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傲娇总裁的吃瘪日常 053 爱有多沉默

053 爱有多沉默

小说:傲娇总裁的吃瘪日常  作者:在戈多 
    傻瓜,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让我蒙在鼓里这么多年?为什么宁愿让我恨你?

    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我不愿意这样被你保护着,以你伤害自己的方式?

    这样,会把我也变成一个傻瓜。

    傻瓜……你这个大傻瓜。

    她哀伤的眼神,看的芾甘不由自主的难过起来。

    “棠棠……你究竟怎么了?”

    他握住她的手,牢牢的握住。

    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只是摇头,只是说不出。

    她挣脱了他的掌握,他却倔强的再次握住。

    手被他攥在手心里。

    他微凉的手,此时也有了汗意。

    这狠狠的禁锢,只会让她更加的悲伤……

    李尧棠拼命想要抑住那翻腾上来的痛楚和难过。眼前模糊的厉害,她只好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芾甘。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她总是喜欢这样睁大眼睛看他,总是想要把他的容貌,看的清清楚楚,印在心里。

    他出色的五官,出色的样貌,没有一处不精致,没有一处不美丽。她曾经无数次的赞叹,曾经无数次的亲吻,曾经,无数次的,沉溺。

    不,这精致的美丽的样子,不是李家的。绝不是。

    李尧棠狠狠的喘着气。

    不。她不信。

    他怎么可能是李家的子孙,怎么可能是爸爸的儿子?

    她只要看到这张脸,就根本不需要烦恼,根本不需要痛苦,根本不需要在这里……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芾甘也看着李尧棠。

    她眨着眼睛,那长而翘的睫毛,像是两片羽毛,在慢慢的扑扇着,直扑到他的心里去……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他沉醉在这双眼睛里;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午夜梦回,他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然而伸出手去,是再也扑捉不到……

    何遇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看到这样的情景,推开门的动作,迟滞了。

    老韩站在不远处,看着老板平伸的手掌缓缓的垂下来,在身侧,握成了拳。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老板在那一刹那迟疑了。

    此刻院子里出奇的安静。

    老板看他。他不知道老板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但老板的眼睛里,殊无笑意。

    李季礼看到女婿正在廊下,朗声叫道:“小铁!”

    何遇回头,见是岳父,笑着叫了声“爸爸”,接着看到从西边厨房出来的沈培艺,又叫了声“阿姨”。

    沈培艺笑眯眯的对何遇点点头,指了指上房,说:“小铁你可来了……快进去吧。”然后她转头对着李季礼,问道:“怎么这么晚?”

    李季礼说了句:“今天事情格外的多”。

    何遇接着廊下的光,看到岳父脸上深深的倦意,说:“您这段时间可要注意身体。”

    李季礼迈步子上来,就这么几步台阶,他好像走的有点儿吃力,长长的喘着气,摆手,道:“没事没事,再累的时候也有。”他一对眸子精光四射,打量了一下女婿。见女婿神色如常,不禁点了点头。然后,他伸手推开了门。

    李尧棠和芾甘同时回头。

    芾甘有一时的错愕,迅速的看了李尧棠一眼,然后站起来,叫了声“叔叔”。却没理跟在李季礼身后的何遇。何遇也没理他,他只是看着沙发上静静的坐着的李尧棠……那双手,刚刚就被席芾甘握在手里。

    李季礼一阵“呵呵呵”的笑,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也暂时截断了汹涌的暗流。

    开了一天的会,很累了。很想到家喝一杯参茶,好好的休息一下。可眼下的状况……他笑着,走过去,坐在李尧棠的身边。

    他没忽略,进了门,李尧棠都没有出声问候。她只是用她黑沉沉的眸子,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吓人。

    父女俩对视着。

    李尧棠微微抬起下巴,望着父亲。

    从小就需仰望父亲——方方正正的一张国字脸,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显得整张脸既英俊又十分的有气势。头发还是那么浓密,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稀疏。因为总是戴着帽子,头发会被箍出一个圆圈,显得很有趣。每次看到,总是会替父亲整理一下——可是今天并没有。

    这是她的父亲。没错。

    李尧棠都能感受到自己心房的震颤。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寒凉。

    当她在医院里醒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见到父亲。

    她心里像是藏着一团火。她急切的想要把这把火掏出来。

    她其实脑子里仍是一派混沌,没能力、也根本不想理个头绪,她只是想要见父亲。她要来四合院。

    她要问问父亲,只问他一个问题:属于我们仨的那段时间,对您来说是不是全无意义?是不是?

    可是,看到父亲,她忽然间说不出话来。

    父亲脸上的疲色,鬓角的白发,目光中的探寻和疼惜……令李尧棠觉得自己的心肌猛烈的缩了两下。

    她艰难的转眼,看看芾甘,还有何遇。

    他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李尧棠的手,抓住了毯子。

    狠狠的捏着毯子。

    心底像是被钻了一个洞,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的溜走……那究竟是什么?

    李季礼抬手替女儿拢了拢头发,用宠溺的语气说:“瞧瞧你这头发乱的……记住啊,也就是放假,准你披头散发几日,等开学了,可不能这样就去学校。做老师要有做老师的样子。”他捏捏女儿的脸,像对待一个小女孩儿似的,“不过看你这乱七八糟的,你这是……”他故意的看了何遇一眼,然后低声跟李尧棠说:“是小铁欺负你了?”

    李尧棠咬住了嘴唇。

    李季礼拍了拍女儿的手,“那是因为……昨天你生日,爸爸没能抽空给你庆生,生气了啦?”

    “……”

    李季礼看着女儿的眼睛。那原本水汪汪的、大大的眼睛,此刻像两颗红葡萄似的。他暗暗的心惊。他的大手将女儿的手握住,不由得就使上了力气。

    李尧棠忽然的紧紧抱住父亲。

    李季礼愣住了。

    有很多年了,李尧棠都没有对他做过这么亲近的举动。不知从那里来的一股子热流冲进血管里来,他缓缓的抚摩着女儿的头发,很软,很滑……他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抚摩女儿的头发了。

    好像,真的有很久了。久到他都快忘了,将女儿抱在怀里是多么温暖、多么幸福的一种感受;久到他都快忘了,他的女儿有一颗多么柔软的心——也许并没有忘记,他只是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却并没有想到,是在这么一种状况下。

    何遇和芾甘的眼神都有些复杂。

    沈培艺将手交握在胸前,看着眼前这一幕。

    景李季礼多少有些狼狈。只好拍着女儿的背,轻声的安慰:“棠棠?没事的,没事的,嗯?”

    李尧棠的脸埋在父亲的肩窝里。好久,一动不动。

    父亲身上的味道,钻进她的鼻腔,钻进她的心底……带着烟草味,带着海浪的气息,带着,很久很有以前,他抱她在怀里,那种温暖;恍惚中,看到自己拎着那支粉白的莲花,摇摇摆摆、步履蹒跚,对着父亲说,“妈妈的花”;又看到清晨廊子下,父亲那舒心的微笑,那不是对着她,也不是对着妈妈,而是另一个人……于是眼前是一波儿接一波儿的黑暗。

    她的手,抓住了父亲襟前的金穗,那带着丝丝坚硬的穗,被她揉成一团,扎着她的手心。疼,疼的厉害。可此刻,竟然没有泪水流出来。

    “棠棠哪,”李季礼感到李尧棠的身体在发颤,他知道女儿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在忍耐。可是,他仍笑着,看向何遇,“小铁,瞧这样子,真是你给棠棠气受了?”

    何遇笑,未作分辨。

    李尧棠呵呵一笑,把李尧棠的胳膊拉下来,看着女儿,问道:“看来一定是了。怎样?要爸爸给你出气不?”

    沈培艺看到这儿,笑着开口道:“好了好了,既然是小两口儿斗气,季礼,你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嘛。”她推了何遇一把,努了努嘴。

    何遇配合的往前走了两步。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他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手掌扶上她的背。

    隔了衣服,李尧棠甚至都能感受到他手心的灼热。她身子一颤。何遇对她笑,那笑容一如和煦春风。何遇手上稍一用力,让她往自己怀里靠了靠。下巴触到她的额,冰冷的汗意。他心底一凛。

    李季礼和沈培艺不约而同的笑出来。都是如释重负的表情。

    芾甘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沈培艺当下说厨房里预备了夜宵,一起吃一点儿再走。

    何遇却看着李尧棠,说:“阿姨,我们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沈培艺笑着,看了一眼李季礼,见他没有强留的意思,道:“那……也好。回去早点儿休息。看你们也都累了。”话是对何遇说的,却留心李尧棠的反应。

    “其实爸爸最辛苦了。”听到沈培艺这么说,何遇笑着,“爸爸,我前儿得了一盒Behike,回头让人给您送来。”

    李季礼抬手解了领口的挂扣,听到何遇又给他搜罗来了宝贝,笑眯眯的站起来道:“哪儿来的?”

    何遇笑,“反正不是偷的。”

    李季礼哈哈笑着,点了点何遇,道:“幸亏你老子不好这口儿,不然非吃我醋不可。Behike可金贵,我知道你也爱着呢,这样,咱爷儿俩一人一半?”

    何遇笑着,“全归您。我准备戒烟。”

    李季礼听到,眉梢眼底,都是欣慰的笑。

    翁婿俩一人伸出一只拳头,碰了一下。

    李尧棠看着,这一碰,像是碰出了火花,灼的她眼疼,心更疼。她咬咬牙,掀开毛毯,脚钻进地上的拖鞋里,站了起来。也许是起的太急,她头晕,身体不由自主的晃了两晃。站在她正前方的芾甘一个箭步跨过来,伸手将她扶稳。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傲娇总裁的吃瘪日常》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