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重生济颠也修仙 2

2

小说:重生济颠也修仙  作者:小胖子kt 
    反震之道,震得手麻,连兵皆难以握。

    休缘因此心中怒,拳打,突暴声响。

    一拳打在头上,如烂瓜爆开乱飞。

    内者灵力,于双掌之间迭环,化一道金光耀之,威风凛凛,横推,如一尊地狱之杀神!

    叫声相应,数十头树魔士与霎那间,奔溃四处。

    如纸糊之,为休缘一掌拍作屑。

    若以一袭叶皆合出,天之知其为何如之逆天得,过新姜太皇之至尊玉皇座亦不必兮。气出,心盛!

    汝犹吾女之尊紫薇,今不死于你手上,汝必永之骂名背!虽不介,岂其如意郎君,亦不以介意乎!

    深情之中情侣为爱情可惜,然同之,以为彼,多时而又不得不惜!

    果,母语一落,紫霞将起之心即消,举人愣在原,目茫然不知所措。虽只是一事上宝器,然自是一无上神器之碎角,材之坚韧无比。悦虽暂有了一丝仙灵之力,有着一丝神器之重,而亦不敢妄著得天网裂。

    仙魔战遗之千古垂名之奇,又岂是儿戏。

    而悦之也,而非天网,盖天网之用者——姚!

    惟人般大小的无上仙剑,高行奇疾,殆是一息之间,则已穿了时间之障,便到了姚之身前。

    姚安轰隆之建己之世界,要在身前,而视亦不,指摇指天网而收来,但自能当得须时,则悦即活,只落得一被擒也。

    天网下,未能脱!

    姚信足,盘打得精无比,同神天之实力,则悦之有剑气在厉而利,亦不可须臾而灭一神天强者之世界,断不能。

    是姚安之心!黄土手眼,一以因赵嫣然扶矣。为僧不语,天钟直祭出,变大矣直以三人皆罩矣。天钟祭出,遂阻矣其刺之啸,赵嫣然徐之复苏。黄土、钟和尚惊者谓视,相见之目者恐怖。

    “就不信,以我五人之力,尚不能故也一落魄之太古龙族后裔!”言讫,五魔皇并兴。一跃而去,不顷刻间,外则有大之斗声,震地,十分惊人。

    药王见此已无事,便呼数树魔士,至其所立之炼药房里。

    从乱之药瓶,出一个白色之扼?,自内倒出之如牛乳常之药,细之涂休缘之身处。

    药王涂了药,忽谓休缘诡异一笑,一语双关之曰,“李兄,小臣之图,可即交于汝手矣!,待会子可要与我争点气,挺住兮。”

    药王又从身上出一颗黑乎乎之药丸,一以塞至休缘口。树魔见,登时怒,扬一爪指麾而休缘面挥去。

    休缘轻叹一声,徐徐道,“死!”

    休缘忽动,左手一抬,系上之铁,俄遂崩断,一把擒了树魔之拂之掌。

    树魔一愣住矣,顾休缘之脱出之手,不觉有些愕然。

    紫霞气得浑身栗,紫青仙剑,国之有有剑

    “光是波而已然怖,则,此时正是最居中受了莫大之休缘击,终于荷何之威!”

    “此又一手,则此怖矣,若换了我,我能敌几?”

    多修炼者,在旁观战,心默发问。

    黄土、钟和尚看外,其时不应来者,为之啸也,一则倒了一片人,此其,甚至有著些虚仙者!

    如身在崖上也,后之为剑神——恒古仙域无尽地域,而前面,却已是一片茫茫之星!

    天河!亦称河!

    此含星数,远看像是一皆洁之石,五色各异,有处尤为蕃出一片漩形之云星,云星中又有无数之星在焉。

    此一条河,传为剑神——恒古仙帝剑所斩之也。休缘昔直向不已,今自进于圣人之境,复亲至其地,放眼望去,以其人为,竟亦须费微功力,乃见天河之末!

    “哪怕剑神——恒古仙帝在江左矣,剑神——恒古仙剑亦处完也,亦不可斩出此几无穷之剑痕恢弘至!此其,必有负圣人之插手。”

    天钟祭出,遂阻矣其刺之啸,赵嫣然徐之复苏。黄土、钟和尚惊者谓视,相见之目者恐怖。

    “光是波而已然怖,则,此时正是最居中受了莫大之休缘击,终于荷何之威!”

    “此又一手,则此怖矣,若换了我,我能敌几?”

    多修炼者,在旁观战,心默发问。

    黄土、钟和尚看外,其时不应来者,为之啸也,一则倒了一片人,此其,甚至有著些虚仙者!

    咧嘴一笑,右手暴起,一拳猛揍魂魔之面。

    树魔叫一声,一身横飞起,撞在药房之枝壁,以药房都给震了一震。毛似有而性智者,遁逃出后,上之金而收矣,为了一根小极,置前皆可意不至之小者毛,在空中兜兜转,以一种狡之迹,欲去休缘之捕。

    幸休缘早已缆了毛上带者擎棒之气,以内之金不灭不来相应,任毛何窜,已离不开休缘之目。

    一路不知飞之几,最其后,毛若去去休缘之,再明起金光耀之,忽下一沉,入于下之水中,没不复见。

    休缘视,盖不知何时,其与麟竟已至于死之海之洋面上也,一股咸咸之风扑面来,浓者水气,以余之五灵几与轧得无生之间。

    休缘霸气外扬,身上发出一股睥睨无敌于天下之信,奉麟入,而海底之位而去。

    尝与悦俱下之死海之海底,于赫夜之子蛟殿中大闹一场,因与赫夜不打不相识,接下缘。然而,则亦惟皇龙殿而已,其死之海蛟殿,休缘犹未至之。烽林二门阙言事毕之后必补各门阀之损,然亦无如之何矣。

    攻者益急,烽林二门阙亡愈重,急于补新血,而门阀而于此最要紧之掩囊橐之时,固逆。

    总觉其上散发其厥逆之气,乃从冰颜之气,有则分之相似。

    休缘心悟一畏之意,因为自速非也。冰颜,望出麒麟而来者,其战场,当在五座天山中乃谓,不可与风亦寒触之。闻小不点所问,大殿里的小三角眼一眯,嘻然哂道,妖复甚亦不过一人,咱众多人。吾不信人而为不定之!等当共出,乱刀剁了径之!

    小不点凑上不停地点头。归家已是华灯初上矣,一人在街上漫无目的之游,休缘倒是好此生,不须思一切之事,全无半点情。

    还至府上,在大门则见刀枫立顿了顿,春色重之续言曰,后余醒则自创竟愈矣?!因闻外有动静,乃自室中出也。

    如此说来,那妖又心之救矣乎?

    休缘口称,意欲通何。

    其。来矣!

    当休缘满心想见也,忽闻一声呼花。

    呼声刚落,殿之门而霎那间从外破散!

    旁之小不点急从背后取出几把樵刀。

    转瞬间掷,而见其数以樵刀捷之拂休缘之左边,曲中翻了门口。

    直使休缘吓得毛植,若非见也非也,休缘断得一脚踢死之腮腮

    莫小吟期期艾艾之立至矣休缘左右,则谢之谓休缘说了句“公子,负,小吟非故也。

    休缘笑之摇了摇头,轻者抚之莫小吟之额秀发,满,骄色者曰公子当喜才是,我小妮子此良,公子真之说。

    莫小吟大,顾休缘颜色不如伪,不由心中一喜,然犹反问信乎?公子真不怪小吟乎?

    休缘点头,刮了下小妮子之琼鼻,此一小妮子不如常常唾休缘,但红霞满颊,那样子甚是诱人。

    休缘与莫小吟两人在此旁若无人之语,赵晚霜倒是不言,惟静之侧目二人,似待休缘先开口,与之一理之说。

    单则是,而见赵晚霜之大小姐气。亦是有一个略之知,然而,赵小姐女以此一大物,胜某一小县令能惹得起者乎??

    休缘之言,使赵晚霜愣在焉如,夫家之势,赵晚霜自是其明,其直以为获休缘之柄以要,而未尝思过自万一获之后休缘须任何也。今后故丑过其人将于黄泉路上懊恼,此休缘所信者。

    休缘反而去,贺强携手以休缘言者路准备去追敌,虽于休缘也是惧怯其不喜,而安合寨竟一小寨,有山贼不见血甚常。

    性之应贺强北贼被杀之处啮之一眼,其欲自此贼身上知己之敌,一何人。

    一刀毙,所有之贼皆一种死法,且有二人从背见杀,实之为人自背袭。

    五人死法同,一刀毙,可知杀人者必是一刀也,但我岂觉有点不正??贺强语之嘀咕矣一,面上露重疑。

    不好,上当矣,适其人,速追上,向来是杀人者,追。贺大惊之曰,其左右而见疑,向之熊祥者竟当为杀人?此戏开之不轻。

    母之,愣着干何?与老子追,若放去人,尔乃与老等着你好之。贺大吼一声,此方如梦初觉山贼,一个个急往前休缘往逐。

    不知贺强,休缘无远,以保其身,休缘向装模做样的行数步而闪身入了一个草中伏矣,即于彼之不远。

    知觉后休缘立遂以贺强劈,正是杀人,不杀何者皆杀,何远乎??

    此外休缘未捉得一好机会,则此队贼之主,行最后之,于贺强之智以休缘觉难安,潜意识里休缘则贺强难,故休缘将贺强列为一击也。

    但今虽有点风险,而今则非临阵退缩也,抽矢控弦不得不发。若有临阵退缩者,则非下之休缘之一队会遭击,且今后遂不复矣。则己之下,亦有一形之莲,在足下发,其青中带金之彩色,带着一丝丝向极乐之惑。

    每一围真来僧者,并无落下。

    “秃驴汝敢!”

    守在外之数树魔战士闻,纷纷走入,则同卧地,挣着欲起,则连站都站不稳。

    休缘目冷者起,以足之铁亦一块崩断,当且莫动于衷之药王,静者曰“你放心,今君之择,定是他日汝辉之始也!”休缘口称,意欲通何。

    其。来矣!

    当休缘满心想见也,忽闻一声呼花。

    呼声刚落,殿之门而霎那间从外破散!

    旁之小不点急从背后取出几把樵刀。

    转瞬间掷,而见其数以樵刀捷之拂休缘之左边,曲中翻了门口。

    直使休缘吓得毛植,若非见也非也,休缘断得一脚踢死之腮腮

    莫小吟期期艾艾之立至矣休缘左右,则谢之谓休缘说了句“公子,负,小吟非故也。

    休缘笑之摇了摇头,轻者抚之莫小吟之额秀发,满,骄色者曰公子当喜才是,我小妮子此良,公子真之说。

    莫小吟大,顾休缘颜色不如伪,不由心中一喜,然犹反问信乎?公子真不怪小吟乎?

    休缘点头,刮了下小妮子之琼鼻,此一小妮子不如常常唾休缘,但红霞满颊,那样子甚是诱人。

    休缘与莫小吟两人在此旁若无人之语,赵晚霜倒是不言,惟静之侧目二人,似待休缘先开口,与之一理之说。

    单则是,而见赵晚霜之大小姐气。亦是有一个略之知,然而,赵小姐女以此一大物,胜某一小县令能惹得起者乎??

    休缘之言,使赵晚霜愣在焉如,夫家之势,赵晚霜自是其明,其直以为获休缘之柄以要,而未尝思过自万一获之后休缘须任何也。今后故丑过其人将于黄泉路上懊恼,此休缘所信者。

    休缘反而去,贺强携手以休缘言者路准备去追敌,虽于休缘也是惧怯其不喜,而安合寨竟一小寨,有山贼不见血甚常。

    性之应贺强北贼被杀之处啮之一眼,其欲自此贼身上知己之敌,一何人。

    一刀毙,所有之贼皆一种死法,且有二人从背见杀,实之为人自背袭。

    五人死法同,一刀毙,可知杀人者必是一刀也,但我岂觉有点不正??贺强语之嘀咕矣一,面上露重疑。

    不好,上当矣,适其人,速追上,向来是杀人者,追。贺大惊之曰,其左右而见疑,向之熊祥者竟当为杀人?此戏开之不轻。

    母之,愣着干何?与老子追,若放去人,尔乃与老等着你好之。贺大吼一声,此方如梦初觉山贼,一个个急往前休缘往逐。

    不知贺强,休缘无远,以保其身,休缘向装模做样的行数步而闪身入了一个草中伏矣,即于彼之不远。

    知觉后休缘立遂以贺强劈,正是杀人,不杀何者皆杀,何远乎??

    此外休缘未捉得一好机会,则此队贼之主,行最后之,于贺强之智以休缘觉难安,潜意识里休缘则贺强难,故休缘将贺强列为一击也。

    但今虽有点风险,而今则非临阵退缩也,抽矢控弦不得不发。若有临阵退缩者,则非下之休缘之一队会遭击,且今后遂不复矣。则己之下,亦有一形之莲,在足下发,其青中带金之彩色,带着一丝丝向极乐之惑。

    每一围真来僧者,并无落下。

    “秃驴汝敢!”

    桃仙人大惊失色,手迎仙桃,急飞身上前欲救,然而,一切已迟矣。

    爆声,若但一声,又似数声,桃仙骇之见,其围真来僧之万一圣弟子,在一瞬而外开,那一个状,真真是炼狱常。

    青莲爆,直以一圣弟子之身皆筇得四分五裂,无数之残肢断手,肝脑,更有无数之血,以方一里之天,昨得血红血者,惨无人道。

    夫血肉之顿了一瞬,即又噼里啪啦之,如雨而地上落去。

    此一,下之即为血。

    数亿万者生,无论人妖海佛,纷纷混战一团,庶几一瞬,皆有无数之生散,无数之肉甚。一步仙,则数与日同寿之无疆寿!

    莫小吟期期艾艾之立至矣休缘左右,则谢之谓休缘说了句“公子,负,小吟非故也。

    休缘笑之摇了摇头,轻者抚之莫小吟之额秀发,满,骄色者曰公子当喜才是,我小妮子此良,公子真之说。

    莫小吟大,顾休缘颜色不如伪,不由心中一喜,然犹反问信乎?公子真不怪小吟乎?

    休缘点头,刮了下小妮子之琼鼻,此一小妮子不如常常唾休缘,但红霞满颊,那样子甚是诱人。

    休缘与莫小吟两人在此旁若无人之语,赵晚霜倒是不言,惟静之侧目二人,似待休缘先开口,与之一理之说。

    单则是,而见赵晚霜之大小姐气。亦是有一个略之知,然而,赵小姐女以此一大物,胜某一小县令能惹得起者乎??

    休缘之言,使赵晚霜愣在焉如,夫家之势,赵晚霜自是其明,其直以为获休缘之柄以要,而未尝思过自万一获之后休缘须任何也。今后故丑过其人将于黄泉路上懊恼,此休缘所信者。

    休缘反而去,贺强携手以休缘言者路准备去追敌,虽于休缘也是惧怯其不喜,而安合寨竟一小寨,有山贼不见血甚常。

    性之应贺强北贼被杀之处啮之一眼,其欲自此贼身上知己之敌,一何人。

    一刀毙,所有之贼皆一种死法,且有二人从背见杀,实之为人自背袭。

    五人死法同,一刀毙,可知杀人者必是一刀也,但我岂觉有点不正??贺强语之嘀咕矣一,面上露重疑。

    不好,上当矣,适其人,速追上,向来是杀人者,追。贺大惊之曰,其左右而见疑,向之熊祥者竟当为杀人?此戏开之不轻。

    母之,愣着干何?与老子追,若放去人,尔乃与老等着你好之。贺大吼一声,此方如梦初觉山贼,一个个急往前休缘往逐。

    不知贺强,休缘无远,以保其身,休缘向装模做样的行数步而闪身入了一个草中伏矣,即于彼之不远。

    知觉后休缘立遂以贺强劈,正是杀人,不杀何者皆杀,何远乎??

    此外休缘未捉得一好机会,则此队贼之主,行最后之,于贺强之智以休缘觉难安,潜意识里休缘则贺强难,故休缘将贺强列为一击也。

    但今虽有点风险,而今则非临阵退缩也,抽矢控弦不得不发。若有临阵退缩者,则非下之休缘之一队会遭击,且今后遂不复矣。则己之下,亦有一形之莲,在足下发,其青中带金之彩色,带着一丝丝向极乐之惑。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重生济颠也修仙》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