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誓守不退 第二章 纵使微隙 毕竟兄弟义

第二章 纵使微隙 毕竟兄弟义

小说:誓守不退  作者:醉MO 
    郑北掏出了电话,一看是自己的弟弟。看到弟弟来了电话,郑北也是百感交集。弟弟名郑定,聪明伶俐长得也帅,但是郑北不喜欢他,因为他俩同父异母。小的时候郑北认为父亲为了那个“狐狸精”抛弃了母亲,才导致母亲郁郁而终。而小郑定的出生又分走了那“薄情”父亲的爱。

    郑定小的时候很调皮,没少让郑北背锅。郑北当时真是深恨之,可是经过了这几年在社会上的洗礼,曾经的很多想法都改变了,弟弟也长大了,成了大学生了,也懂事儿了。但是曾经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并无法完全消除。种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总是会让郑北产生逃避的念头。这使得他能不与家人接触的话尽量不去接触。

    “真是好烦啊,你来添什么乱?”郑北自言自语地接通了电话。“喂,哥,帮帮我。”电话那头传来了弟弟的声音,说得没头没尾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焦虑。“天呐,还真是来添乱的。”郑北在心中无力地呐喊着。“你的弟弟现在被警察抓了。”那边普罗米修斯插话道。郑北抬起头白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他关闭了电脑麦克风。“怎么了?”郑北皱眉问到。“哥,哥,我,我,我闯祸了,现在在警局。”郑定支吾了半天挤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是简单一句话,可是在郑北心里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首先弟弟在印象中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会因为什么进了局子?第二,这个“破锣”怎么知道这件事情?“拿着钱去赎人吧。”这时那个自称普罗米修斯的家伙又插嘴了。烦躁中的郑北这次连音箱也给关了。怎么回事?接电话前已经关掉了麦克风,对面怎么还知道?不对,在郑定说事情之前,这个普罗米修斯已经剧透了一下了。拿钱赎人?靠,当我白痴?这个混蛋弟弟居然联合外人来骗我钱?恶作剧?到底是什么?想到这,可是把郑北气得不轻。郑北都懒得说什么了,直接挂断了电话。再一抬头,电脑的画面已经变了,是一个监控画面,在一个充满软包装的屋子里他的弟弟被手铐拷在一个椅子上。那椅子的包装和房间的墙壁一样看起来宣宣软软的,长长的沿着墙壁绕了将近一圈,这房间看起来除了在长条凳上每隔几尺长出来的金属管子以外好像就没什么坚硬的东西了。自己的弟弟呆呆地看着手机,而边上站着一个穿着警服的人。

    这,这帮家伙真是疯了,警察都敢假冒。但是看到的那个屋子又是什么情况?郑北赶紧打开了音箱,“弄鬼,赶紧给你家里打电话。”这应该是那个穿警服的男子的声音。“让我再试试,这是我哥,就是我家人,现在也在这个城市,找他会快,让我再试试。”郑定哀求道。随着画面中的郑定摆弄了两下手机后,郑北的电话再次响起。怎么办?这都是什么情况?绑架?诈骗?自己的弟弟到底参与到了那种地步?活见鬼,怎么让我碰上这么麻烦的事儿。郑北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裂了。在脑袋真的要崩掉之前,郑北还是接了电话“到底怎么回事儿?”“哥,哥,你听我说,我惹祸了,你一定要帮我。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哥求你救救我。”能感觉出来郑定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同样的声音从听筒与音箱一起传出,郑北感觉怪怪的。其实郑定那边也感觉有点怪,像是有回音一样。不过心乱如麻的他已不会去思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郑北试探着问了一句:“宾临警署?”“啊,是啊,哥,你咋知道?这……你咋知道?不是让爸知道了吧?完了,完了,我死定了,我……”电话对面的少年是真的慌乱了,毕竟是一个才21岁的学生,没经历过太多的风浪与磨难。郑北现在真的很头疼,他弄不清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没办法,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看来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奉陪到底了。“好了,别着急了,安心地在那等我。有啥话见面说吧。”说完这句郑北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郑北就开始直勾勾地盯着摄像头,他很乱,他想理清头绪,但是这乱麻一般的线索将事情的真相埋得严严实实。恶作剧之类的综艺节目?可是真的这么明目张胆地侵犯他人隐私真的大丈夫?诈骗?自己的弟弟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诈骗?只是弟弟也是受害者?什么?什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们浪费了,你先去解决你的事情吧。”那个普罗米修斯突然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天啊,玩什么?“大主谋”说了什么?让我去解决事情?“是为了钱吗?你想要多少?”问出这句话后郑北自己都觉着有点莫名其妙。因为自己根本就特么没钱啊。这个普罗米修斯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看起来是个挺心思缜密的人物,在下手之前都不做个市场调研吗?怎么会选自己这么个穷光蛋下手?干这一行的不是都得事先踩踩盘子吗?相中了自己的能力?真的想让自己去盗什么东西来做笔大的?一定是这样了,可是这家伙之前那些中二的发言又是个咋回事儿?“不愧是我选中的人,我选中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能力,还因为我常常看不懂你,虽然我研究你们人类已经很久很久了。但是还是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你所表现出来的这些让我无法理解的言行,让我对你的智慧有很大的兴趣。虽然我没懂你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就先帮你一下吧。”

    斧头呢?我家里有没有斧头?让我劈了这个该死的显示器吧。这个王八蛋在这有得没得哔哔啥呢?有事儿就直说,别老跟我搞中二好不好。郑北虽然现在一肚子火,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劈显示器这事儿现在是不能做的,先拿自己头发出出气吧。郑北是真想薅头发啊。

    “叮!”手机响了一下。又是什么啊?郑北都快哀嚎出声了。“呃……嗯?”郑北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电脑屏幕。介尼玛是恶搞综艺节目没跑了,自己的银行卡居然进账50万。有了这个认知之后,郑北也感觉放松了不少。见招拆招吧,这总比一头雾水要强。接下来自己要如何表现呢?是不是表现得戏剧性一点才更有噱头?剧组才会多给我点报酬,如果表现得非常好,会不会是自己的人生转机呢?哇,这么想想也是美滋滋啊。不过这个家伙张嘴闭嘴我的能力,这个有点烦啊。不会是真的准备捧我,在为我造势吧?哈哈哈哈,我胡汉三貌似要行起来了啊。农奴翻身把歌唱啊,那个咸鱼也有再淡时啊。

    “嗯!说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放下心后郑北也淡定了起来,自己对面这家伙怕不是节目组的导演吧?探探口风,然后才知道怎么做才能利益最大化嘛,也算是领取一下主线和支线任务吧。

    “真不愧是我选中的人物,用这么短时间就接受并消化了这些。首先,根据我的观察,虫族的入侵越来越近了,而这次入侵的传送点可以确认是北科利温。当务之急……”普罗米修斯说到一半的时候被郑北打断了“呃,好好,这个,反正怎样都好,你先说说我弟弟那些。”真特么受不了,这个“导演”是真中二啊。中二就是这个节目的卖点?那我接下来的行动也得中二些才行,没办法,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逼着我必须入戏啊。

    “呃,好的,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先解决你弟弟的事情也是很好的。”我靠,你这都哪儿学来的什么词儿?郑北虽然这么想着,可是真心不敢再乱插话了,等着普罗米修斯继续说下去。“林定,21岁,现就读于冰城工大,在物理系专攻材料应用。为人热情开朗。”“说重点。”大哥,我服了,您老别玩我了行吗?“林定据观察为速度觉醒者,因踢足球与同学发生口角,打伤十余人。现被控制在宾临警署,等待您的救援。”宾临警署,这个之前在通电话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已经在电脑屏幕上显示给了郑北。“那么我该怎么做呢?”“根据我的经验,你可以拿钱去‘私了’。将事件从寻衅滋事或故意伤害来降低成民事案件。我可以介绍位律师来帮助你。”好嘛,主线任务出来了,新角色这也要登场了。好吧,顺着“导演”大人的剧本走吧。这个“律师”会不会是个明星呢?郑北这时候甚至有一点点的期待了。

    “好吧,麻烦你把这位律师给我介绍一下吧,然后,这些钱够用吗?”“稍等,我联系一下刘律师。”普罗米修斯说完这句话之后屏幕闪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对话窗口弹了出来。一个衣冠楚楚,长得也有点小帅的家伙出现了。这货应该就是“刘律师”了吧?不是明星啊,算了别关心那些没用的了。“先生好,咦?这位是?”那个“刘律师”说话了。这位是?这位是本期的主角啦,你个龙套。“这位是郑北,以后会是我们的同志。”普罗米修斯回复了“刘律师”。“啊,幸会幸会,鄙人刘其名,以后多多关照。”卧槽啊,你们,谁跟你们“同志”啊?算了我忍了。对了,因为演员的自我修养,我得做出回应啊。“啊,刘兄之名,小弟是如雷贯耳啊,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就如刘兄之名,古来圣贤是皆寂寞,唯有刘兄留其名啊。”“啊?哦,多多关照,多多关照。”对面的这个“刘律师”怎么看起来一脸懵逼的样子?专业一点好不好?

    “刘律师,case我已发到了你的电脑上,你看看怎么帮郑北尽快解决了这件事……”之后“导演”与“刘律师”说了一些什么。最后郑北记住一句在警署门口碰面,之间还有说钱直接打到“刘律师”那里。什么意思?打给我这笔钱就是我的劳务费了?不会这么大方吧?那我可得卖点力了。回忆回忆自己年轻时的中二之魂,赶紧给我燃烧起来吧。咸鱼翻身,在此一役。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誓守不退》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