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隐之国 第十五回螣蛇乘雾

第十五回螣蛇乘雾

小说:隐之国  作者:隐士北溟 
    第十五回螣蛇乘雾

    “怎么了师叔?”北溟停住问道?

    孟归来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瓷瓶子,倒出两三粒红色的药丸:“将这个锁魂丹给它先吃了,以防万一。另外打了半夜,咱们都休息一下,等天亮再说。”

    北溟点点头,这螣蛇虽然奄奄一息,不过万一吃了九节易阳草,难保会出现什么情况,果然还是师叔想的周到。接过药丸,北溟颇为愧疚。毕竟师叔能够带自己来易阳谷寻找九节易阳草,北溟心里就已经十分感激了。好不容易广甲成功进化后,师叔又冒着生命危险才将螣蛇制服,若不是为了给自己得到螣蛇内丹,又何须费如此大的周折。

    “师叔,对不起。”北溟看着手里的易阳草和药丸,低头道。

    孟归来一愣,转而笑道:“傻小子,有什么对不起的。只是可惜了螣蛇内丹,不然你的功力必定能更上一层。”又叹气道:“你这样善心,师叔只怕你将来会吃亏。”

    北溟听了没说什么,除了乔婆婆和介子推,孟归来是第三个给它亲人般感觉的人,虽然口称师叔,但在心里也早已把孟归来作为自己的师父来看待了。他扶着孟归来找了一块干燥的地方坐下来,又找了些枯树枝升起篝火。孟归来开始打坐运功,北溟在一旁为他守护,不时也观察一下螣蛇的情况。索性后半夜并未出现什么太过危险的凶禽野兽,天微微透亮的时候,孟归来长吐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北溟知他打坐完毕,忙将一只水壶递过来,孟过来喝了几口,身了个懒腰道:“总算是满血复活了。”

    “师叔,您感觉怎么样?”北溟满眼担心的问道。

    “无碍了,隐力恢复了差不多有五成。”孟归来说着站起身来,看了看不远处地上的螣蛇,对北溟道:“你要救它的话可以动手了,那易阳草晚上开花,到第二天午时就会枯萎没效力了。”北溟听说,忙走上去,蹲下身将螣蛇的嘴撑开,将先将那红色的锁魂丸喂了进去。一会儿,又将那易阳花也送进蛇口中。做完这些退到一边,功运全身,观察着那螣蛇。

    不消片刻,奇异的现象发生了。那本来萎盹在地上的螣蛇的外皮开始慢慢膨胀收缩。

    “它在蜕皮?!”孟归来诧异道:“这九节易阳草果然有令灵兽脱胎换骨的效力,真是巧夺造化之功。”北溟顾不上答言,将孟归来护在身后,一眼不错的观察着那螣蛇,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虽然孟归来并不需要北溟的保护,不过对于北溟的这个保护动作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不消半盏茶的功夫,只见那螣蛇已然完全蜕下旧皮,连一对肉翅也焕然新生,身体比之前似乎也变大了不少,新生的螣蛇慢慢的飞到空中,看着北溟,之前狠厉的眼神变得柔和亲切了许多。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与人为敌了。”北溟大声说道。那螣蛇在空中飞舞了一圈,并未离开,似有恋恋不舍之意,竟慢慢朝北溟飞来。

    北溟立刻全身戒备,身上的护盾结界也更加明显了。孟归来将挡在身前的北溟手臂轻轻拨开,走到前面看着螣蛇,又看看北溟,自言自语道:“难度是……这怎么可能……”突然手指螣蛇大喜过望,因为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北溟,它,它认你为主了!”

    “认我为主?”北溟有点懵了。

    “还不明白吗我的傻小子,”孟归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兴奋的解释道:“这螣蛇不是一般的灵兽,生性最是桀骜难驯的,因此极少有隐士能够成功召唤它作为自己的召唤兽,更别提融合附身了。你刚才救了它,再加上九节易阳草的灵力,它似乎已经自愿认可你作为主人了。快,你赶紧打坐试试与它进行融合,我为你护法。快点啊!”孟过来催促道,那神情比他自己得了召唤兽还高兴。

    “好的师叔。”虽然还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北溟打心里相信孟归来,因此在修炼方面,孟归来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静神,观心,入定,融合!根据孟归来教授的方法,隐力运行全身小周天,神识试着朝周围连接。

    找到了!一个螣蛇的剪影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不断靠近,靠近。北溟蓦的张开眼睛,孟归来惊讶的发现此时不仅北溟的左眼不出意外的呈现玄紫色,而原本黑色的右眼也变成了淡金色,和螣蛇的眼睛极为相似。

    “螣蛇附身!”北溟右手指掐剑决,大喝一声。原本飞在空中的螣蛇顿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北溟身后出现了巨大的螣蛇图腾,一对若隐若现的隐形翅膀在身后张开,北溟身体骤然腾空而起,与此同时右掌朝身前打出,一道蛇形亮光带着烟雾从掌心飞出,将击中的一棵大树完全洞穿了!

    北溟稳稳的飘落于地面,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师叔,成功了!”

    “臭小子。”孟归来拍了一下北溟肩膀:“连螣蛇都成功附体了,有了广甲附身提升防御,现在再加上螣蛇的攻击力和毒素,可谓是攻守兼备,假以时日,如果能练成融合技,那就不得了了。不过千万不能骄傲自满,这不过是千里跬步的第一步而已。”

    “师叔,什么是融合技?”北溟抓住重点问道。

    孟归来摸了下额头,自觉有点说多了,摆摆手道:“以后你自会知道,现在先不管那个。刚才你右掌那个招数是螣蛇附身的第一个攻击技能吧?我的蓝蜂感知到那烟雾带毒,而且烟雾还有迷惑敌人的作用,不错,不错。我看这招就叫螣蛇乘雾吧。”

    北溟点头称是,双手结印,将隐术收了,两只眼睛也恢复了黑色,方才说道:“师叔,您之前给螣蛇吃的锁魂丸……”

    “不用担心,锁魂丸只是部分限制灵兽的攻击力,十二个时辰后药力会自行消除,无需解药。”孟归来看着东方霞光万道的初生朝阳,深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眯眼道:“该回去了。”

    易阳谷一行可谓收获颇多,北溟内心自然欢喜,但是这高兴的情绪北溟只允许自己维持很短的时间,因为他明白,现在还没有资格沾沾自喜。在稷下学宫的修炼才刚刚开始,周围的同学藏龙卧虎,自己不能有半点松懈。有蓝蜂的引路,孟归来和北溟原路返回的很顺利,出了山谷的大门,一眼就发现孟归来的下属已经驾着马车等在大路边了。

    想必这又是蓝蜂的功劳,可以远程传递信息吧。北溟看了一眼孟归来衣角上停留的一只蓝蜂,心里猜测着。二人上了马车,穿过依旧熙熙攘攘的平谷村街道,虽然只不过一夜的时间,但是此时北溟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了。

    “师叔,我有个问题不太明白。”在颠簸的车厢里北溟有点睡不着。

    “说。”孟过来此刻已经完全放松下来,眯缝着双眼闭目养神。

    “现在我有两个能够附身的召唤兽广甲和螣蛇,如果我同时召唤它们附身可不可以呢?”

    孟归来睁开双眼,轻声道:“理论上当然可以,召唤兽的附身效果是可以叠加的。不过北溟,同时召唤两个召唤兽,需要消耗大量的隐力,凭你现在的修为最好不要轻易尝试。接下来我会着重指导你这方面的训练。”

    “好的师叔。”

    孟归来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下同时召唤不同的灵兽附身,灵兽之间往往会产生排斥效果,有时甚至会反噬伤害到召唤者自身。但是据我观察,广甲和螣蛇似乎不存在这种问题,这也许是因为那株九节易阳草并蒂花的原因。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猜测,具体情况还要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试验。”

    “还有一件事我要嘱咐你。”孟归来看着北溟说道:“以后螣蛇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要作为杀手锏,万不得已时再使用,明白吗?”

    “明白。”北溟点点头,其实就算孟归来不提醒,他也有这个打算,从小介子推就教导过自己一个隐士要善于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隐藏的杀手锏越多,生存的几率也就越大。广甲虽然以防御见长,但是也并非没有攻击的技能。自己好好修炼,不愁开发不出新的技能。

    北溟回到稷下学宫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孟归来告诉北溟,今后可以和郑麟他们一起上课,课余时间再来自己这里进行指导即可,当然是在孟归来有时间的前提下。孟归来毕竟是学宫的执事官,平时事务也比较繁忙,若只是带着北溟一人进行专门的修炼,难免会惹人非议。北溟也知此意,孟归来这个安排正中自己下怀,能和郑麟他们一起上课最好不过。这几天和孟归来外出的经历北溟自然不会和别人提起,郑麟和端木赐也只是礼貌性的问了一下,北溟只说去了一趟易阳谷,他二人也很聪明的没再深问。那西门闹只是看了看北溟手上的獴犽戒,并没有说什么。北溟问了问郑麟他们这段时间上课的情况,端木赐简单说了一下上课的地点和时间,还有最近的一些上课内容。据端木赐介绍,现在的课程以理论为主,还没开始上实战课程。郑麟道:“你这半个月没上课,我之前替你在司教处那里帮你请了假,现在回来了你该去销个假才是。”原来稷下学宫有规定,学员外出不论什么原因都要请假,孟归来虽然是执事官,但是这个规矩也是不能破的。当初孟归来和北溟走的匆忙,孟归来便委托了郑麟替北溟请了假。北溟听了忙和郑麟道了谢,收拾了一下出了栖侠阁,朝司教处走去。和司教处的姜老师销了假,北溟想着先回宿舍睡上一觉,再去餐厅大吃一顿,在易阳谷体力消耗比较大,回来的马车上又一路颠簸,现在可是极度缺觉的状态。

    至于落下的理论课程,北溟只能利用平时的休息时间来恶补了。不过幸好这些理论知识在玄隐书院的时候多少也接触过,学起来并不会费太多的精力。稷下学宫和玄隐学院在教学方面有很大的不同,理论知识的学习并不是重点内容,而是更侧重于实践和学以致用。

    “你好!”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个似乎是高年级的学员叫住了北溟:“你好,你是北溟吗?”

    “你是?”北溟看了看对方,确定并不认识此人。

    “我是南宫燕的朋友,她不方便来栖侠阁,她让我给你带个口信,请你方便的话现在去学宫后面的树林里一趟,她在那里等你。”

    “她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没有说。好了,口信我带到了,先走一步喽。”说着那学员挥了一下手臂,转身走了。

    北溟想着自己和那南宫燕并未有什么深交,不过是上次和西门闹在树林切磋的时候才和她算是认识了。她找我能有什么事呢?哦,是了,看样子她和西门闹从小就认识的,难道是她向我打听关于西门闹的事么?那西门闹长得的确是高大帅气,今天在澡堂洗澡时就听说西门闹和端木赐一起被评为新一届学宫的校草,想必那南宫燕小姑娘情窦初开托我传个纸条口信给西门闹也是有的。想到这北溟不禁摇头微笑起来,他们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虽然只不过十一二岁,但是这种事情却司空见惯了。

    北溟本不想被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不过想到西门闹对自己不错,那南宫燕又确实漂亮,若是两个人能凑成一对也不错。

    哎,权当是还他人情了,我就当回月老。北溟这样想着,难得决定管一次闲事。

    北溟只好从回宿舍的路上折回,向学宫后面的树林走去。此时已经接近午饭时间,外面没有什么人,这树林里更是异常安静。北溟一进树林就感觉到气氛不对,正要转身离去,一个有点熟悉的尖刻声音传来:“不是美女有约吗?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北溟寻声望去,果然,周崇一脸笑意的带着一帮学生从树林里走过来,将北溟包围起来。“是你给我传的口信?”北溟皱了皱眉,盯着周崇道。

    “不然呢?你不会真的以为像南宫燕那种世家大小姐会看上你这玄隐国的乡巴佬吧?”

    “哈哈哈……”

    周崇的讽刺话音未落,周围的那帮人都哄笑起来。

    北溟不为所动,表情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你找我来想干什么?”

    周崇见北溟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眼中的狠意更浓:“没什么,不过想和你切磋一下隐术,上次在宿舍里没有尽兴,后来就听说你请假了。”周崇玩味的看了一眼北溟,继续道:“不会是吓得躲起来了吧?”周围又是一阵怪叫哄笑声。这周崇本就看不起北溟,之前又见他和郑麟等人在一起,心中不免起了记恨之意。今天偶然看见北溟一个人在学宫,因此特意想了个主意将北溟诓骗至此。

    “要切磋可以,改天约个时间地点,今天我累了,恕不奉陪。”北溟懒得与这些人纠缠,转身便走。

    “怎么?害怕了?”周崇叫道:“不想切磋也行,跪下磕三个头认我当老大,以后自然没人难为你了。”周围的人也纷纷起哄附和起来。

    “看来今天这个觉是先睡不成了。”北溟叹口气道:“好吧,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好大的口气!”周崇满脸鄙夷的道:“也别让人说我周老大欺负你一个新人,群殴你不算本事,这样吧,我找手下几个小弟和你单挑,你能赢了他们就放你走,赢不了就认我当老大。”作为年级老大,周崇还是有几个心眼的,他之前打听了一下北溟的底细,知道北溟可以召唤一只初级的灵龟,实力并不出众,今天他们这么多人,自认为对付一个刚来学宫的毛头小子绰绰有余。

    “随便,抓紧时间吧,我还要回去睡觉。”现在的广甲已经升级到中等召唤兽的水平,还有獴犽戒这种顶级暗器,只要不是一起上,北溟自信单挑他们还是有把握的。

    “高达,你去教训教训他,让他长长记性。”周崇对旁边站着的一男生道。

    那个叫高达的立刻就站出来,北溟这才看清这人的长相,不禁怀疑这也是学生?原来这高达和周崇一样来自倮隐,生的人高马大,紫红色的肌肉快把衣服涨破了,一脸的络腮胡子,一手持一个圆头铁锤,怎么看都不像十几岁的少年,倒像个成年的大汉。

    “小子,我的铁锤可不长眼,现在求饶还来到及。”高达举起两个铁锤晃了晃,那铁锤看样子足有近百斤,在他手上却显得十分轻巧。

    “多说无益,动手吧。”北溟明显没什么耐心了,隐力运至全身,左眼微微透出紫意。

    高达大喊一声,冲过来就是一锤,北溟往旁边一闪,迅速的转到高达背后,“奔雷拳!”一拳击向高达后颈,那高达居然不躲不避,转身将铁锤一抡,北溟不敢应接,飞身一跃躲开,高达两手左右开弓,一锤接一锤向北溟砸来,将北溟脚下的地面砸出一个个大坑。北溟不禁微微吃惊,这胖子虽然身形不太灵活,但是挥锤的速度极快,稍有不慎就会被铁锤伤到,若是被这样的兵器擦到一星半点,恐怕也得伤筋动骨。北溟一边躲闪一边找机会进攻,可是高达双锤上下飞舞,无形中组成了一圈屏障,一时竟然没有什么破绽。

    “小子,认输吧。高达的锤影百舞可是中级隐术,你是破不了的。”周崇一脸得意的说道。这么多人他之所以让高达第一个出场,不是因为高达实力弱,恰恰相反,高达在他们这群人里面隐术是数一数二的。周围那帮高年级的学员见北溟只有招架之力,也都是一脸的得意和幸灾乐祸的神色。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隐之国》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