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荒烟蔓草的年代 四十四(2)

四十四(2)

小说:荒烟蔓草的年代  作者:木子倾城 
    轮船原本按照预期,这周就该到美国的,只是中途发生了暴风雨,以至于轮船被迫停于美国后方的港口,一连便是十几天的时间,有许多的人趁机下了船去,或游玩或找旅馆休息。因着沈蔷薇的肚子已经变得很大,行动不方便,她又是个喜静的人,所以一直都待在房间中,没有出去过。

    好在随行的护士寸步不离的照顾她,除却身体乏力,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这些时日天气并不好,时常的下雨,船上有些潮湿,倒让她受了凉。每日里躺在床上,一闭上眼,便是纷纷杂杂的。

    她几乎没有一刻不在想着苏徽意,尤其是在千里之外,一切的思念与伤怀都加倍滋生着,侵蚀着她所有活着的知觉,曾有那么一瞬,甚至想过,干脆就跳到海里去,利落的结束这一切,至少不会再受折磨。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执着于要将她送走,甚至在临行的时候,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留给她,她曾经深切的恨过他这种决绝,就像她深切的知道,如果他不是打算甘与城倾,根本就不会抛下她。她一直都知道,他跟她说不要她了,让她离开,是存了与南地共存亡的心思。

    她一直都了解他的。

    她觉得这段日子,比半辈子更难熬,更加催人心肝。她甚至抑制不住的去想,他在离开的时候,会否有过后悔,而那一次的转身会不会就是此生最后一面?如今她远在天边,而他却生死未卜……在这样的烽烟乱世中,他那样的人,是不是早已经不在了。

    眼前总是闪过他离开时那决绝的一瞥,双眸幽深的仿若寸草不生的沙漠,承载着无边无际的孤寂……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如今支撑着她活下去的理由,便是腹中未出世的孩子。

    她觉得整颗心都死了,再泛不起一丝的涟漪。

    船在停靠了半月后,终是重新开了起来,这期间又上了许多人,因着之前的暴风雨,一直行驶在后方的卡西亚号轮船受到重创,好在离岸很近,并没有人员伤亡。只是轮船不能继续开往美国,便向和平号申请了支援,将所有人带往美国。

    浩浩的海水仿若一望无际,往西行去,已是一片天朗气清,这期间沈蔷薇时不时的会上甲板上走一走,看着奔流不息的海,那颗惴惴不安的心却始终无法平静。

    因着上船的还有许多同胞,沈蔷薇打听过后才知道,如今南地的时局已经僵化到无从转圜的地步,先是各地督军接连宣布独立,然后是涪陵毁于炮火,第四军的所有将领士兵无一生还……而苏子虞带领的第七军和第三军也死伤惨重。

    至于苏青阳余部实力有限,在北地彻底入侵南地后,便不再与其合作,所以只能不断扩充沿线的军阀,往偏远的地方去了。而乔云桦和扶桑也依然夹卷其中,只是如今国内组织了爱国的盟会,无数的爱国青年纷纷竖起旗帜,又有无数的爱国人士参与其中,一场硬仗才即将开始,并且越来越激烈了。

    而北地碍于国内舆论的影响,已经于月余前通电全国,将退兵于江左一线,这种做样子的事屡见不鲜,其发声后,又有各路军阀频发通电,各执一词。南地政府不过是个摆设,内阁总理下台后,苏子虞算是独揽大权,一面宣称重选国会议员,一面与北地发起和谈。

    这一连串的事情听下来,倒觉得乱世中浮浮沉沉,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是想着涪陵变成了炮灰,不禁一阵阵感叹,总归是应了那一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叹息过后,乱世的时局还是无解,总有无数的人想要攀登到权利顶峰,浅尝辄止后,便会被推下万丈深渊,兜兜转转,就像是眼前奔流的海,不过是无边无际的景。

    沈蔷薇又问了有关苏徽意的消息,可是一番打听过后,却是音信全无,好似那一场战役后,随着燃烧殆尽的灰,再不被世人所记起……

    这样的乱世,不知掩埋了多少情事,好似白头从来都是奢望,她有些疲惫的想。一望无际的海波涛滚滚,像是要带着她往一处没有痛苦的地方前行,这样想着,更是觉得筋疲力尽。

    她这几日胃口不好,吃点东西便会积食,所以饭后总会到甲板上走一走。已经临近傍晚,海面的风有些冷峭,天幕尽头是深蓝色的,隐隐有孤星闪烁着,那轮弦月仿佛缀在海面,映的大片的海水波光粼粼的。

    甲板上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她如今肚子极大,所以行动几步便觉得疲惫,那护士搀扶着她坐到一侧的长椅上去休憩,那一头有几个外国船员正在抽烟,时不时的传来说笑声。她大略扫了一眼,便对着护士说:“风凉了,回去吧。”

    天幕很快黑了下来,甲板上那几个船员抽过烟后,也纷纷的朝客舱走去,进门的时候,正巧与几个男子擦肩而过,其中一个船员在认清把头那人的时候,礼貌的点头示意,用西语客气的说:“苏先生,晚上风凉,你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最好不要受风。”

    彼时夜幕深沉,只有一缕朦胧的光映照在甲板上,被问候的男子身形颀长,肩头缠着纱布,即便是这样模糊不清的光,投射在他的脸上,依旧是不健康的惨白。他似是疲倦的摆了摆手,才用西语问:“我说的那位小姐,你们还是没有找到她么?”

    那船员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抱歉的说:“对不起先生,因为暴风雨过后,和平号被迫逼停,这其中有许多的客人都下了船,您告诉我的房间,并没有那位小姐。”他顿了顿,又说:“您是自卡西亚号的船上过来的,也该知道,由于人数倍增,许多的房间都被调换了。现在船上有上千个您的同胞,想要找出那位小姐,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他裹了裹身上的制服,万分遗憾的叹息说:“或许您要找的那位小姐,已经下船了。”

    几个船员相继离开,跟在后面的林宁忽而说:“七少,或许沈小姐还在船上,等到了美国,一定会找到她的。”

    受伤的男子正是被报道生死未卜的苏徽意,涪陵那一场战役,第七军的战士坚守到了最后一刻,只是援军迟迟不来,所有的顽强抵抗都是强弩之末。他那时是存了与第七军共进退的心思,所以当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的时候,他仍坚守在第一线,没有丝毫退缩。

    那时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沈蔷薇抱着刚出世的孩子,脸上露出幸福的,满足的笑意。不知道美国的天气冷不冷,他一直都向往带着她去一个没有战火的地方,远离尘嚣,过一种安静平和的生活。

    可这无疑只能是一种理想,身为男子,身为南地的总司令,始终有太多太多无法卸下的重担。

    当他在烟雾弥漫中慢慢失去意识的时候,方才觉得,至少有那么一刻,让他此生圆满了。虽然辜负了她,但日后当得知他战死的消息时,希望她除了恨再没有别的感情,这样至少可以独自生活下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见到的人会是乔云桦,他紧绷着脸,只说了一句,“我救下你,却不是为了你,好好对她。”

    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通行证和去往美国的船票。

    他还记得林宁和参谋赵志勇连夜带着受伤的他乘车离开,他昏昏沉沉着,只记得那一夜的临别,沈蔷薇哭泣的眼,一遍一遍仓皇无措的哀求着他,仿若鼻端还有她发间的馨香,支撑着他离开这被炸到荒芜的城,和苍凉孤绝的天地……

    慢慢的收回思绪,目光眺望着远处滔滔的海水,夜风太过寒凉,让他忍不住低低咳嗽起来,胸前的枪伤隐隐作痛,稍平复了一下,才说:“回去吧。”

    才回转过身去,就见客舱的门被推开,自里头透出一大片昏黄的光线,以至于那推门的人清晰的映入眼帘,正与身旁的人说着话,“一定是刚才不注意把手绢放到长椅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风吹走……”

    她一面说着,一面不经意的抬起头来,随即蓦地瞪大了双眼,像是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苏徽意,而他亦是像受了一击似的,怔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身后的林宁喜悦的说:“沈小姐,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声终是唤回了沈蔷薇的思绪,她怔怔的看着苏徽意,脸上连一丝血色都没有,双手紧紧的攥着衣服上垂着的流苏,由于情绪太多激动,竟止不住微微发抖。

    轻轻的问了一声,似乎仍不能确定,“是你么?”说完便觉得眼眶一热,几乎要流下泪来,他已经上前将她拥在了怀里,也顾不得胸口的伤势,紧紧的抱着她,只觉得那样浓烈的情感再不可抑制,直欲将他整个吞没。

    扑鼻而来是她发间的香气,仿若是夏日里开的大好的白兰花,萦绕着缠覆在心间,将所有缺憾的前尘旧梦都补得圆满了。

    “是我。”他的声音中夹杂着掩藏不了的欣喜若狂,仿若要从心间溢出来似的,抬眼是前行茫茫的大海,隐约的去看,仿佛已经可以看到海后面城市的轮廓,他紧紧的抱着她,轻声说:“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了。”

    因为他知道,他们都知道,前尘的事已经落定,还有未来在等着,一切都来得及,一切也圆满的刚刚好。

    ——全文完——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荒烟蔓草的年代》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