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武侠仙侠 >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小说: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作者:背书的医学生 
    运气是真不好,一剑穿过一头异兽的头颅看着它倒下,水淼淼抽回剑,望着剑上的血迹,喘着气。

    这几天自己一个迷障都没找到,到在这些神出鬼没的异兽下,把青炎剑诀练的如火纯情。

    听着远处传来的呼啸,水淼淼提起精神向驱凡障走去,在凡界站立。

    神魔界里的兽是不能穿过驱凡障来到凡界的,正好可以让水淼淼休息一下,因为不知道迷障到底会出现在那,水淼淼选择一天在神魔界找寻一天在凡界找寻。

    今日也不知神魔界的异兽发的什么疯,一个个暴躁的很,撑不住的水淼淼只能选择在凡界躲避。

    凡界的野兽可好对付多了。

    挥着手中的剑,百无聊赖的砍着四周的草,那些说只是在边界上走走就撞到迷障的人呢!

    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远处传来水声,看着自己都能搓出泥的爪子水淼淼改道而行。

    来到一山谷前,视线豁然开朗,水淼淼呆立原地自己这是走错路了吗?

    一栋小木屋静静的矗立在眼前,门前种着菜养着花,不远处挖了一个小池子,从山上引来泉水。

    真是闲情逸致,水淼淼收起剑,试探的喊道:“请问有人吗?”

    声音在山谷的里回响,喊了三四声,听没有回应,水淼淼朝木屋走去。

    一看木屋就是才建不久,水淼淼推开门,屋内家具齐全,无一不是用木头或石块做成的。

    屋内干净整洁又带着生活气息,桌上摆着束山茶花。

    水淼淼挺喜欢山茶花的,没什么原因,大概是自己在凡界住的那个村庄山茶花开的最艳吧!

    那时候自己房间里的永远摆着一束盛开的山茶花,是穆苍每天送来的。

    想的有点远了,水淼淼轻轻关上门毕竟是别人家,看看就好了。

    水淼淼向一旁的厨房走去,锅上小火正炖着什么东西。

    打开锅盖一股肉香扑面而来,当时口水就流了下来。

    四周看看,也不知这家主人何时回来,要不我先吃一点,然后留下点银子?可这深山老林的要银子又有什么用。

    水淼淼百般纠结终是抵不过肚子里的馋虫,舀了小半碗炖肉吃了起来。

    真好吃,总觉得这手艺自己以前就吃过,在那呢?

    为了探究自己到底在那吃过,一不小心水淼淼就吃了半锅走了。

    擦干嘴,水淼淼打了下自己的手,扼制住自己还想添一碗的举动,从水隐盈里拿出几瓶伤药留下一张字条放在了灶台边,银子用不上,伤药总用的上了吧!

    拿出手绢在池边打湿,擦了下脸和手,毕竟是别人挖出来的池子,洗个澡就太过分了。

    一步三回头,水淼淼念念不舍的走了,好想在那床上睡一觉,还是早日找到莠草结束这风餐露宿的生活。

    水淼淼前脚刚走,后脚一个黑衣男子提着两只兔子回了木屋。

    有人来过了!男子警惕的看着四周,莫非他老人家又来捣乱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男子踹开房门,没有危险,那老头子改策略了,既然如此,想起自己灶上还炖着肉。

    “看来这肉是不能吃了。”

    来到厨房,依旧没有异样,只是肉汤少了一大半。

    老头子不是说不吃凡界的东西吗?说这些东西还不如神魔界的树皮好吃,天天想让自己进神魔界。

    视线落在一旁的瓶罐上,新套路?

    拿着锅盖戳着瓶罐,看到压在下面的字条。

    这字迹是,这不可能!手一松,两只兔子落到地上飞快的跑走了。

    男子握着那张字条,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滑坐到地上“老头如果这是你的恶作剧,这一辈子都别妄想我会踏进神魔界一步!”

    男子望着四周,她应该没有走远······

    “我要找到你,不管南北东西直觉会给我指引···”水淼淼自娱自乐的哼着歌。

    望着前面的一大片浓雾,黄色的雾,自己这是找到了!

    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幻出长剑紧握着,水淼淼一步步的向黄雾走去。

    雾里面的情况是未知的,这让水淼淼很是不安。

    伸手慢慢摸向黄雾。

    “住手。”

    谁在喊,水淼淼来不急回头一看究竟,手已经触摸到黄雾。

    下一秒水淼淼便被吸了进去。

    天旋地转的一顿折腾,将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水淼淼才勉强找到五感,用剑撑着地,勉强站了起来。

    这就进了迷障?

    水淼淼看着四周雾茫茫的环境,若不是还能看见自己凑近的手,水淼淼都以为自己被甩的眼角膜脱落了。

    雾里的空气很是让人不舒服,水淼淼怀疑若不是自己解毒丸避毒丹吃的够多,自己就跪着了。

    可尽管如此,水淼淼依旧感觉肺管子烧的狠。

    捂着口鼻,水淼淼拿出一盏灯,慢慢往外挪去。

    迷障里除了有些阴森,水淼淼还没有发现一个活物,也不知这种情况是好还是坏。

    捂着口鼻,提着灯,夹着剑,水淼淼弯着腰,在地上搜寻这。

    莠草毕竟是草,肯定是长在地上的。

    “红色的狗尾巴草红色的狗尾巴草,你在那啊···”水淼淼念叨着,以求快点找到,好早日离开这。

    感觉四周又暗了几分,水淼淼找了颗树靠着坐下。

    “累死个人了。”

    水淼淼放下灯敲着自己的腰“腰要废了,这要找到何年何月啊!”

    在外面还好,自己还敢露宿,在这个阴风阵阵不见活物的地方,水淼淼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休息一下就得了,还是赶快找莠草好出去,水淼淼敲打着自己的脖子,左右上下的转了转。

    昂着头,视线停留在树上那抹红色,水淼淼有些哭笑不得。

    莠草是长树上的!浪费我感情。

    水淼淼站起身去勾树上的莠草,身高是个硬伤,水淼淼捡起地上的剑,一抖一条银色的鞭子出现在手。

    鞭子向莠草挥去,眼看就要打落莠草,一张血盆大口从树上坠下,挡回了鞭子。

    看着那吐出鲜艳信子的大口,水淼淼呆若木鸡,瞳孔紧缩。

    蛇,是蛇吗!

    无意中踢翻的灯,点燃了附近的草堆。

    怎能说迷障里没活物,那些垂掉着的藤蔓,不就是一条条活生生的蛇。

    群蛇乱舞,如果水淼淼现在能动的话,苦胆都能吐出来。

    莠草上的那条蛇额外大,应该称蟒,它瞪着水淼淼双目射出冷冷的黄光,向看见猎物一样露出毒牙,

    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跑吗?

    可惜水淼淼感觉不到自己腿的存在。

    水淼淼怕蛇,天生的,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蛇窝里没有吓尿,已经是最后的坚持了。

    所以当蟒吐着红信子攻来时,水淼淼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淼淼!”

    晕过去之前,水淼淼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谁,阎王吗!听声音这阎王应该很帅······

    冰炵秘境里被关到白莲里的冷凝痴,不知日夜,不知冷热,不知饥渴,花心里静的可怕。

    它似乎是隔音的,连冷凝痴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她有时候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无助的蜷缩在花心里,她抓着水淼淼送的那条白玉发带,犹如抓着最后一把救命稻草。

    也不知过了多久,冷凝痴看着手中的发带,疑惑着。

    自己为什么要抓着条发带不放?它很特别吗?

    只是条普通的发带。

    冷凝痴松开手,望着四周的白色,有些疯癫的笑着。

    这又是那?自己又谁?为何在这为何坚持······

    突然腰间传来一阵躁动。

    冷凝痴愣了半晌缓缓底下头,望着腰间的新月玉佩。

    “···永远不会忘记···,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一辈子?”

    什么一辈子?是谁在说话!

    冷凝痴捂着耳朵,尖叫着。

    花心里隔绝了一切声音,包括冷凝痴自己的,没有人能在白莲里发出声音。

    “你还没回答我,要不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回答谁?回答谁!

    你不要在动了!

    冷凝痴抓住新月玉佩,求你了,不要在动了···

    “我会好好珍惜它的,一辈子。”

    那是谁,为什么她也拿着新月玉佩,她在笑,她在对谁笑?

    “我姓冷名凝痴。”

    “水淼淼。”

    水淼淼!是水淼淼,猛的醒过来,冷凝痴双手紧紧抓住玉佩,淼淼遇到危险了!

    “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冷凝痴无声的呐喊着,疯狂的拍打着四周的花瓣。

    可有什么用呢?这样没用!

    冷凝痴冷静下来,看着渐渐不再转动的玉佩。

    还好还好。

    冷凝痴盘腿而坐。

    她要出去,她要提升实力,她要去找水淼淼,她不要在这当个等别人来救的废物!

    功法运转而起。

    湖中心的白莲静静的矗立在那,突然它光芒四射,白莲开始疯狂掠夺四周的灵气。

    湖水炸起,驱赶走附近的灵兽。

    闻人仙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远处被惊飞的鸟兽,眉中结又紧了紧。

    又出什么幺蛾子了,自进冰炵秘境后就没有安宁过,里面的东西异常暴动,似不欢迎他这外来客似的,穷追不舍·····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