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帝神通鉴 第197章 神眼试炼(6)三合一

第197章 神眼试炼(6)三合一

小说:帝神通鉴  作者:孤在上 
    “白衣公子?”穆真观其身形,不确定地叫道。

    穆真旁边几位队员伸手要去扶他,却被阻止了。

    “别碰我。”白衣公子抬起灰扑扑的脸,侧身将右胳膊往地上一撞,咔嚓,脱臼的胳膊接上了,接着坐地上,依次接上右手手腕.左手胳膊.左手手腕.左右大腿关节.小腿关节.脚裸关节,汗水在他脸上划出好几条泥水印。

    一众戒备看着他的人,也不自觉冒出冷汗,艹,这家伙是被人拆解了一遍吗?!

    黑风呼喝,沙尘又闯进来了些,试炼场再次缩小。

    白衣公子装上最后一根手指,望向万仞高的黑风暴,被弄脏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所以,只一双星眸熠熠生辉。

    一道模糊的影子从沙尘中出来,衣袍猎猎,波澜不惊地扫过白衣公子,扫过诸人,最后定在韩飞耀一伙人身上,“来战。”

    重剑曳过黑沉的地,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万丈红尘!

    韩飞耀在她出言之时危机感陡增,然而还没有动作,剑光已至。

    旁人只看到韩飞耀一队接连被斩首却没有反应,却不知道他们已经陷入在了那一剑带来的万丈红尘里。

    古老怪还惦记着韩飞耀的身份,那容易让他就这样死了,当下飚射而出,大掌拍向湛长风。

    那边白衣公子远离穆真等人,“曾有援手之助,我不对你们出手。”

    说着他攻向了狼牙。

    光头遮骨面对此时变故,仍想积攒实力,但又碍于穆真一队,“道友,我们不如先将游兵散将清除出去。”

    狼牙.韩飞耀.白衣公子.湛长风等人现在都在战斗,正是充实令牌的好机会,穆真与他的想法不约而同,“当然可以。”

    他们两方人默契地朝两个方向杀去。一时间那些小战队.单身散人惶恐不已。

    这就开打了?!

    风逝川忽然间感受到了无组织无纪律的不安,瞥眼看见有五人朝被狼牙.扈十娘.方汉君围攻的白衣公子摸去,心生一计,“那位兽皮裙道友,我来帮你!”

    穿着兽皮裙的狼牙,余光就见风逝川朝那五人攻去,不由抽了下脸皮,那五人是他的后手喂!

    但是明面上那五人埋伏过他,妥妥敌对,于是在外人看来,风逝川是他这一方的人了。

    如果不是被这个白衣修士缠住,狼牙真想去揍他一顿。

    风逝川很兴奋,拉住了五人的仇恨后就开逃,顺利引着他们迎面撞上光头遮骨一队。

    仇人见面!

    “无影祝福!”五人队操控令牌,所有队员皆成了虚影,朝遮骨等人包围去。

    遮骨也祭出祝福,同时绚烂的法术一齐扔向五人队,却竟没伤到他们分毫。

    风逝川见此情况大惊,那个无影祝福无敌了,居然能抵消所有攻击。

    他要不要重新站个队啊,风逝川一边吐槽一边瞥向湛长风,黑尘石粒差点溅到他眼。

    湛长风.古老怪这边纯属暴力对抗,气劲爆裂鼓荡,叫人退避三舍。

    古老怪擦去嘴角的血,握住令牌,“寒冰祝福!”

    他那一队人眉梢头发肩膀都凝了霜,连皮肤都变得幽蓝坚硬,风沙吹到这里被冻结,仿佛自成空间。

    好可怕的冻结之力。

    湛长风一边拆解从韩飞耀手里夺来的杀伐祝福,将其与血性祝福.坚石祝福组合,一边猜测这个寒冰祝福该和哪些部分契合。

    杀伐.血性.坚石,一笔勾勒出狂战图腾,湛长风将狂战图腾刻进神眼,一剑斩向古老怪,剑上攀附寒冰,速度被阻,恰时古老怪巨掌拍来,她横剑而挡,玄色战靴.暗红战袍.黑甲战盔覆上她全身,气势突增。

    古老怪瞳孔微缩,你是...

    巨掌被削去大半,重剑劈头而来!

    风逝川看得热血沸腾,一细思,他居然真的热血沸腾了,血性涌出身体,力量仿佛一下提升了数倍,只觉自己无坚不摧,再抬手一看,身上已然穿戴了一套完整的铠甲!

    在狼牙重击下连退数步的白衣修士突然稳住身形,同样实力大增,立马还击回去。

    白衣修士这时还有点郁猝,犹记得当时那人突然打上来,打到一半说,“你的分筋错骨手很厉害,恰好我对此也有研究,不如切磋一番,谁输了谁听话。”

    然后他就被拆了。

    愿赌服输。

    而且,这人现在看来获胜的可能还是挺大的。

    方汉君瞧见湛长风三人的变化,心里惊然,神眼在他们身上!否则不可能融合那么多祝福!

    他此时顾不得扮猪吃老虎,大吼,“给我!”

    五人战队抛出令牌丢给他。

    方汉君投诚狼牙后,一点点显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和身份,终于争取到了这些人的拥护,“十娘,结界!狼牙,壕沟!”

    扈十娘早就准备好的结界术瞬时将他们几人护在一方,狼牙跺地撕开大地裂缝。

    险败在五人战队手下的光头遮骨哪还看不出来这些人是一伙的,此时他的战队已经死伤完了,他果断向湛长风投诚,“令牌给你,帮我!”

    湛长风接到令牌,冷静祝福?

    和无影祝福.寒冰祝福都不搭边,湛长风想起刚刚好像也有人喊无影祝福了,照她的实践,一般是不会出现相同祝福的,她手里已经有无影祝福,怎么还会出现第二个。

    湛长风给光头遮骨施加了兵甲.狂战,“跟南无明解决掉这伙人。”

    南无明是白衣修士的名字。

    遮骨自然应下,新仇旧账也该算了,他挥出大片火灼烧结界。

    扈十娘极力支撑,只叹战场上变化无常,之前还并肩作战,现在就刀剑相向了,只是神眼极有可能在他们手里,恐怕不好赢,“方道友,你有什么办法?”

    方汉君瞥了眼终于和湛长风对上的穆真战队,“我们这里八人难道还打不过这两人。”

    “无影祝福!”方汉君给五个人施加了祝福,“趁现在干掉他们!”

    同时也给穆真去了个传音,以期合作夺得神眼。

    被施加了无影祝福的五人完好地跨过火线,攻向南无明和遮骨,他二人却攻击不到他们,只能被动防御。

    遮骨也是被这招弄出了经验,“它有时效,刚刚只支撑了两刻,我们先拖着!”

    南无明看见扈十娘和方汉君用结界和符文将那方弄得跟龟壳子似的,觉不好,“我拖住他们,你想办法打破结界!”

    “风逝川,过去帮忙。”湛长风现在才发现维持两个图腾术祝福三人实在太耗精神了,若她不是修魂的,根本坚持不住。

    湛长风撤销了自己身上的祝福,再将他三人的兵甲术换成了无影祝福,终于多出一分心力应对穆真战队的攻击。

    南无明.风逝川.遮骨也被无影祝福后,和那边五人互相伤害不得,正好全力攻克结界。

    穆真对面前这个穿着灰扑扑衣袍的修士还是很忌惮的,一来就灭韩飞耀再灭古老怪,现在又同时对上她和狼牙两个实力强劲的战队,气焰很嚣张啊。

    所谓先礼后兵,湛长风边和他们打边邀请,“道友要不要考虑下加入我的战队?”

    穆真不置可否,“你以为凭你们四人就能赢?”

    且这四人还是分兵两处作战的,狼牙那边八人,又有结界师.符箓师蹲后方,想解决他们难度极大。

    “但神眼在我这里。”到这一步,谁都猜得出来谁是神眼拥有者,湛长风也不瞒着了,“就算我们输了,我能肯定在输之前,你这支战队肯定剩不下一两个人,到时你拿什么跟那些人争,送上神眼加入他们吗?那还不如现在就加入我这边。”

    “连自己的祝福都维持不了,还这么有信心,”穆真不为所动,“有一点说错了,只要你输在我手里,待我拿到神眼,我自可融合你的令牌翻盘。”

    “那你是坚决不降了?”

    “站死跪生,只择前一。”穆真眼神凌厉,“野兽祝福!”

    “吼!”

    “嗷!”

    穆真五人半兽化,咆哮声地动山摇。

    湛长风抬眼便是血眸,阴寒之息无声张扬,在咆哮声中陡然多了一抹死寂。

    一指雷霆怒!

    一剑红尘意!

    血色飚溅,顷刻败五人。

    穆真重伤在地,眼有惊骇,这是什么人,居然不借祝福之力就能秒杀他们,估错,严重估错。

    湛长风勾起她的令牌,野兽祝福.麻痹祝福。这两个祝福恰好可以契合,但是还少了一部分,不完整。

    湛长风抬腿朝南无明那边走去,南无明三人已经将结界破了,正和狼牙几人作战。

    砰!

    两方的无影祝福先后消失,狼牙大吼一声,地上飞出无数土刺扎向南无明。

    而风逝川利用速度优势杀进他们内部,首先就冲着会结界的扈十娘去了。

    遮骨挥出火龙缠向方汉君,方汉君快速打出符印,眼见穆真那边尘埃落定,心焦起来。

    湛长风是冲着令牌去,现在这伙人的令牌都在方汉君手上,她自然不会放过他。

    雷霆三降,方汉君的符印根本支持不住,最后一下劈在了他身上。

    扈十娘.狼牙面色变换,大势去矣!

    风眼越缩越小,要是神殿再不开,他们都得死。扈十娘狼牙果断束手就擒,“不打了不打了!”

    只要湛长风通过神殿,试炼就会结束,他们还能捡回一条命!

    湛长风则拼凑着新得到的祝福。

    两个无影祝福契合在一起是大无影祝福,勾连野兽祝福.麻痹祝福,形成虚兽图腾。

    湛长风将虚兽图腾刻进神眼,还剩寒冰祝福.冷静祝福.御冰祝福,寒冰和御冰有契合点,但不完整。

    要么寒冰.御冰和冷静之间还缺少一个联结的祝福,要么三者分属两个图腾。

    另外的令牌可能毁在黑风暴里了,也可能还没出现。

    又或者,杀了这些人能催生出新的祝福。湛长风扫过穆真.狼牙.扈十娘这几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兴致缺缺。

    这几人可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逛了一圈,只看着湛长风四人进入神殿。

    风逝川进到神殿里才后知后觉地说道,“居然真的出现神眼者了。”

    南无明.遮骨脸色也很微妙,撇开刚刚惊天动地的战斗,再看前面那个懒洋洋且稍显落魄的修士,更微妙了。

    神眼试炼不算频繁,也不算稀少,九天亿兆世界,总会隔几年冒出个神眼拥有者,然后开启试炼场。

    但是数百年来,真正成为神眼者的屈指可数,而这样的人无一例外地会成为名将或者霸主。

    他们该荣幸吗?

    亲眼亲耳经历了神眼者的诞生。

    幽暗的空间里,只有前面一点光明。

    南无明先出声道,“未请教道友尊姓大名?”

    “有缘再见。”湛长风没入光明,消失不见。

    南无明三人互相看了几眼,终于松了神经,大笑着一同走进光明。若她真担得起神眼者的名头,确实会再见的。九榜上终会有她的名字,供他们追寻仰视。

    湛长风进入一个白茫的空间,里面悬浮着一束玉卷,她取下欲观看,没想到这玉卷飞进了她的紫府,钻入神眼当中,原本黑漆漆圆石样的神眼化作一行行文字,显然是地狱眼的修炼方式。

    同时,因着神道地狱传承的出现,紫府中大为震动,魂道传承九转往生诀不甘示弱,变成一方印玺试图镇压下地狱眼,无心传承催开虚神域,像是要将一切笼罩,四象谛听法身化金莲,引来红尘劫,帝王传承龙甲神章化作棋盘,经纬线纵横交错,黑白子星罗棋布,要将几方网罗其中。

    这几道传承都蕴含法则,之前还相安无事,现在却快掐起架来,只怪地狱传承的力量让另外的法则产生了威胁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它们间没有只能留其一的冲突,否则她要选择放弃地狱道传承,或者放弃魂道.帝道.心觉道。

    湛长风意识入主先天真一之神,紫府虚无中睁开一只眼,那是她,也是道种显化,绝对意志横扫而过,将几方传承震慑住。

    她掌帝道,一手黑白子,布下天地大局,将地狱道.魂道.心觉道都投入局中,以心觉道为辅,地狱道为防,魂道为攻,促相辅相成之势。

    一切尽在掌握。

    如此之后,紫府总算安静下来,她开始参悟地狱眼的修炼方式。

    万罪万惩之地,便是地狱。它代表刑罚和审判。

    神道传承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不要求你本身的实力多高,只要求你能领悟图腾的意义,以图腾为媒,向神借取力量,代神行责。

    地狱眼,掌的是地狱之力。

    湛长风观这个地方没有出入口,好像是要将她关在这里修炼,便随遇而安,领悟地狱之力。

    不知何时何年,湛长风眉心忽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取下面具,化镜自观,额心多了赤红一竖,这便是地狱眼的象征。

    她试着用地狱之力依次催发兵甲图腾.狂战图腾.虚兽图腾,颇感神异,好歹之后施加祝福什么的,不用通过神眼了。

    可这又是一种目前阶段不适合暴露的力量,正如她能暴露心觉道.魂道,却不能暴露帝道。

    九天的征伐,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霸主榜,但为什么会出现霸主呢?

    因为资源.生存,那是下乘。

    因为权欲.野心,那是中乘。

    因为证道,才是上乘。

    证什么道,军道.王道.霸道.帝道!

    现下获得地狱眼,她忽然察觉,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不得不去征伐。

    因为神道传承的本质是维护秩序,得到神道传承,就得替神行责啊,如果没有足够的势力,怎么去行责?

    不论是要证道还是要行责,必得征伐,必得被忌惮,必得被诸侯霸主们扼杀。

    还没有足够实力前,帝道和地狱道绝对不能显露人前。

    白茫空间打开了一扇门,湛长风重新戴上面具,起身出去,外面正是察情殿。

    她看了看自己的铭牌,上面多了几十万战绩点,应该和试炼场里的人头有关,她申请将上造之衔变更成了不更,又经过一番资质鉴定并上交相应战绩点后,变更成功。

    不更军衔有建立兵团的资格,方便她踏出下一步。

    湛长风发现察情殿里,跟她一样坐在蒲团上的几人有些眼熟,好像当时她参加试炼时就在那儿的。

    她记得她在试炼场待了一天,在白茫空间少则待了几月,难道那边的时间流速和察情殿不一样?

    这些人总不可能在这里坐了几月吧。

    湛长风掸掸衣袖,走出察情殿,各兵团留此监视的修士立马就把消息传出去了,但也没明目张胆地上前做什么。

    她也不管,找了间石室倒头就睡,接连几百场战斗加上修炼参悟,铁人都受不了,她一闲下来便觉肝都快爆了,浑身虚得很。

    这一睡,就睡了两天一夜,外面的探子都快盯出斗鸡眼了。

    醒来便开始打坐修炼,这间石室里的天地元气浓度很高,堪比一条中灵脉,她用了十来万战绩点才获使用十天的资格。

    湛长风突然想到灵兽袋里的白狐,抬手将它放了出来,白狐自由惯了,在灵兽袋里待了那么久,神色颓靡,并且拒绝和湛长风交流,独自趴在一边假寐。

    湛长风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给了它几颗花种,“最多一年,我会解决好清虚的身份。”

    “嗷呜~”白狐下意识蹭蹭她的手掌,又立马弹开半步,叼起花种高傲地踱到一边。

    湛长风失笑,再放出小蜃妖和小灵蚌,备了一缸水养着它们,只是一缸清水,有点简陋,下次外出再看看有没有适合它们生存的环境。

    小灵蚌只有指甲盖大,焉焉沉在缸地,偶尔开合下壳子,冒出一串泡泡,小蜃妖围着它翩飞转悠,倒是活力十足。

    看着朱红媚的本体,湛长风难得有些唏嘘,道途大抵如此,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其实她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除去跟易湛牵连的公孙氏,跟清虚牵连的海族争端.百草院争端,跟湛长风牵连的点将台战力榜,如果她不想再换个身份,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搞清楚点将台里的势力纠葛。

    湛长风修炼了几天,修为逼近筑基大成.速度缓滞后终于出门。

    出门一看,门上是各种传音符,全都是各个兵团的招揽信息。她思忖了几息,找了间元气较稀薄的石室,将白狐.小灵蚌和小蜃妖留下,这里的元气浓度正好适合它们修炼,不会浪费。

    然后离开点将台,在附近找了个小酒馆,要了个雅间,说是雅间,也仅仅是用竹帘挡住了门而已,她本来就是要听热闹,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小酒馆里什么人都有,多是从点将台里出来放松的,各种消息含混着,随着酒气蒸腾发酵。

    湛长风一心二用,边听着外面的声音,边看传音符里的信息,她倒没想接受招揽,而是想透过他们的招揽信息,分析这些兵团的存在形式。

    点将台本身是培养强者的,但它没有自主意识,某一方面就成了外界势力的免费资源提取点。

    谁会平白建了兵团在点将台里打来打去,有病不是?

    一样东西的存在必然有其现实意义。

    单拎出这些兵团来说,湛长风将其分成了三类。

    一类是同好型,有空相约打打斗技场,闯闯秘境,没空各自忙各自的。

    一类是半契约型,兵团规则只在点将台里有约束作用,出了点将台各管各的,这种兵团多半以抱团上不周战场抢修炼资源为最终目的。

    一类是全契约型,不管在点将台内还是在点将台外,兵团都实质存在。

    这类兵团是最强大的,点将台里排的上号的兵团几乎都是这类。

    想要建立这种兵团,必须有足够的财力物力,甚至领地。这类兵团一般是有世家.豪强.雄主们在后面支持,同样也为这些世家.豪强.雄主们输送战力。

    像苍羽就是公孙家掌握的兵团。

    还有第一兵团邙山实质为齐北侯效力,第二兵团常青隶属长老会议,第三兵团大盛背后是未明侯。

    一些小势力或个人组建的兵团在当下的点将台整体环境中很难出头,表现得稍出色点就会被大势力吸纳瓜分。

    实力.势力.财力才能撑起一个真正的兵团。

    可惜目前的她都挺缺的,唯有放低要求,另辟蹊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帝神通鉴》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