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武侠仙侠 > 武道修士 第二十章 前八强

第二十章 前八强

小说:武道修士  作者:豆豆种豆豆 
    随着这一场的结束苏怀走下擂台,却发现苏奇也如往日一般早已等在擂台下面“怎么,今日也胜得这么快”苏怀脱口说道。

    苏奇全没了往日的得意,垂头丧气的说道“输了”。

    “你不会真的遇到我昨日的对手吧”看苏奇塔拉着脑袋,苏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苏奇直起头看了看苏怀,又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说道“还不如遇上她来得好呢,我今日遇到的是林玉婉那小丫头,也不知道她吃错什么药了,上来就招招对我下狠手,交手还没三个回合呢就被他给打下台来”说完还不忘指了指左肩上被划破的衣服说道“呐,这就是被他给砍破的”。

    苏怀听完苏奇的诉说后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想必是把当初在树林的事发泄在苏奇身上了吧,苏怀有些歉意的说道“那你还是真够倒霉的”。

    “输得这般难看,还不知道回去如何交代”苏奇担忧的说道。

    “这擂台上只分输赢,哪还有好不好看之说”苏怀说道。

    “那可不一定,若是像楚怀玉一般,出手就打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站在擂台上那叫一个威风凛凛”说着苏奇一股向往之色,又转头对着苏怀说道“哪像你一样,本可使用天罗绕剑指轻松取胜的,偏偏要来个硬碰硬,多此一举”。

    苏怀看苏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解释道“楚怀玉的功夫于战场中磨练而出,是真正殊死搏斗的地方,所以狮子搏兔亦需全力,对我而言,每一次遇到的对手都是一块试金石,既是一场比试,也是对我自身的一次蜕变”。

    “算了、算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今晚你得随我回去,也好让我好交代一些”苏奇说道。

    苏奇要拉着苏怀一起回去,主要是怕今日输了比赛回去不好交代,若是有了苏怀的陪同,说不一定苏子阳看到苏怀一高兴,就把自己输掉比赛的事给抛之脑后了,只要苏子阳不说话,苏忠也不会当着面来责怪自己。

    苏奇的想法苏怀自然一清二楚,爽快的答应道“好吧”。

    而事情也正如苏奇预料得一样顺利,苏怀的到来让苏子阳很高兴,对于苏奇输了比赛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毕竟再怎么责怪也不能把输了的比赛搬回来,还不如为苏怀好好打算后面的比赛。而苏忠也只是叮嘱苏奇在后面的比赛中好好照顾苏怀,苏奇自然满口的答应,如今朝阳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演武场,就算苏忠不说,苏奇也会紧随苏怀而去。

    第二日,苏怀与苏奇到时,演武场门口已被挤了个水泄不通,但演武场比试期间,场内除了参赛者、裁判和必须的秩序维护人员外,其余要观看比赛者都只能在看台上,可如今的看台上已算是见缝插针,这些在看台上容不下的人便想着来演武场碰碰运气能不能混进去。

    正当苏怀二人想拨开人群挤进去时,从演武场内走出一行人,看其整齐的装容俨然是军队中人,而领头的正是楚怀玉,这家伙在履行公务时倒当真是铁面无私,只不过一会的功夫就清出了一条路,楚怀玉自然也注意到了苏怀,原本还板着的面孔却是换上了一副笑意说道“苏兄来了,那正好随我一同进去”。

    “多谢”苏怀说道,“楚兄在比赛期间也接管城防事物吗”苏怀看楚怀玉在指挥军队处理事物时运用自如,心中不由得有几分敬佩。

    “怎么,苏兄若是想学的话不如随我一起去军中历练如何”楚怀玉微笑道。

    “哪日若真的需要我等奔赴战场,必定身先士卒”苏怀说道。

    楚怀玉听后却是转身看着苏怀认真的说道“那我希望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楚怀玉的这一句话却是深深震撼到了苏怀,苏怀一直简单的认为楚怀玉是单纯的好战,却不曾想楚怀玉的好战却是为了止战,只有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敌人才不敢轻易来犯。而像苏怀这样的身家,或许只有两国大战之时才会上战场,常年驻守军中的楚怀历经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自然不希望再有战事。

    苏怀随着楚怀玉的背影来到演武场人群聚集的地方,二人拨开人群向着场中央走去,而苏奇则站在人群边上。今日参加比赛的总共有八人,除了苏怀、楚怀玉外还有林玉婉、林霄、上官洪、上官雪、骆高、岳涛。去玄天宗的名额有六人,也就是说八人之中淘汰两人即可,但这八人都是大浪淘沙之后的佼佼者,今日之比赛将会比往日更加激烈。

    场上的八人如今已是备受瞩目,或许是有意让这些年轻人享受这难得的时刻,抽签的箱子却是迟迟没有上来,苏怀立于八人之中,总感觉一道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寻着目光望去,却见目光的主人正是上官月,两人四目相对,上官月眼露闪躲之意,将头转向一边。苏怀打量了片刻,上官月依旧清瘦美丽,眼眶周围淡淡的眼圈,略显疲惫。

    随着人群的一阵骚动两个士兵模样的人抬着一个箱子走向了八人,这也意味着比赛正式开始,苏怀随着七人逐一从箱中抽取自己的号码,苏怀所抽到的号码为三号,也就是在三号擂台比试,苏怀在向着三号擂台走去的同时,也有一人向着三号擂台而去,正是上官洪。显然上官洪也注意到了苏怀,二人相视一眼,苏怀淡然一笑,而上官洪则露出满意的笑容,两人皆不急不慢的向着擂台而去。

    与此相对,其余三处也找到了自己的对手,楚怀玉对战骆高,上官雪对战岳涛,林霄对战林玉婉。

    相对而言,人们更看好苏怀和上官洪的比赛,毕竟如今苏怀的声望也很高,更有人传言苏怀乃是上官云开的关门弟子,这场决斗将决定谁才是上官云开的真正传人,而苏怀这新起之秀对上官洪这成名已久的人物,这些都让得台上的观众激动不已。

    看台之上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我觉得上官洪会赢,人家自小跟着上官云开,肯定学到了看家本事”

    “苏怀肯定赢,听说上官云开把自己的贴身佩剑都送出去了,那是寄予厚望”。

    角落一旁上官云开听着观众们议论纷纷,冷哼一声,斜眼看了无为大师一眼。

    无为大师手抚胡须笑呵呵的看着场中的苏怀,转身看向上官云开说道“你觉得他两谁会赢”?

    “洪儿自小得我真传,岂会输给一个半路出家的和尚” 上官云开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在古阳寺无为大师用激将法让上官云开将手中的开云剑送给了苏怀,而回到朝阳城中,上官云开为了苏怀的上官月的事碰得一鼻子灰,在加上近日众人对苏怀和他的事议论纷纷,这些都让上官云开十分的不爽,自己堂堂天级高手何时吃过这等亏,苏怀一身奇遇全拜无为大师所赐,是以称苏怀为半路出家的和尚以泄心中的不平。

    无为大师听后依然笑呵呵的说道“依贫僧看,苏施主会胜”。

    “何以见得”上官云开问道。

    “出家人不打妄语”无为大师依旧脸带笑意。

    “哼”上官云开一声冷哼,转过身注视着场中的比赛。

    擂台之上,其余三场都已经开始比斗,唯独苏怀与上官洪还在四目相对。

    “想不到能在这遇到苏兄,倒是意外之喜”上官洪盯着苏怀又转向苏怀手中的开云剑说道。

    “呵呵,在下也如此觉得”苏怀淡笑道。

    上官洪看苏怀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说道“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招”。说罢拔出手中的长剑向着苏怀刺来。

    苏怀反手一剑拨开上官洪的攻击,再手腕一翻,顺势向着上官洪横扫而去,上官洪一侧身,身体又略微向后倾斜让过了苏怀这一击,同时左手蓄力对着苏怀拍去,却是一道掌风对着苏怀而来,此时二人距离较近,苏怀躲闪不及也一掌拍出,二人掌风相碰,苏怀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在这寒风刺骨的天气,此时却犹胜酷日当空,连身体之中都感觉到一阵燥热。

    苏怀曾听楚怀玉提及到,上官洪所练的内力为炎阳决,属于上乘的火属性功法,也是为数不多的几种,在地级以下就能让自己的内力带有五行之力的功法,而炎阳决所施展出的武技则让人酷热难当。楚怀玉与上官洪交手时之所以能胜,全凭自己在战场中吃过的苦头和磨练出的意志,说白了,楚怀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克制之法,全凭本身的意志和身体的承受能力,可这样的克制之法只属于楚怀玉,却不适合苏怀。

    身体中的燥热让苏怀极为不适,调动内力将其压制并排除体外,上官洪那肯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脚一撑地就向着苏怀冲去,如狂风暴雨般攻向苏怀,苏怀本欲施展临烟步与上官洪拉开些距离,奈何上官洪的招式太过凌厉,步步紧逼,苏怀只有招架的份,由其是上官洪那自带灼热的掌风,令得苏怀还得分心去压制体内的燥热,苏怀的形式却是一刻不如一刻,已被上官洪给压制住。

    看台之上,苏子阳、苏忠、苏义一脸焦急的看着场中苏怀的比赛“父亲,怀儿如此下去,怕是不妙啊”苏忠担忧的说道。

    “还没输呢,你慌什么”苏子阳喝道,其实苏子阳心中也没底,毕竟炎阳决的灼热入体确实难以对付,更何况上官洪的内力本就高出苏怀一筹,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苏怀要如何才能取胜。

    擂台之上,苏怀依旧处于劣势,只不过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胜负,上官洪手持长剑挥洒自如,一剑挑开苏怀的开云剑,于劲未消的直逼苏怀胸口刺去,危急之中苏怀左手一击天罗绕剑指点在上官洪的长剑上将其弹开,上官洪又是一掌朝着苏怀袭来,眼看掌风近在咫尺,苏怀左脚向后迈出,右手握着开云剑提于胸前随着身体迅速向左转去,“当”的一声掌风正好打在开云剑上,苏怀未及多想有顺势一剑划出,却是将上官洪逼出了丈许之外。

    当二人再次站稳脚跟四目相对时,苏怀却是发现,刚刚用开云剑挡下上官洪那一掌,身体却是再没有感觉到燥热之感,余下的热量就像暖风拂面一般,没有任何的不适,这一幕不禁让苏怀想起当初和呼延傲交战时,开云剑就能破除呼延傲的寒冰真气,难道开云剑不止能破除冰系功法还有火系,更或者是五行之力皆可破除,这些念头在苏怀脑中转瞬即逝,未敢多想又注意起上官洪的动向来 。

    上官洪并未立即攻击苏怀,毕竟先前的优势已去,如今却是再难以找到那样的破绽。

    上官洪扫了一眼苏怀手中的开云剑又看向苏怀道“还是被你给发现了,本以为能一口气将你打败”。

    苏怀淡然一笑道“原来这开云剑能破除上官兄的灼热之气”。

    “那也得看在谁手中”上官洪话刚说完又冲向苏怀。

    此次苏怀已有了对付那灼热掌风的方法,便不向先前那般被动,一边施展临烟步与其周旋,一边施展天罗绕剑指打乱上官洪的攻势,上官洪的每一掌都被开云剑所接下,天罗绕剑指虽然使用得有些仓促,但加上开云剑也能够将上官洪的招式一一化解,苏怀不必再分心去化解体内的燥热之感,擂台上两人之间的打斗从先前的单方面被压制,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势均力敌。

    两人如此打斗良久皆奈何不了对方,但擂台比武到最后都需分出胜负,更何况此战对于上官洪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对手是苏怀,他要向所有人证明只有他上官洪才是上官云开的唯一弟子,而不是苏怀。

    上官洪双手握剑猛地砍向苏怀,这一剑威力极大,却是一剑将苏怀砍飞出去,在苏怀往后退时,上官洪划出一道道剑式然后立剑于胸猛地向着苏怀斩去,在上官洪剑落下的瞬间,一排气浪向着苏怀狂涌而去,气浪所过之处,地面却是被烤出一条条裂纹。

    苏怀在先前的交战中本就被上官洪逼到擂台的边沿处,再经过上官洪刚猛的一剑,现在的苏怀已是站在擂台的一个角落处,上官洪的气浪就像一个巨大的移动火球一般,逼得苏怀退无可退,只能硬接。

    而在上官洪划出剑式之时,苏怀也将内力聚于手指,对着上官洪遥遥一指,七道犹如发丝般的剑气缠绕在一起瞬间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气浪,两者相碰就犹如以点破面,剑气未有停留便穿过了气浪,而在剑气穿过气浪的一瞬间却是一分为七,分不同的方位向着上官洪激射而去,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得上官洪措手不及,天罗绕剑指本就以快著称,在上官洪反应过来时剑气已近在眼前,上官洪脚一蹬地跃起横于空中躲过了三道剑气,再挥剑挡下两道,在其落地时身体一斜本欲躲过余下的两道剑气,却不料仓促之间终究是慢了一些,一道剑气在其握剑的右手上划出一道细细的口子,倒是无伤大雅,但另一道剑气却是从上官洪左肩处穿体而过,上官洪一声闷哼,一丝丝血线顺着其肩膀处流了下来。

    而苏怀这边,气浪虽被天罗绕剑指穿过,但其威力却未减去多少,依然向着苏怀狂涌而来,不要说气浪中蕴含的可怕热量,就是气浪本身所带的冲击之力都携带巨大威能,苏怀一手紧握剑柄一手抵在剑脊之上斜于胸前,全身的内力飞速运转,当开云剑与气浪接触时其巨大的冲击之力将苏怀挤得不断后退,而其中的灼热之力虽被开云剑挡下部分,但余下的灼热依然将苏怀烤得快喘不过气来。

    当气浪过后擂台上又归于平静,上官洪右手持剑,左手自然下垂,肩膀上的血依旧顺着其身体滴落下来,看其样子在接下来的比试中,其左手能发挥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上官洪虽然内力高出苏怀一筹,但苏怀凭借着十多年对天罗绕剑指的专研与感悟,看上去似乎在二人此次的全力一击中,苏怀占得了些许的便宜。

    苏怀看上去虽然没有什么外伤,但却显得尤为狼狈,一身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就像挂在身上的布条一样,头上的发带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踪影,一蓬头发散乱的披在身上,甚至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半只脚已经悬于擂台之外,苏怀接下这一击算是又惊又险,相比于外表的狼狈,苏怀的体内更是糟糕,上官洪如此强大的一击,开云剑也没有来得及将其灼热之力全部吸收,如今苏怀体内是五脏俱焚,浑身上下灼热不已,苏怀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若要将体内的灼热之感全部消除,必须静心调理且会消耗大量的内力,但是如今的情形却容不得苏怀这样做,越往后拖对自己越不利,苏怀强提一口内力,勉强压制住体内的灼热之感,便向着上官洪冲去。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武道修士》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