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耽美同人 > 惊马之华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四章

小说:惊马之华  作者:赫里安 
    “陛下召臣女前來.有何要事.”一袭白衣的纳兰堇站在纳兰连山的寝房前.眉头垂下.哀怨的看着纳兰连山.

    “堇儿......你來.”他躺在偌大的床上.对着纳兰堇招招手.遣退了周遭的宫人.独留他与纳兰堇.待纳兰堇坐到床边.他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你是否还在怨皇兄不给蔻儿主持公道.”

    “臣女......沒有.”说出这句话.纳兰堇的头却埋得很低.

    纳兰连山摸摸她的头.“你是跟在我身边长大的.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

    忽然一滴泪滴到了纳兰连山的手上.看着强势的纳兰堇正泪目看着他.道:“皇兄.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蔻儿素日最是可爱.我......我实在放不下.”

    纳兰连山替她拭去眼角泪水.温柔的道:“皇兄不求你放得下.只叫你替百姓着想便是了.你接任侍卫长之时.曾豪言壮语道要保一方平安.现在你可还记得.”

    “记得......可.”

    他知晓她要说些什么.“我何尝不想踏平了大凉.也何尝不想让李宏交出凶手等人.可你想过吗.馥国遗民已逐渐融入大凉.成为一方势力.李宏会容得我们杀王取颅.我们浣月是强盛......可你想过后事.”

    虽然纳兰堇骑射精通.功夫了得.可论心计.论远谋多少还是差了些.

    “可若我们打赢了大凉.我们便有更多的土地.百姓也会有更多的土地.”

    纳兰连山听闻至此.笑了一声.这话说得太嫩了.“我们若是打起來了.必定消耗大量财力人力.你可想过百姓的日子会多凄苦.再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艾尔巴·尼古巴不得我们打起來好坐收渔翁.堇儿.你莫要意气用事.怒火遮眼啊.”

    这等事情.为何要说给她听.“皇兄想让我作何.”

    纳兰堇此语出.纳兰连山方才松了口气.她开口了就好办了.纳兰堇是有情义之人.说到之事定会做到.

    “我要你跟着使臣去沙城.把你皇嫂带回來.”

    可这么一说.纳兰堇就疑惑了.“我如何将皇嫂带回來.皇嫂可是抱病在身.经不起长途跋涉的.”

    纳兰连山冷笑一声.这幌子也就自己这爽朗单纯的妹妹会信了罢.

    “这是假的.李宏在心里说的三分是真.七分是假.你皇嫂应是被当成了人质困在京都了.”

    纳兰堇听到自己的皇嫂被当成了人质.一脸的不可置信.那可是她的娘家.怎么对她一点都不客气的.

    “他们为什么要软禁皇嫂.”

    “你也知道母后掌权太久了罢.我管得住前朝.可后宫无你皇嫂.我纳兰氏族也许会有一日被余氏取代.堇儿.你肩上担子可不轻.”

    “皇兄.你且安心养病.我定不辱命.”

    纳兰连山宽慰的拍拍纳兰堇的肩.忽然觉得有些透不上气.但还是接着道:“余氏独大.狼子野心.怕你一路不会太顺.你是公主他们不敢下死手.但你要小心他们暗中对付你皇嫂.知否.”他话语声越來越小.越來越虚.喘得也更厉害.

    “臣女知了.”纳兰堇作拱手礼.退下.宫人与太医们又从门外涌入.将纳兰连山包围在一起.

    翌日.皇榜告示.月城人尽皆知惠宜公主殁了.并有令.全国素缟三日.月城素缟一月.违令者斩.此消息震惊整个浣月.霎时间所有疑惑四面涌來.

    再日.天子下诏派外史前去沙城与大凉外史共商讨惠宜公主事后.

    七日后.惠宜公主尸身到达月城.

    便是未到冬至.却也冷.冷在空气间.弥漫在漫天白纸中.嗅出一丝的悲凉.运尸的车队.马不停蹄的从京都赶到月城.不知累死多少马匹.车队方进城.就看到百姓站在路旁两侧.双膝跪地.万籁沉寂.

    马蹄作响.踏到沾月楼前.纳兰连山站在沾月楼上.望着浩荡车队.心中不免的酸痛.他真想现在便率十万大军破了沙城.直取京都.取了李氏一族的人头.

    他终还是忍住了.长呼一气.背过身去.回到了房内.与此同时.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驶出了月城.

    半月后冬至..

    风卷黄沙.一块破旧的石碑被掩埋在黄沙之中.只露出难以看出是朱漆写上的沙字.车队在黄沙中缓慢的行进.走两步就会被吹得走偏.沙子迷了眼让人无从看清自己下脚是何处.

    “來者何人.”许多名将士站在城墙上对着城下的來者大喊.

    “鸿胪寺少卿北川.”

    带队的男子站在城下拼命的大喊.呼声想要高过风沙之声实在太难.沒法.怕敌军趁着沙暴进入.将士只能从城墙上吊下一人坐实了來者身份才能开城门.

    被吊下來的小将眯着眼看清了那个所谓鸿胪寺少卿的模样.也不怎么帅.看看手中的令牌.其实他也不知道鸿胪寺令牌长什么样.看了好半天.

    在后边的一个清秀的小哥看不过去了.一把拉开北川.亮出自己的皇牌.

    “御前带刀侍卫长月辉公主.”

    鸿胪寺的牌子是认不得.可皇牌总是知道的.锃亮锃亮的.就是在这黄沙飞天的时候也能看见这璀璨夺目的牌子.

    小兵拔出腰间的两面小旗子对着城上挥一挥.过了片刻.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才开了一条缝.黄沙便向缝隙涌去.

    纳兰堇这小身板根本就不用迈步子.站着就能被风吹进城里.待全部人进了城.他们又废九牛二虎之力将门关上.

    他们正弹身上的尘土.一名穿着白袍一头金发的俊逸公子朝着他们缓缓走來.

    公子朝着他们作揖.道:“沙城节度使萨柯.见过大人.”

    纳兰堇警惕的盯着他的脑袋.馥国人.馥国人还真是哪哪都有.沙城这军事要地竟让一馥国人当节度使.真是令人瞠目.

    萨柯将他们领进政务堂.将门紧掩.又将人给他们打水擦擦脸.还端上了一些小食.

    “路途遥远.正值沙暴來袭.大人们辛苦了.”萨柯从始至终嘴角带笑.看似二月春风.身上是一股远离大漠的宁和气息.待他们也很平淡沒有过分的热情也沒有疏忽.

    纳兰堇边擦着自己脏兮兮的脸.边打量政务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甚至还在这水如黄金的地儿种起了竹子.

    “城中还有事.在下告退.”

    萨柯突然走开了.纳兰堇看着他合上门.问道身边的北川.

    “我们浣月怎么给他当节度使.他是馥国人吧.”

    “就因为是馥国人.才给当的.不然要是大凉的.我们不得心惊肉跳的.再说了.他是双节度使.就算卸了我们这边.他还是大凉那边的.还不如给一个人管.少点麻烦是不是.”北川拿起一块大饼津津有味的嚼起來.到了沙城这边寸草不生.再晚几天他估计得饿死在大漠里.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他怪怪的.”纳兰堇皱着眉.却又说不上來哪怪.

    北川冷笑一声.“谁看见他都说他怪.沒办法.他人就这样.猜不透.我们还是赶紧歇息.跟大凉那边约个时间洽谈一番.”

    “大凉派來的是何人.”

    北川嚼着大饼.想了一想.“应该是卓赫吧.他们慕家被李宏派來镇压狐胡游兵.按理來说这等重要的事情大凉贤王会亲自过來的.但是不巧他似乎有事南下了.所以应该是见过场面的卓赫.

    卓赫......

    此命不禁在纳兰堇脑子里回荡了几圈.她对这个女人影响非常深刻.对不热衷的事情冷血的沒话说.听说那樊华便是她一手养大.她倒是要问责问责她.

    看见纳兰堇若有所思的模样.三十好几的北川赶紧道:“姐姐.你可别乱说话.要是打起來了.节度使会直接把我们轰出城门的.”

    纳兰堇一听.又疑惑的问:“为何.他只是个节度使.我可是从二品的御前带刀侍卫长兼公主.”

    “这里有规矩的.不管哪国的人.都不能惹是生非.除非两国开战.以沙城为目标.如果萨柯出事.馥国人狗急跳墙咬我们一口怎么办.”

    原來如此~利用萨柯的特别身份综合沙城的势力.这样双方便不敢乱來了.

    其实纳兰堇对萨柯好奇.北川何尝不是呢.李宏与纳兰连山曾想给他加官封爵.他却只想在此守护城池.论多少银两多少良田也不走.问他为何.他却只道是为等人.至于是何人.无人知晓.

    满腹经纶.却不愿到都城坐享荣华.试问这世人何人能做到.除非他是为了某个目的.

    可你说他不单纯.宫里派了多名探子.却一无所获.然后每年都会按时将沙城的各项数目捎到月城.如此平淡.却挑不出一点错处.

    一名小兵开了门进來.又端來一些东西.默默放下就要走.纳兰堇拦下他.问道:“节度使去哪了.”

    “听闻城中有个郎中医死了人.节度使正前往调解呢.”

    纳兰堇眼咕噜一转.道:“能不能待我去瞧瞧.”

    北川听她提出这等子意见.嫌弃的摇摇头.“外边沙尘大得很.非要出去.好好的姑娘家都要成了男人了.”

    “你管我.”纳兰堇转过头來朝着他吐了吐舌头.拉着那小兵就狂奔出去.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惊马之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