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帝神通鉴 第539章 再见易裳

第539章 再见易裳

小说:帝神通鉴  作者:孤在上 
    湛长风参考司巡府的除邪记载,敲定了几条游历路线,将事先与藏云涧司巡府联合准备好的资料分发给众人。

    “你们的任务是除邪和示法,除邪就不必多说了,待会儿给你们范围和路线,你们分队前往,示法是重点,你们需在各个地方开坛讲解什么是道,什么是邪,以及对付邪祟的小法门。”

    “这些小法门很简单,凡人借助香糯米等工具和口诀就能实现,它们已经总汇在你们手中的册子里了,你们要将其弘扬出去,另外每一队会分到一块测灵石,遇到有点根骨的人,可以教他们一些较难的辟邪之术。”

    湛长风临时加了一句,“为了行动方便,我会去跟殷朝皇帝交涉一二,交涉成功后,再给你们消息,介时你们以藏云观道士的身份游历神州,现在你们先熟悉下手中册子,为之后做准备。”

    她将众人安排好,跟君问酒道,“君前辈,这边烦你照看。”

    “嗯,你去吧。”

    湛长风连夜进入煌州,煌州正值宵禁时分,大街上冷冷清清,偶尔有灯火从窗户里透出来。

    她进入神州时,便觉有种亲近之意,到煌州这种感觉更甚。

    不是她亲近神州,是神州亲近她,这种感觉是以前没有的。

    湛长风略微疑惑,吹响骨哨,没一会儿天空传来清唳,一头鹰隼自明亮的月色中俯冲下来,势如破竹,攻击性十足,临近却是扑腾了翅膀,乖觉地落到了她伸出的手臂上。

    她摸了摸它的脑袋,看向紧跟着奔袭来的黑衣玄武卫。

    这头鹰隼只有骨哨才催使得动,有骨哨的无非现任皇帝和上次从藏云涧来的先生,可也不会与他们亲近,安分地待在他们的手臂上。

    两名玄武卫瞧着这陌生人又惊又疑,“可是殿下?”

    现在殷朝不是她在做主,她怎会再以曾经的太子身份扰乱他们的心思。

    她要是真身出现在煌州,难保不会引起不必要的瞩目。

    “钦擅在何处?”

    不否认亦不承认,两名玄武卫心中有了计较,这是要他们保密。

    “钦擅先生目前在衡州。”他们低头回道。

    “他都做过什么事?”

    “钦擅先生自三年前来神州后,在皇帝陛下的同意下,奉太子为长生武帝,携煌州武风去往各地布武道,替长生武帝建祠。”

    她只知钦擅是替她来稳运的,却没想到他会采用这种方法。

    湛长风又问了一些神州的近况,然后让他们通知钦擅去帝都见她。

    神州重归殷朝,易裳正大兴工农恢复国力,战争中起来的一批娘子军也率先入朝成武将,现在正借和平中正的武风和万物平等的道家理念破除某些旧的陋习,促清明之治。

    神州统一不久,各种事情都等着易裳处理,她每日也仅睡两个时辰。

    这夜她子时入眠,寅时初便起了,照常命内侍掌起灯火,赶在上朝前的一个时辰里再批阅些奏折。

    为了方便,这些奏折早就放在了寝殿里。

    易裳作为帝姬时的雍容和作为将军时的凌厉渐渐融合到了一起,成为复国皇帝的威仪,然在私下,她还是像军中那般随性不拘小节。

    如此时,她穿着月白长衫,卷着袖子,坐在案后,一支朱砂笔写写停停,一本本奏折凌乱地堆在一旁。

    内侍静悄悄地将她批完后扔一边的奏折叠整齐,退出殿外去御膳房拿参茶。

    易裳有点犯困,一手支着光洁的额头,一手执笔,看着那一行行字,有些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些是关于民生的大事,还有些是反对新政的,一看到那些老顽固扯的祖宗典法,她就有点落不下笔,一个脑袋两个大。

    什么叫对牛弹琴,什么叫鸡同鸭讲,什么叫扯不清,这就是了。明明每一个政策她都有解释过。

    但她不能一个本子丢他们脸上,说孤不想听你们废话。

    旧秩序背后牵扯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一不小心就可能迎来严重的反扑,必须步步为营,一点点去试探去改变去瓦解。

    她不是生来的政治家,然还是学着成为了政治家,每天总要抽出点时间琢磨天策(湛长风留下的帝王术精髓),偶尔想想她侄儿那么小的时候就能将帝王术玩溜,没道理她不能坚持下去。

    易裳还是忍不住掩唇打了个哈欠,轻微一声脆响,手边多了一碗参茶,她头也不抬地拿起来喝了一口,感觉宫人还站在身旁,冷道,“下去吧。”

    她批阅奏折和看书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人,所以此时殿中没有多余的宫人,只有这一个送参茶的。

    “困还喝安神助眠的参茶?”

    那低缓隽永的声音入耳,易裳便彻底清醒了,一个矫健的腾挪,跃离坐席,蹭一下握住架子上的长枪,回身指向案旁的陌生人,“你是何人!”

    竟毫无察觉地被近身了,易裳都快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累过头,连内侍的脚步声和气息都没有分辨出来。

    她盯住那陌生人,模样倒是平和,不像是来刺杀的。

    殿中寂静无声,炉中檀香升起丝丝云烟,比宫灯中的烛火活跃多了。

    那陌生人摘下面具,“皇姑,许久不见。”

    只见她青丝如墨,凤眸藏渊,身骨湛湛,风姿神秀。

    易裳错以为擢升的云烟太缥缈,连自己也产生了臆想,否则这神人似的女子怎会喊她皇姑。

    殿中再次寂静了下来,易裳押着自己的理智仔细打量那静静看着自己的人,竟看出了几分易湛的影子。

    可易湛离开神州时才十一岁,比她还矮了一头,面前之人却稍稍比她高了一点。

    短短四年多能长那么高那么快,变化如此大?

    “你湛儿?”

    易裳惊疑之余,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另一个问题,易湛不是她的侄子吗,怎么会变成侄女?!

    莫不是修道界还有催生长换性别的法子?

    湛长风等了一会儿,见她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个消息,才开口道,“我变化有那么大?”

    易裳注意到她大拇指上长年戴着的墨玉扳指,心松了一分,放下长枪,快步走到她面前,想碰又不敢碰,“怎会?”

    湛长风无奈多解释了一句,“修炼中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身体机能都到了最适合修炼的状态,所以变化得有点大吧。”

    她自己倒没什么感觉,见易裳如今这态度,才觉自己是不是与四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易裳点点头,惊喜与沉痛交织,“脱胎换骨很危险吧,不要紧,当女子蛮好的。”

    湛长风深深地望着她,“皇姑,你在想什么?”

    易裳体贴地没有再提她的脚痛,不管怎样,这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亲人,她将湛长风拉着坐下来,担忧道,“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公孙家有没有找你麻烦,去哪里修道了,有没有人欺负你?”

    湛长风听着一连串问题,再看看捉着她腕的手,轻轻一笑,“皇姑,我们还是先说说你的问题吧。”

    易裳欣慰,“我一切都好。”

    “除了心大了点。”

    易裳不好意思,自谦,“离海纳百川还差了点。”

    “皇姑,我记得我们才相差九岁。”

    “对啊,我们还是同月同日生的。”

    湛长风叹了口气,“你开心便好。”

    她小时候长得雌雄莫辨,没人认出来尚能理解,不过在离开皇宫那一年多时间里,她的生长变化就渐渐明显了,加上没有特意去遮掩,身边眼力好的人基本都知晓她的性别,至少煌州三府都差不多了然于心,只是心照不宣地没有声张。

    这之间与易裳匆匆见过两面,果然没人告诉她,她自己也发现不了吗。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帝神通鉴》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