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武侠仙侠 > 玄浑道章 第八十七章 祭祀原书

第八十七章 祭祀原书

小说:玄浑道章  作者:误道者 
    “詹少郎,可以睁开眼睛了。”

    詹治同脸上的眼罩被拿了下来,这里是一间狭小阴暗的木屋,对面摆着木桌椅,后面是一堵墙壁,在木案的上方有一个翻板。

    “詹少郎,请在此先安坐,我家先生稍候就到。”身旁带他进来的人沉声说了一句。

    詹治同也没多问,走前两步,就在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只是相隔两个多月,他的形象与之前已是大为不相。眼窝深陷,下巴上是久未修剪的胡茬,原本俊美的脸上满是沧桑。

    这一次詹公虽然主动揽下了大部分罪过,可是因为裘学令的揭露,他偷学张御学问的事情被暴露了出来,虽然都堂最后没有收押他们父子,可却是罚了他们一笔数额巨大的财物。

    他把宅子和古物都卖了,才勉强凑齐。

    现在他只能四处去帮人做一些与土著沟通做买卖的事,这放在以前他是不屑一顾的,可现在为了生计,却不得不为。

    但即便是这样,有些天夏人得知是他居中沟通,都明确表示拒绝,说是不相信他的人品,怕他在其中做手脚。

    他无法反驳,每次都是默默离开。

    不过也因为这些经历,他接触到了瑞光城中许多的底层民众,也看到了许多以前根本看不到的东西。

    就在他默默坐在那里时,对面忽然传来一个闷闷的声响,道:“詹少郎。”

    詹治同抬头看了眼,前方还是那堵墙,对方人应该是躲在后面与自己说话,他道:“需要翻译什么东西?”

    墙壁上那个盖板翻开,一本树皮书被送了出来,里面人道:“这上面的文字,请你翻译一遍。”

    詹治同身躯前倾,把树皮书拿过,认真翻了起来,可过了一会儿,他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翻下去。

    他记得很清楚,这里面有一些语句文字是自己之前翻译过的,只是上次那个人是特意摘抄出来的,而且也就是十几句话,并没有让他看到这本书。

    墙壁后的那个人一直在等待着,见他始终不出声,问道:“怎么样?能翻译出来么?”

    詹治同道:“可以,我需要纸笔。”

    那人吩咐道:“快,给他。”

    马上有人把事先准备好的纸笔递了过来。

    詹治同接过后,就逐字逐句翻译下来,有时候他还会停下思考片刻,然而再接着继续。

    用了近一个夏时,他才停下动作,将树皮书还有那写好的纸张往前一推,道:“可以了。”

    盖板后伸出一只手,将书和纸都拿了回去。过了一会儿,那人道:“詹少郎,准确么?”

    詹治同回道:“我可以保证最贴近原意。”

    那个人道:“很好,只要你翻译的准确,我们下次还会找你的,智……咳,把钱给他。”

    先前那人走了过来,将一小袋金元丟在了案上。

    詹治同看了一眼,将金元拿过,然后如来时一般被蒙上了双眼,并推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进行的很稳,不知道过去多久后,终于停了下来,他耳边有声音道:“詹少郎,下车吧。”

    然而他被人带了下来,有个人一直站在他背后,并且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等到马车走远,这才松开了手。

    过了一会儿,詹治同伸手出来,将眼罩扯下,这是城西一个荒僻的街角,与他现在住的地方相隔不远,对方很显然知道他住在那里,这或许是一种警告。

    他回到家中后,先是给卧床不起的詹公喂了点米粥,打了盆水给其翻身擦了擦,这才出来,走入一间堆满书籍小屋里。

    这些书是詹府中唯一没有变卖出去的东西。

    他在这里坐下,拿过笔纸仔细书写着,没过多久,就把那树皮术上内容原封不动全部给默写下来。

    其实那本书看着厚实,也不过就三千多字,对于他这样记忆力出众的人来说,翻了两遍,就已经全部记住了。

    这上面详细记载着,如何与一个名叫天平之神的异神沟通的办法,包括怎么献祭,怎么给其找寻寄托用的分身。并且在最后一页上,还有如何运用献祭力量壮大自己,进而获得超凡力量的办法。

    不过他估计这书的原主人最后一页应该看不懂,因为这完全是用一种非常少见的“盖如文”书写的,都护府内,大概只有裘学令和他能翻译出来。

    不……或许还有一个。

    他看着这张纸,这么一份重要的东西,对方居然就这么放心给他看了?

    他又看了看桌上那一小袋金元,忽然自嘲一笑,因为他想到,对方之所以相信他,那正是因为他名声不好,是一个把利益看得比品德更重的人。

    现在他只需要通过一定的献祭仪式,说不定就能获得超凡力量,进而摆脱这段日子以来的狼狈和凄惨。

    他对着这张纸看了许久,最后将之拿起放在衣兜里,就推门出去了。

    张御自玄府回来后,因为司吏衙署那里基本已是无事,内奸也都在上回被一同指认了出来,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居处积蓄神元,用以观读真胎之印。

    这枚章印是需要不断投入神元,才能把依附在其余几个正印上的小印逐渐壮大。

    玄府这次又传授给他两个章印,仍是“意、身”两印上用于斗战的章印,至于范澜所说的秘传章法,则还未见到有什么消息。

    他并没有着急观读,现在一两个章印对他帮助不算太大,反还不如把全部精力放在真胎之印上。

    这一天他打坐结束出来,李青禾迎了上来,双手呈上一封信,道:“先生,宫外送来的书信。”

    张御拿过打开,将信纸出来抽了出来一看,却发现是一门土著语书写的,后面还附着了几条明显祭祀用的语式,他心下一动,考虑了一下,道:“我出去一趟。”

    他拿上夏剑,披上斗篷,出门后一路步出学宫,乘上马车,直往瑞光城西南方向而来。

    城西南因为靠近港口,许多夜市和地下赌坊都在这里,不过现在还是晡时左右,看去相对安静,他照着书信所指,让马车在一个街口停下,自己走入了一条巷道中,并在一个看去较为破落的院门前停下脚步。

    他将遮帽往后一掀,伸手叩了叩门。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过来,大门吱嘎一开,詹治同出现了门后,他看了看张御,让开身躯,道:“不嫌弃的话,就请进来吧。”

    张御走了进来,这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前院,角落里有一个鸡窝,有蚊蝇时不时飞过。

    詹治同看了看外面,合上门,道:“这边请。”他引着张御来到旁边一处小间,就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叠纸递给了他,“我想这东西对你们玄府有用。”

    张御拿过来翻了翻,道:“天平之神么……”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这么快又与这位异神有所牵扯了,他抬头道:“詹少郎,你看过献祭原书?“

    詹治同道:“是的。”

    张御心思一转,这可是个重要线索。

    每一本献祭用的原书对神明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要是能够找到,那甚至有可能直接把天平之神召唤到事先布置好的地方,然后将之消灭。

    他道:“詹少郎,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詹治同就将之前所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又言:“这个人虽然没有和我见过面,他随从出来前也换过了衣物,可是那种样子一看就是商贾作派。”

    “对了,那个随从应该是亲信,名字里有一个‘智’字,不知道是姓还是名。”

    他又转过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小袋金元,递给张御,“这是他们给我的,我知道玄府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手段,你们或许可以有什么办法通过这个找到线索。”

    张御伸手拿了过来,对于玄修来说,这样的线索其实已经够多了,他道:“这件事很重要,詹少郎,你希望我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么?”

    詹治同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张御点了点头,他将东西收好,站了起来,道:“你没有意图举行仪式来获取超凡力量,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詹治同抬头看来,道:“是欺骗?”

    张御淡声道:“这是天平之神的献祭方法,当天平的一端摆上东西,那另一端就要摆上相等量的,你会得到力量,只是要付出的代价会让你再也无法回头。”

    詹治同看了看他,认真道:“我过去或许做了很多错事,但我身为天夏人,永远不会通过祈求异神来获取力量。”

    张御看他一眼,点了下头,他双手伸出,将遮帽戴上,就提着夏剑走了出去。

    他出了这个小院,自小巷里走出来,这时接近傍晚,天穹上是一片如火点燃的云霞,可以看到前面坊市已渐渐有了些热闹的迹象,有一阵阵炙烤的香味随风飘来。

    他正要走上马车的时候,忽然一紧手中的夏剑,有所觉察般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

    ……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玄浑道章》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