月楼.纳兰连山多用醒神香与安息香.他日夜操劳作息已被打乱.该睡时睡不下.不该睡时却困意侵袭.

    管事太监将阿容送到了沾月楼.就不管了.将房门关上.让两人独处在偌大的阁楼中.

    “你來啦.把香点上.提朕研墨.”

    阿容遵照他的话.将香给点上了.站在他的一侧.悄无声息的研墨.兴许是时间长了.阿容手有些累了.她换了一只手.却被纳兰连山察觉.

    “累了.就去歇息.”

    “奴婢会陪着陛下的.”阿容执意要陪着纳兰连山.他批阅奏折总是会有累的时候.她不能先比他倒下.

    纳兰连山将笔放下.肃穆的看着她.道:“你下去罢.朕暂时不需要你了.”

    “喏......”

    阿容忽然觉得.纳兰连山自从上次与她交欢之后.人是越发的冷静.或者说是淡薄.难道他开始走出來了.

    不行......他若走出來了.她怎么接近他......她要让他一直沉进在李婉的痛苦之中.才能使他方寸大乱.

    她回到香房.遣散了婢女.将自己反锁在屋内.从天亮到天黑......不吃不喝.沒日沒夜的不停炼香.

    是夜.烛光微弱.她屏着气.看着细玉棒上的一滴香缓缓滴入香瓶.她方送了一口气.她将盖子盖好.轻晃一阵.再打开.细长的手指沿着香瓶口沾了一丝的香.轻抹至腕上.

    她轻嗅一阵.便开始觉得有了一些反应......这香.是她专门为纳兰连山所制的.就为勾起他心头无数.让他不断的想起李婉.为她心痛.为她焦躁.

    这香.她便给它名字.叫..穿心.

    “容姑娘..”一个娇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阿容将香收好.将门打开.看见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婢女站在门口那手里拿着热腾腾的饭菜道:“容姑娘.这是陛下遣奴婢送來的.他听闻你将自己关在香房内炼香不吃不喝.就叫厨子做了点东西送來.容姑娘.來......”

    小婢女将木盒交到阿容的手上.小脸红扑扑的.目光中有些羡慕阿容.想來她是除了李婉之外.第一个能让陛下上心的女人了罢.

    阿容接过木盒.将一些碎银给了她.“多谢.”只是淡漠一句.阿容就又退回了香房内.穿心还只是半成品.只是香油所制.纳兰连山喜焚香.她要将穿心做成锥香.只要一有机会.就拿出來给纳兰连山点上.

    纳兰连山.可莫要怪她狠心.她只是奉命行事......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