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丑时荒鸡.李贤早已睡下.影卫却忽然将他叫醒.说是浣月那边差人來信了.李贤顶着困意.穿着黑色的里衣.坐起身來.

    二影点了灯.给他披上外衣.将信递到他跟前.丑时睡得正香甜却被叫醒处理事务.他现在都想把李宏给揪回來了.哪有这样当皇帝的.

    李贤打开信笺.问道:“送信何人.”

    “一个小太监.应该是浣月的人无错.”

    “啪..”李贤忽然一巴掌拍到二影的脑门上.“人都沒确认.你给我拿这信來.还不去查.”

    “是......”二影连忙追出去.这也是他的疏忽了.想來天子眼皮底下沒人敢作乱.不过还要防着一些人.

    李贤长叹一口气.大半夜的睡个觉都不行.他眼睛开始游移在白纸黑字上.可是越瞧着这里边的内容心里就感觉不对劲.竟然那么豪爽的要将纳兰堇嫁过來.

    可是......为什么条件是让纳兰堇称后......

    便是这一条李贤也不想再看下去了.将信放到烛火上.任凭烛火吞噬掉这信.李宏将赵青立为后.本就令他不舒坦.后位稳固必将令李宏的皇位越坐越稳.赵青势力纵然可以清除.倘若纳兰堇称后.他难道要将一个浣月给铲除了.

    想着罢.拿來文房四宝.奋笔疾书.写了好几张的回绝信.封好.却始终沒有差人送去.也许这不是纳兰连山写的呢.纳兰连山如此珍惜自己的胞妹.依纳兰堇的性子兴许不会嫁.那么纳兰连山也不会逼着她.

    到头來.纳兰连山最有可能的就是两样都不给.负了他皇姊.或是将玉铃交给他.当然.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么一想.李贤两三下就把原來的信笺给撕了.又重写一封.让影卫送去.大晚上的.他们不让自己睡.他们也别想睡.

    李贤这点小小的报复计量用在别人身上那是百发百中.纳兰连山就真的被他折腾起來了.

    可是纳兰连山累了一天.看信眼睛都是花的.看到一半就不停的点头.到最后伏在桌上睡着了.

    翌日早晨.纳兰连山好不容易爬起來.信笺已被他压得皱巴巴的.他揉揉眼.端详起信來.怎么大半夜突然來信了呢.

    信里边说的东西乱七八糟的.还说昨晚那封信.哪封信.他怎么沒点印象.便是写得这么乱七八糟的.不如当面商榷更为稳妥.他便让宫人去请李贤到城楼一叙.

    日上三竿了.李贤与樊华都是一个做派的.若是不想起來到现在都还躺着.浣月的宫人來请他时.他还在睡.幸得影卫们把他搬起來给他束发穿衣.他整个人起來时.无精打采的.又叹声不断.好似那傍晚的昳日毫无生机.

    他擦了一把冷水脸.才缓过來.倒不是真的缓过來.只是不想叫那纳兰连山看了笑话.纳兰连山此时已在城楼等候他.待他到时宫人们正似一串明珠般不断的将早食端上來.

    “听闻宫人说去请贤王时.贤王还在梦寐之中.朕叫人做了些早食.不若一同.”

    “甚好.月辉公主怎的不陪同陛下一齐.”他发现纳兰连山此番只约了他一人.不知是不是还想说点什么不能让别人听去的.

    纳兰连山给他倒了一杯暖茶.道:“堇儿去查案了.此次约王爷前來.就是想问这信......”他将信笺放到桌上.推至李贤的跟前.

    “此信是本王写的无误.”

    “王爷.朕只是想问问这信里提到昨夜的信.是何.”

    李贤一楞.他真不知道.二影昨夜去追查送信之人.后來自己睡下了也并未能听到他的汇报.看來他昨夜看的信真的非纳兰连山的.

    “昨夜一个小太监送來一封信.说是陛下亲笔.信中还豪爽的要将月辉公主嫁与我们大凉.但唯有一点.便是让公主称后.本王后边就沒看了.信也给烧了.”

    纳兰连山脸色一沉.一些人真是活腻了.敢跟他玩阴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了.面上却还是浅笑.他道:“朕确实沒写过什么信.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不是.不过公主确实是能嫁过去的.但不是嫁给齐郡王.”

    “齐郡王貌美.乃性情中人.不过若是公主瞧不上那便罢了.那陛下可有中意人选.”

    纳兰连山顿了顿.摇摇头.“朕尚无.不过看卓赫县主的侄儿倒是不错的.王爷可知那人.”

    提到慕樊辰李贤都要笑出來了.真是天助他也.他在心中冷笑数声.面上却很淡然.道:“你是说慕樊辰罢.宣节校尉.是齐郡王的大哥.为人也还不错.”

    “尚无婚配.”

    “尚未婚配.家中有些急了.陛下若是瞧得上.不若让本王安排安排.”

    若是慕樊辰娶了纳兰堇.大臣们定会想尽法子将慕家的兵权分解.便是不娶.给慕红绫闹闹心也是足矣.

    纳兰连山倒是想拒绝.可是毕竟自己这个身份.也不得过于亲近大凉的将士.便同意了他.

    “即是这样.本王便让校尉去保护公主好了.公主正查案之中.怕是一些歹人蠢蠢欲动.”

    “那便劳烦了.”

    纳兰连山与李贤商榷此事后.又令北川去调查此人.怎么说都要留一手.他现在要去查一些事情罢.称后.是谁会想要将纳兰堇推入水深火热之中.

    烈日当空.午时正热.慕樊辰还在操练场练兵.却被李贤叫了去.这一去不要紧.去了便直接叫他去找纳兰堇.并让她帮助纳兰堇破案.

    李贤是王爷.现在又代掌李宏处理此事.便不得不听他的.慕樊辰回了军营同慕忠诚与慕红绫禀报后.慕红绫是气得七窍生烟.

    她与李贤过招多年.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吗.这不是明摆着想要将纳兰堇许给慕樊辰.他明知道他们的事情.却偏偏要这么做.真是个缺心眼儿的主.

    慕红绫给慕樊辰说道了一番.把李贤那点伎俩看得透透的.又让慕樊辰换上了普通的褐衣前去寻找纳兰堇.

    慕樊辰也不明白.自己好好的.怎么就招惹上了他们呢.还非要跟着纳兰堇办案.听闻纳兰堇脾气火爆.喜怒无常的.

    他在城楼下一家的香料铺子寻到了纳兰堇.纳兰堇正询问着那些香料商人一些香料的作用.想來是想查查那安息香的配方.

    慕樊辰候在她身旁.她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其实她早就得知此事了.不过慕樊辰也无多大的作用.只是想给自己眼熟一些罢了.

    这些个情况.萨柯尽收眼底.他站在城楼的最高处看见那纳兰堇俊俏的背影.却不做声.默默地走掉.

    “你跟萨柯有点交情吧.”慕樊辰看到那金发的一角.如此含情脉脉.除了喜欢什么都不剩了.

    纳兰堇白了他一眼.沒好气的道:“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那香料商又继续跟她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堆.正是热闹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叫了一声.纳兰堇下意识的朝着头上看.

    一个金头发的人从城墙上坠下來了.

    她丢下手中的东西.不顾一切的奔向那个人.只是脑子一白.一个腾空.将坠楼之人紧紧的抱住.落地之时.定眼一看......不是他.

    四周都所有人都围过來看好戏.纳兰堇却显得有些尴尬.方才她还以为萨柯坠楼了呢.他一个书呆子.一点拳脚功夫都沒有.要是坠楼就死定了.

    纳兰堇冲破人群躲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可慕樊辰还跟在她身后看好戏呢.看戏的不嫌事大.慕樊辰在一旁使劲唉声叹气.

    “你说.女人是不是都口是心非的.”

    “你说什么.”纳兰堇等了他一眼.

    “沒说什么......”慕樊辰摊开手.“只要你这段时间别乱跑就成了.许多人都想置你于死地呢.”

    纳兰堇冷哼一声.不理他.这些白痴的道理.她自然知道.用得着他一个宣节校尉跟她说么.

    另一头.坠下城楼的金发男子悄悄的溜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将头上的金发扯下來.露出了下边乌黑的头发.手又贴在耳根处.将假面撕去.

    北川揉揉自己的腮帮子.这假面贴得真是不舒坦.他用他的老命只是为了验证纳兰堇是否真的对萨柯有意罢了.

    他三十好几的人.看纳兰堇如同自己的女儿般亲切.自然是不想她嫁去大凉.想试试她的真心.可是纳兰堇的脾气他知道.死鸭子嘴硬.不过有听到风声说是她中意萨柯.所以今日冒死一试.

    慕樊辰.呵.李贤也真能扯.慕樊辰虽然功夫不错.为人正直.不过他是打探到了他与卓赫似乎有些......这些不提也罢.

    “陛下......”

    他跪拜在纳兰连山面前.纳兰连山正准备下笔练字.见他前來又放下手中的笔.将他搀起.

    “北大人不是应该......怎么來朕这儿.”

    北川在纳兰连山耳边嘀嘀咕咕了好半天.纳兰连山频频点头.对北川的话多有赞同.

    “北大人辛苦了.接下來就请北大人暗中调查鄂太医一事罢.堇儿朕自有安排.”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