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帝神通鉴 第102章 离山

第102章 离山

小说:帝神通鉴  作者:孤在上 
    浩浩荡荡的狼群奔入深山不见踪影。

    周遭渐渐安静,冷易安几人脱险脱得云里雾里,这时几道身影踏枝而来,原来是逛了大半山终于找对地方的教头们。

    林武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可受伤了?”

    程之高扶着萧邵白急道,“他要急救。”

    林武让一个教头抱他快速出去,然后听冷易安讲诉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他讲到最后一幕时,思忖了下,往山里望了望,“山深处诡事多,你们不要深究。”

    于是师生们出了山。

    但是林武这回说错了一点,那哪里是诡事,分明是真真实实的人事。

    几人见到的奇形怪状如同怪物的影子,是湛长风。

    狼群来势太过凶狠,不能善了。湛长风脱离战圈后就重新摸回了溪边,扛了灰狼,发出啸声,引来狼群。

    这狼群是灰狼引来的,也该由灰狼引去。

    所以湛长风扛着灰狼,带领狼群往里跑。狼王速度极快,越追越近。

    她耳边的水声也越来越大,溪流连着一条奔腾的白练。

    湛长风将灰狼抛下,看着狼王似笑非笑,狼王直起身子,毛发褪尽,是一成年男子的模样。

    野兽修百年而开灵智,修千年化人形,至少已经筑基。

    狼王怒吼,“道士,沆瀣一气。”

    湛长风的眼眸慢慢变成赤血之色,气势飙升,狼王隐隐有点忌惮,踌躇不前。

    “我已经替它稳住灵魂,供它半刻不消散,只要你能用你最强大的力量将我击败。”

    狼王没空去理解这个人类的逻辑,只见到地上的灰狼肚皮尚有起伏,二话不说攻向挡在前头的湛长风,气劲咆哮成狼形!

    湛长风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就是筑基!

    她刹那开启透视之眼,不去躲避,反而催动所有神魂力去看清狼王的气脉.内丹。

    还差一点...

    湛长风在被击飞的瞬间榨干自己的力量,去透视他的灵魂。

    砰!

    她整个人倒栽下去,不见了踪影。

    这特么是瀑布的上游!

    狼王在岸边转了几圈,终于放弃找她麻烦,回到了灰狼身边。

    这条瀑布就在笔架山最南边,下面一个谷地连着社学所在的青白山。

    瀑布犹如飞鸿从千尺之高的崖壁上翻腾下来,成浩荡之势,谷中回响的俱是激荡声。

    湛长风被水流冲入潭底,冰凉的水刺得她清醒了一分,身体却虚弱得要沉睡。

    她用最后的力量封住了五官心脉,任由自己下沉,意识渐昏。

    一道白影游过来,捞起沉潭底的人,额心火寂然跃动...

    天未亮,学子们还没上山,一人却已经漫步山径,伴风且吟,偶尔一拨琴弦,应着鸟鸣虫声。

    将亮未亮的夜色里是他洒然而行的身姿,轻袍飘动,下了石阶,愈近困龙潭,手不禁抚拨琴弦,音之烈,几与萦绕在谷中无数岁月的磅礴之气相撞。

    但今日的困龙潭似乎有点不同,宫七弦指腹一压,琴音戛然而止,轻渺渺地望向水岸边。

    他快步走过去,果见一人躺在那儿,浑身湿透,气息孱弱,手腕上的布条散了,血色晕染开来。

    宫七弦见她未着社学之衣,又是一副从水里出来的模样,心虽疑惑,却没有迟疑地放下怀中琴,施手援救。

    他的指尖堪堪碰到她的衣服,异变陡生,一只手铁钳般箍住他的手腕,同时一腿屈膝顶上来,宫七弦本能运气挣脱,却发现如何运气都挣不脱手腕上的钳制,生生挨痛击,几乎是在同时,整个人被掀翻过去,砸在碎石遍布的地上,手被压在头顶,一膝盖又下来,撞在腹部同一个位置。

    宫七弦痛得身子都弓起来了,紧而呼吸一促,窒息感袭来,他掰扯着如鹰爪般扣着他脖子的手,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又惊又怒地盯着压在他上方的人。

    那张俊俏的脸透着弱态的苍白,嘴唇没有血色,一双眼睛深邃漂亮,是如琉璃般的深灰色,好像容纳了整个冰冷却蕴藏着无数生命的宇宙,温和,又不含一丝感情。

    一种无法言说的寒冷从心底蔓延开来,宫七弦几乎不敢反抗。

    但是那人松开了他,直起身子,默然地向潭水走了几步,她的手指微动,凭空抓出一个荷包,里面是一颗名为“永恒”的种子。

    她的眉将将压下,透着一种山雨欲来的凝重,随后那颗种子被丢入了潭中。

    一声叹息好像抽去了所有力气,她瘫软下来没了动静。

    宫七弦踉跄着退开好几米,顾不得查看身上的淤青,紧盯着地上的人,生怕她再起来。

    良久,宫七弦才试探着走进了些,那人的气息似乎强了一分。

    宫七弦迟疑地搭上她的手腕,此前一幕没有发生,他不知不觉地松了口气,但又更疑惑了,脉象很正常且不说,这人的真气竟如此弱小!

    如此弱小怎会将他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

    湛长风醒了,没有感觉到危险,翻了个身继续睡。抬着手刚想给她擦脸的姑娘默然了,不确定地叫道,“你醒了?”

    “困。”

    “.....那你好好休息。”门合上了。

    湛长风起来的时候看见了夕阳,它金橘的光,暖洋洋地笼着窗台上的君子兰。

    她兀自出了神,细究又不知道自己在回忆什么,有人站在门口,“醒了?”

    “嗯。”湛长风回头看着余笙,“你将我捞上来的?”

    看来这回是真醒了。余笙确定她无碍,才回道,“不是,听说是宫七弦将你带到了明经阁,先生们认出了你,便让我帮忙照料。”

    “你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余笙关心道,她还记得当时这人一副浑身湿透的惨样,手上还都是血。

    “没事。”湛长风抻了抻腰,“就是不小心掉进了瀑布下的潭里。”

    余笙也没有追根究底,只是对她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有点微恼,哪有人对自己的生命这样轻描淡写,然她又似乎没有立场去恼,只好道,“你一天没有吃东西,先过来吃点。”

    确实有饭菜的香味从门口飘进来,湛长风观察着屋内简单却不失雅致的摆设,“这是你家?”

    “嗯。”

    “谢谢。”

    “这话你还是跟宫七弦说罢。”余笙想起她还不知道宫七弦是谁,补道,“就是带你回来的那人,问竹楼的琴痴。”

    “他那儿我自然会感谢,这跟你道谢不冲突。”

    余笙笑笑,抬眼便见她下了卧榻拆起被面来,不禁打趣道,“我好心照料你,你转头就要将我家被子拆了?”

    “我用过了,不干净,替你洗洗。”

    余笙一时哑然,“放下罢,哪里有客人到主人家留宿,还帮忙洗被子的。”

    湛长风头也不回地说,“习惯了。”

    ....什么意思。

    余笙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干脆也不阻止了,“先吃饭罢,你还有力气洗被面?”

    湛长风想起她的辟谷丹已经吃完了,而且目前没灵石买,只好回到日常吃饭的流程里。

    她将拆下来的被面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旁,跟余笙出去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帝神通鉴》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