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其它小说 > 不别饮夜不别河 第一世:这般纯涟炽烈的美酒 我要步入你 第四章 痴女娇(下)

第一世:这般纯涟炽烈的美酒 我要步入你 第四章 痴女娇(下)

小说:不别饮夜不别河  作者:格鹿 
    “喂,要不你说说,还有什么活没干?我帮你啊?”洛南挪了挪身子,站的有些腿酸,这才双手一拖,将胸前的绵软直接放在了窗框上,这才胳膊环抱,用手肘撑在了里面的窗台上,果真舒服了不少,“怎么样?要是平常,我才不要干活呢。或者,你要是冷,我帮你暖暖床也是可以的。不过你得让我进屋暖暖才行,不然等下我吹的太冷了,那就暖不热了!”

    看起来,他好像很爱干净的样子,刚好投其所好。洛南想了想,反正他也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那还是自己先高兴了比较要紧,逗逗也不碍事。

    至于村长,就真的很不好了。除了脸上抑制不住的发黑,以及极力抑制的攥的有些颤抖的拳头外,周身的气息冰冷的好像冬至最深处的河水。

    “滚!”

    可真不好下手,洛南有些欲哭无泪。若是目标的是五哥,自己早都进入下一层幻境里。结果呢,这个冰块,不仅是个大冰块,还是个木头疙瘩!

    但凡看自己一眼,洛南都能再把衣襟拉松一点吸引他的注意,然而,村长真的是目不斜视。整理完桌子便坐了下来擦拭着手中的一根木雕兰花簪子。

    簪子...簪子?等等!簪子!

    “你有意中人了?”

    村长认真的瞧着那栩栩如生的簪子,忽而一怔,好像想起了什么的样子,“是。可以滚了吗?”

    这种感觉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洛南心里不舒服,站累了腿就软了,沿着窗边就滑了下去,靠着又硬又硌土墙,抿着嘴巴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心里持续的骂着灵盘的祖宗十八代。

    怎么就能搞出一个有意中人的了呢?这是干嘛?还要夺人所爱?还剩八天,哦,七天了。七天后,直接祭河神淹死好不好?想让自己死就不能直说?非得兜那么大一个圈子?

    走?还是不走?这是一个问题。

    但凡要一点面子,正常姑娘早就捂着脸跑掉了。可惜,洛南是正常姑娘吗?莫说是在这做什么都不用负责任的幻境里,就是现实中,她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怂过。

    能屈能伸是大丈夫的事,她洛南,只管享受就好。

    “那我走。”

    窗外没了那个碍眼的身影,村长觉得清净。又听她说要走,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修长的指节轻碰,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很多年了的木匣铜扣,将擦干净了的簪子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砰!”

    洛南还没挪身子,就听见脑袋上一声巨响。

    混蛋!关窗就关窗!那么用力吓唬谁呢?那砸的还不是自己家窗户?

    越是这样,洛南就偏偏不要让他好过,眼睛滴溜溜一转,来了主意。

    “村长,我是想回去的,可是我刚刚跳下院子的时候,好像一不小心伤到脚了!”洛南高高举起胳膊,亮出指节有节奏的敲着上面已经关紧了的窗户,“我站不起来了!站不起来,回不去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帮帮我吧!我真的回不去了!”

    “村长~你不帮我,我就没法走了,你说这半夜三更的,我若是叫喊...”

    “你说,人家听见我叫,跑过来一看,我这么了还在你这,还伤了脚...你说...”

    “咯吱~”

    果然好用,洛南低头偷偷一笑,默默地等着村长会有什么反应。

    村长可真是恨得心里发麻,后槽牙痒的能磨两个核桃。怎的这么多年平平静静的,就今天碰见了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子!

    “咚!”

    洛南光听着声音,就知道村长是带着多大的火气踹开那上辈子欠了债的房门,紧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扩大开来。

    洛南揉了揉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忽然就面前一黑,只觉得自己腾空而起。刚准备挣扎,便已经被屁股上传来的钝痛窜的忍不住叫出了声。

    “哎呦!你!你干嘛!”

    不光是村长对于洛南的厚颜无耻感到了诧异。洛南,也是真的被村长的铁石心肠震惊了。

    没有想到,他长得那么好看,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居然会这样对女孩子,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不错,刚刚的洛南,正是被村长寻来的米袋子套了进去,村长将洛南装起来后,拎着袋口出了院子。当然,为了以防洛南会再回来,他直接将洛南扔进了隔壁家的院子。

    在洛南扯开袋子探出脑袋的瞬间,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这下,洛南总算是知道村长为什么要把自己丢在这里了。

    这个院子里的茅屋,是圣水村出了名的凶屋,就是传说中的闹鬼。

    闹鬼吗?呵~

    洛南的眼里带着讥笑和不屑,可事实上,刚刚踢开米袋的小腿却是在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夜里凉,还是别的什么。

    “灵会怕鬼吗?开玩笑!跨界了!”

    “我看看!谁!谁敢动我!谁敢动我,那些长老肯定找鬼王!找鬼王把你们都熬成汤!”

    头昏脑涨,在洛南上气不接下气,咚的一声从窗户翻进自己的小屋时,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的滚落了下来,周身无力,好像刚刚虚脱过一般。

    “这鬼天气!“洛南没好气的骂了一嘴,幻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季节,看起来是快要入冬了,可又时冷时热的。

    实际情况究竟是今夜太热,还是洛南心里烧了把火,那就未可知了。

    还是被窝里最舒服。洛南可算是找到了可以依附的地方,就算对于自己的复生之路再叫苦不迭,有了这又软又暖的杯子,总算也好受多了。

    一夜过去,大概是真的累了,洛南睡的格外的沉,迷迷糊糊直接到了第二日的大中午。

    “糟了!”难得,洛南的声音变得有些气虚无力,手指按在紧皱的眉心处打圈揉着。

    昨夜又吹冷风又吹大汗的折腾了大半宿,再加上前日还跳了冰凉的河水,那么今日,洛南的伤风也就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了。

    幻境里也会伤风,这是洛南始料未及的,也就是说,在自己需要规避的死法结局里,又多了一个病死。

    要了命了...洛南只在心里念着,这次还真的是没什么力气再破口大骂了。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带脑子才行,洛南可不想真的死在这里。

    “五...五哥~”

    门内传来醉儿娇滴滴又有气无力的呼喊,五哥怎么可能坐视不管?二话不说就急急的推开门冲进了屋里,正瞧见洛南抱着被子歪在枕头上,眼神缥缈,小脸通红,嘴唇却是发白的,看起来虚弱至极。

    “醉儿!你怎么了?”

    五哥这一看就知道,醉儿这是病了,一时间心疼的要命,赶忙伸手去探洛南的额头,果然是烧的滚烫。

    “五哥...该是这几日,夜里凉了,我着了风寒的...”洛南吸了吸鼻子,装出来无比可怜的模样,“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啊...万一,万一拖下去,还剩七天,我怕祭河神那日,会有不妥...”

    不说祭河神还好,一提起来,五哥的心都要碎了。本来想在最后这几天,还能多陪陪醉儿,也不枉自己曾经动心过一场。如今见醉儿病了,都要没命的人了,提前还要受这么大的苦,哪有这样的道理!

    “醉儿你别怕!五哥这就替你请郎中去!还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和五哥说,五哥替你去跟他们讲,可能能帮你要来!”

    要来?感情不是自己给啊?还得上面批?真抠搜,一个小姑娘撑死了也就吃他们家只鸡而已。不过只是片刻,洛南就理解了五哥。

    毕竟马上就要没了,现在再付出什么,不都算白坎浪费了吗?罢了罢了,想开了,洛南才想起来重点。

    “等!等等!五哥!你不能请大夫!”洛南急忙喊住了五哥。

    “为什么?醉儿,你是圣女,看郎中吃药,都不用花钱的。”

    洛南敲死五哥的心都有了,怎么满脑子就想的到钱呢?“不是,五哥,我是怕万一知道的人多了,到时候,河神要是知道我身子不好,怪罪下来...”

    洛南不请郎中当然不是这个原因了,这种鬼话也就骗骗五哥。不是怕村里人知道,洛南只是怕村长一个人知道。

    刚刚揉眉心的时候,洛南就想好了,今天先骗五哥带点药回来,自己喝了,能有点力气了,晚上再去村长那里。

    到时候反正也是真病着,装严重一点,一不小心晕一下什么的,村长肯定会救的!要不然自己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在他面前病死了,他这个村长也就别做了。

    五哥去买药的时候,洛南是真的好像要他带只鸡回来,奈何刚刚一听需要批,洛南就不敢了。迟早,村长也会知道那个天天晚上缠着他的姑娘就是圣女的,楚楚可怜装了那么久,等到最后一刻原形毕露被抓住狐狸尾巴,多亏啊?

    不吃就不吃了吧...洛南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等活过来了!就去找那些长老!非等把他们的好吃的全吃一遍不可!洛南心里惦记着,他们要是不给...哼哼!那就告爹!不仅告爹,还不做河灵了!看他们怎么办!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不别饮夜不别河》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