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其它小说 > 不别饮夜不别河 第一世:这般纯涟炽烈的美酒 我要步入你 第三章 痴女娇(上)

第一世:这般纯涟炽烈的美酒 我要步入你 第三章 痴女娇(上)

小说:不别饮夜不别河  作者:格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衣服香香的,是他自己洗的吗?洛南抱着那被自己头发上滚下的水珠打湿了些的衣服,将脸埋进去深深的吸了一大口,还真好闻,是用什么皂角洗的?

    其实...他真的还是很好看的!

    若是这不是幻境...哪天带回河去,让他天天跟自己玩,多好...

    洛小南!你脑子进水了吧!

    洛南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就那个?那个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给自己干死了那个!居然还想带他回去?洛小南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是吧?还是觉得,爹爹娘亲和哥哥没照顾自己,得给他们个机会送自己一程?

    洛南在很小的时候,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多余。爹娘老是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将她在这个长老家放几天,那个长老家塞几天。

    经常,就关着房门不出来,老半天,洛南唤他们,他们也不回答,就只能听见屋里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个声音,真的是洛南很多年后,才反应过来的声音。

    爹娘在洛南能自己待得第一时间便出去游山玩水了。这么多年了,偶尔长老会带个话什么的,其他的时候,一点爹娘的消息都没有。

    不过...对比一下哥哥洛溯,洛南还是觉得很幸福的。最起码,自己没有被爹娘以男孩子需要历练为名,三四岁就送到了凡间去体验生活,这么多年过去了,生死未卜。

    “唉...“

    洛南叹了口气,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无病呻吟,反思结束后,得到了一个结论。

    明明就是很不开心的啊!这么多年了,都没人陪自己玩...虽说不愁吃不愁喝,可是都没有什么好看的小哥哥会到自己那个鬼地方。

    这世间的快乐千篇一律,不开心倒是各不相同,这也不算矫情吧?

    洛南现在酝酿着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是要在明天见到村长时,能够一气呵成的将自己这些情绪都抒发出去。

    衣服都搞到手了,情绪不到位,那得多亏?

    第二日天色刚暗下来,洛南便装作睡了,哄的五哥也偷懒昏昏欲睡后,才从后窗及其不协调的翻了出去。

    好在醉儿之前情况,经常在村里来来去去帮着挨家挨户做些事。

    不提倒好,一想起来,洛南就憋火。村里这些人,都是巨婴吗?平时补补衣服什么的找醉儿一个姑娘家家帮帮就是了,怎么的挑水,送菜这种活也找醉儿?

    难道是...

    洛南下意识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脯,在胸前抱着的衣服上蹭了蹭。

    “唉~女人不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怨不得别人欺负!”

    确实怨不得别人。其实村里不少人都瞧着醉儿好看,可是醉儿胆子还没老鼠胆子大。哦,对了,老鼠胆子本来就大。那就,醉儿的胆子还没鸡的大。别人一瞧她,她就心慌。

    好好的脸蛋,每天也非要摸两把灰再出门,穿的更是能多严实就多严实,白坎浪费了这来自于洛南的容貌身材。

    也不完全一样,还是会有一些醉儿的特征,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特征,灵盘没解释过,洛南也不知道。

    就比如说,原先自己左边眼角下有一颗小红痣,现在的就没有了。还有就是,头一次揉着醉儿颈下的双傲时,洛南还觉得比自己的还要大些,本来是非常喜滋滋的。然而,夜里肚兜一解,才发现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挺,别提多失望了。

    不过好歹,也还是大的!又大又软就行,洛南念叨着,这个幻境,也就这个没坑自己。

    整个圣水村的人作息都非常规律,每天太阳落山就一定会回家洗洗睡了,第二日太阳出来才会出门干活。

    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自觉或者偷懒,是他们打心眼里就觉得,若是太阳都睡了,自己还不休息,就一定会打扰到河神。

    “封建迷信害死个人!河神明明就很可爱,一点都不凶嘛!”洛南吐了吐舌头,按着醉儿对这个村的印象,摸到了村长的院子。

    思忖不到三秒,洛南便考虑好了,用自己的老方法,翻进去!

    主要是,若是敲门,就算他开了,洛南把衣服给他的时候,也不觉得他会请自己进屋去坐坐,更不可能在门口等着听他说几句。

    好歹翻进去了,衣服往门口一放,自己隔着房门想说什么说什么。大不了也就是被轰出了,洛南就不信,堂堂一个村长,还会打一个满肚子委屈的女人?

    “咚咚咚。”

    村长忽而一愣,有人在?敲窗户?

    洛南考虑过了,为了排除自己说的话会出现听不清楚的这种可能,所以,最后,洛南在落下院墙摔了个屁股蹲儿时,选中了村长睡觉的屋床头那扇窗户。

    “村长~我,是我啊,我是来给你还衣服的。”

    村长拿起布子的手下顿了顿,一眼剜到了窗外,偏偏洛南早算到了,蹲在窗下躲得严严实实的。

    “村长,那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安安静静。洛南不敢看村长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只觉得遍体生寒,头都不敢抬,却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放软了声音喊着。

    “村长~你为什么每次都板着脸冷冰冰的啊?看起来好凶啊!其实,村长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呢?你这样,可是会让人害怕的啊!”

    洛南努力让自己的话音听起来轻松些。毕竟上次就是死在他手里,尸骨未寒,总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那还不滚?”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吐口而出,好像是冰做的刀子一样,破窗而出。

    忘记说了,洛南还有一个非常棒的特质,不要脸。

    而且,不是一般的不要脸。和她爹就一模一样,对于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种事深谙其道游刃有余,听到村长开口了,洛南第一反应,便是村长并没有怪自己翻进他院子的事,一探身,将脑袋露了出来,笑眯眯的趴在窗口看着村长。

    村长在整理屋子,随手收拾着桌上的杂物,洛南忽然出头,窗就在桌旁,几乎要和坐在桌前的村长对上脸了,村长却是一副好像没看见的样子。

    洛南就两手压在窗框上撑着脸颊,大着胆子趁机直勾勾的盯着村长看。

    其实洛南应该庆幸,若她没喊出村长两个字,不知道他是村长,是真的非常有可能会被揍一顿的。

    说实话,村长也不是那么讨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主要是,总是觉得她那双眼睛贼溜溜的,尤其是看自己的时候,就觉得不怀好意。

    村长从小就没少见过各式各样的对自己有着奇奇怪怪心思的女人,尤其是前几年开始,做了村长以后,越来越多的女人就围在附近暗送秋波。

    掉帕子的,装作突然生病的,各种方法层出不穷,弄的村长对女子一点好脾气和耐心都没有了,这才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不见人就不见人。渐渐,那些女子看着没戏,时间长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放弃了。

    “村长,你怎么自己收拾屋子呀?院子这么大,你都是一个人住吗?要不,你给我开门,我来帮帮你吧?”

    “啪!”村长不动声色的将擦桌子的布子丢进了地上的水盆中。“衣服呢?”

    村长是真的不想搭理,可是这里是自己的院子自己的屋子,看她这架势,好像就没打算要离开的意思。真动了手,传出去村长打女人,他可没这么蠢。赶紧打发走就得了。

    “哎?”洛南眨了眨眼睛,“我叠好放在门口了,不过,我没帮你洗,你的皂角味好香,我怕替你洗了没那么香了,你就不喜欢了。”

    “不过...”洛南狡黠的一笑,“这衣裳那天晚上光着穿回去的,我身上是香的,那衣裳就更香了,你肯定会喜欢的,要不要闻闻?”

    冰块脸的村长,脸上终于动了动,那个表情洛南看的真切,是一个及其难得的,相对较大的表情,震惊。

    当然,还有,嫌弃。那是从心底散发出的,至极的嫌弃。

    “咚咚!”

    见村长嫌弃的转过了身,洛南赶忙又敲了敲窗框,“喂,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每次都不讲话,我做错什么了吗?你连看都不看我,是我很丑吗?”

    丑不丑的无所谓,村长真的只是懒得看她,想着不搭理就是了。过会她自讨没趣,自然就会离开了。只要她敢翻进屋子,村长也非常清楚,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我...我其实,就是一个人,太闷了,就想找人说说话。那天你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才想和你多说拒绝。若是打扰到你了,你大可告诉我。”

    总算是开始找台阶下了?这个女人,还不算太傻。村长满意了些,顺势下台,“很打扰。”

    “那我就早点回去好了!反着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干。”洛南抬眼打量了一圈房里,“屋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那天你那么晚还溜去河里,肯定不会那么早睡的,那我打扰打扰也不碍事。”

    村长愣住了。一时间,无条件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这个世间,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被自己给遇见了!

    【应要求发布证明文字,申请审核】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不别饮夜不别河》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