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皇兄.皇兄.”

    李贤疾步走在紫萱殿后殿.暗紫的袍衣上绣蛟点珠.青丝上还带着刚沐浴出來的水滴.双眼飞花.看得侍女们春心涌动.

    宫人们见到他.也不敢阻拦.一路放行.他便看见李宏正躺在赵青的腿上.好不自在的点灯看书.

    赵青见到李贤.先是倒吸一口气.后看了看李宏.李宏便知是谁來了.他起身捋了捋头发.赵青趁着这时才走开.

    “五弟星夜前來.何事.”

    李贤装作很是焦急的模样.坐在李宏的身旁.长指轻捏李宏的下巴.对着烛火打量起唇上的咬痕.

    “听说陛下抱恙.还以为很严重.特前來探望的.”

    李宏将李贤的手轻轻拿掉.他很讨厌有人这样跟他亲亲我我的.便是赵青和萧子棠最多也是挽住他的臂膀罢了.

    “朕无碍.不劳烦五弟挂念.”

    李贤轻笑一声.指尖缠绕着他的发.凑上前道:“皇弟前來.还有一件事想问问陛下.”

    “说罢......”

    “皇弟想问问你.何事才将欠我的还回來.”李贤咄咄逼人.双手放在他的肩上.眼睛眯了眯.

    “朕问问.朕可欠你什么.”

    李贤的手忽然缠上他的腰间.将他推到在床榻上.凌厉的看着他.“陛下不记得了.不若我们两再重温旧梦可好.”

    也不知何时.李贤的手上多了一把匕首.划破了李宏的腰带.李宏双手一推.却遭了李贤的毒手.一把将穴脉封住.动弹不得.

    明晃晃的匕首贴着李宏的脸画过.冰凉如游蛇.匕首缓缓的挑开了李宏的衣襟.李贤轻吻落在了他的颈上.

    “你想干什么.你会破功的.”

    李宏知道李贤修炼的功夫.是至阴.只要沾染男人就会破功.经脉逆流数日才缓慢恢复.随着年纪的增长.逆流的日子也会随之减少.虽然副作用很大.可是往日这功夫却毒得不行.能令他异于常人的迅敏.

    “你也知道我会破功.那你那日做了何事.”李贤扯开他的衣衫.露出结实的胸膛.“你道让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后來你又为何找了那么多人來牵制我.”他压在李宏的身上.打量着他的脸.

    他对他做的.只是往日李宏对他做的一毫.他为了登基.暗中杀了那么多人.一手的罪恶.却跑到他身边來哭诉.说他如何如何的不想屠戮.如何如何的想归隐.又在之后为了发泄自己的**硬生生破了他的功.

    当时正值太子一党谋逆.想着他是李宏的左膀右臂.便围攻了贤王府.化字影卫只剩鹿化一人.其余影卫死伤过半.而自己因破功而不得已躲在密室里数日.

    “你在宫中都未來救我.你对我做的事.今日我再对你做一遍.”

    李贤紧拥住李宏.深吻在唇间.一路向下.直至小腹.他忽然停下了.一把咬住李宏的肩头.死死的.想要咬下一块肉.疼得李宏眉目微蹙.却不加以阻止.

    鲜血从李贤的嘴里流出.他忽然松了口.他伏在李宏的肩上.哽咽道:“我做不出你这般禽兽的事.”

    便是世人道他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权倾朝野的大佞臣.却比起他的兄弟來说.这只不过是单纯的屠戮.他屠的是肉体.而李宏.则是屠心.

    他成为贤王之时.尚未知道原因.多年之后.他终于晓得了.自己的皇兄也曾暗算过自己.他那时.不过是同那小倌走得近一些.何至于此.对着父皇说他有断袖之癖.

    害他被世人指指点点半生.索性自己倒成了他口中之人.只是他当时不知道.还在痴傻的为他卖命.道以为他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他.想将他捧上王座.

    李宏忽然轻轻的搂住他.亲吻住他的耳根.柔声道:“我去了......可是沒找到你.”

    李贤丝毫沒意识到.李宏自己冲破了穴脉.甚至被李宏反压在身下时还沉浸在昔日的痛苦之中.

    “你不是注重名声么.樊华不畏世人.正好克制你.哈哈哈哈......你的业报.”

    “你信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且信我......”李宏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当年做了什么.可是皇位凶险.他年纪尚轻.他不忍他变得如他今日一般的模样.令人作恶.

    “你让我信你.你便退位让贤.让我做王.”

    李宏知道他怎么都不会信他的罢.一把吻住他.解开李贤宽松的衣袍.二人交缠在一起.

    “公公为何在外边.”相如提着刀.刚巡视回來.却见那福寿全站在外边吹风.

    福寿全将他扯到一边.摇摇头.“贤王來了.”

    只道李贤的名儿.相如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在李宏未登基时.兄弟二人也是吵吵闹闹.然后又和好如初.该做的不该做的通通都做了一遍.两朝元老之类的老臣都也知道.只是畏于李贤的利爪.沒敢道罢.

    相如候在了殿外.却还是能听到殿后的动静.耳鬓厮磨的声音.让人心跳的喘息.甚至能感觉到二人彼此的挣扎.

    赵青伏在窗外.听着里边的动静.虽然她早年便知道了.可是还是觉得不舒坦.自己从嫁给李宏开始.他从來都未尽过丈夫的责任.

    之前萧子棠尚在.还能埋怨是萧子棠抢了她的风头.可如今.萧子棠已不再.自己也登上了后位.却始终得不到李宏的正眼相看.他的心思.无不花在了政务与李贤还有樊华身上.自己连他心里的一个边角都沒位置.

    她轻叹一声.今夜又是无眠夜.阁楼再大.也是无用.只能独自登高望远.

    翌日李宏被众臣逼上早朝.只是他委婉了点.垂帘听政.不出李宏所料.一干老派全都齐刷刷的全都为了纳兰堇一事该跪的跪.一些人觉得纳兰堇会武.不应作为和亲的人选.一些人又觉得纳兰堇过于聪慧.会迷惑樊华.

    听完这些话.坐在一侧的李贤都不禁的笑出声了.不是和蔼的笑意.是讥笑.嘲讽.笑他们目光短浅.

    “也不晓得你们吃了朝廷那么多口粮.脑子怎么不长一点.回去让自己的夫人给炖两猪脑子补补才是呢.

    陛下的意思.你们这些榆木疙瘩.倒是揣摩揣摩啊.如果换成纳兰初.你们伺候着.听闻她洗澡用山泉水.每件首饰都要坠上碧玺.再说了.年纪那么大了.你们可有公子相配.”

    被李贤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沉默了.现如今浣月只有纳兰堇与纳兰初两位公主了.其他多是远亲.血脉不怎么亲近的.

    “你们若不拿出点更好的法子.便按朕说的做.此事相议至此.不谈罢.前几日探子來报.说是纳兰连山已起身回月城了.长公主被刺杀一事.余氏有莫大的关联.此事交由鸿胪寺打理.”

    鸿胪寺卿上前一步.报:“禀陛下.前几日.听闻余太后被纳兰连山软禁.”

    “确有此事.本王是在路上听到的.可有新的消息.”

    李贤回來京都少说也得花费一月.一月过去了.也不知余贞那老不死的怎么样了.纳兰堇似乎也沒提起过.探子消息也少得紧.

    诸臣在下边议论纷纷.只是为了李婉便将太后软禁了.这否过于冲动.或是摆个样子.给他们看看.遮掩他们的视线.

    凌相站在下边.道:“王爷脉络广.若是王爷都不知晓.我们这群迂腐.怎会知道.”

    “又不是不知道.浣月严抓暗桩.凡是去的.都是回不來了.不过浣月那边如此静谧.是该让人去探探口风的.还有月辉公主的嫁妆.何时送到.”

    李贤说完.也沒几人敢接着说了.李宏就直接散了众人.此次他们也不过是想说说纳兰堇与樊华的事罢.樊华是李贤的人.自然是沒人敢说的.再说现在娶了纳兰堇.自然平步青云.当个郡王也不过分.

    “阿贤......”

    众人四散.殿内只剩他们二人.李贤正要离去之时.李宏忽然叫住他.李贤回过头來.冷哼一声.傲气的走了.

    “阿贤.”

    “陛下......”相如拦住他.今日他替他穿衣.似乎手有些奇怪.可李宏却不让他看.他将一碗汤药放在他跟前.冷然道:“陛下.请服用汤药.”

    “什么.”李宏看着他面前的汤药.他好好的.喝什么药.

    “此药驱阴.对身子好.”

    李宏不做声.那药也就晾在了一旁.他本想这么糊弄过去.可相如却不依不饶.

    “陛下.倘若您不喝.便让属下查看您的龙臂可否有无伤.”

    “滚.”

    这伤他应得的.罪恶的负担.甜蜜的负担.他所做的一切.沒人相信只是为了一个念头.好人沒人信.做做坏人也无妨罢.李贤不就是在那个位置上这么熬过來的.

    他提笔挽袖.却自己先看到了手腕上的青紫.一把将袖口放下.“你來替朕写.”

    李宏亲自写诏书.告示全天下.纳兰堇不日将嫁与齐郡王.嫁娶之日.普天同庆.放灯饮酒.诏书一下.樊华自然是不能再改主意的了.

    关于浣月那边.自己把东西给过去了.如今便是要当做纳兰堇的嫁妆还回來才成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