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嫡女本是天上仙 第二十八章 受欺骗百姓报官,顾私利京兆渎职

第二十八章 受欺骗百姓报官,顾私利京兆渎职

小说:嫡女本是天上仙  作者:南山桐离 
    除夕,是新旧的交替,在这一天不管多么困难的人家,都会拿出最好的美食来款待家人。一家人围拢一张桌子,品尝美食,谈谈过去一年的收获,其乐融融。

    为了这一天,百姓们从很久以前就要开始做准备,将钱一点点攒下,置办年货。早在八月份,聚宝钱庄的老板就突然挂出了一张告示,凡在钱庄存钱的金主均可购买一种券票。

    以购买一千两银子的券票为例,第一个月没有收益,从第二个月开始每个月便可取得一百两银子的利息,小年开始便可以将本金全部取回。对买入的金主来说,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可是,聚宝钱庄怎么赚钱呢?

    京中许多人都知道,聚宝钱庄的老板与赌场素有往来,只怕是从这边集了银钱,又借与赌场罢了。从中赚取利息,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况且聚宝钱庄在京中开办十多年,积攒下来不少信誉。告示一出,不少老百姓都来围观,有那阔气的大财主当场就十万八万的购买,看得人心里发慌。最令人心慌的是告示下方还写了一句“数量有限,购完即止”。至于,数量是多少,什么时候购完,似乎全没有人关心。

    一时间,莫说手中稍有闲钱的百姓,就连许多官员也购入了券票。

    第五天,那块告示被撤下了,原来持观望态度的人有些后悔起来。不过,也有人关心聚宝钱庄是否会兑现每月一百两的利息。九月,来领利息的人把聚宝钱庄为了个水泄不通,之前没有购入券票的人看着这白花花的银子,是真的害了红眼病。

    转眼,到了小年,人们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龙,准备着取回自己的本金。可是,一直等到如上三竿,却始终不见聚宝钱庄的大门打开。

    “莫非是受骗了?”

    “不应该啊,前几个月的利息都原原本本的兑现了的,兴许是在准备银两,需要些时间。”

    黄昏日落,排队的人等得口干舌燥,情绪更加焦急起来。

    “怎么还不开门?”

    有沉不住气的带头猛力的敲了敲门,可是屋里死一般的沉静,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们。

    “嗨!只怕是上当了!”

    一个老财主狠狠地把券票往地上一摔,瘫坐下去。

    人群中爆发了一阵骚动,继而他们用无力砸开了聚宝钱庄的大门。除了空荡荡的柜台,连一文钱都没有剩下。

    “怎么办啊?那可是我爹养老的钱啊!”

    “我家夫人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打死我?”

    “一家人的生计全在里面了,这些杀千刀的!”

    嚎啕大哭,低声抽泣,呜咽咒骂......各种各样的哭,都在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呵呵!”倒是当初没买到还后悔的那些人躲在墙角偷偷的乐。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咱们去报官吧!”

    一大群人乌央乌央的全涌到了京兆府衙,京兆尹正在用晚饭,被门外的嘈杂惊得慌忙穿上官府,点灯升堂。

    混乱持续了三天,所有被害人全部备案完毕。府丞取出算盘一打,一千三百七十八万两银子,就这么被席卷而走。

    “唉,这些无良的恶人,六千多户人家今年可怎么过活啊?”

    府丞冷冷一笑,一来感叹当真是便宜莫贪,二来只觉得自己无能,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可从来没有圣贤教过自己眼下这种局面该怎么办啊。

    他亦不知,下了堂京兆尹也是与夫人抱头痛哭,他也折了三千两银子在里面啊。

    “大人,属下以为此事应当及时上报朝廷。毕竟涉及人数极广,金额巨大。”

    “京中最近有齐国使臣来访,莫不是要让他国人看笑话?”

    京兆尹明知魏国律例规定:凡官员者,不可参与民间集资,牟取暴利,否则罢免官职。视情节轻重,还要交由司寇卿判处刑罚。

    他相信与自己一样吃了哑巴亏的人,还有许多。自己一个人折了三千两银子不要紧,一旦事情闹到朝廷,还会牵连出其他的大臣,这么一来自己可就把京中权贵给得罪了。

    一个齐国使臣来访就把这年轻的府丞给打发了吗?不!

    “京兆负责的是国都稳定,如今数千人被骗了救命银子,只怕会发生暴乱。国都一乱,大魏如何安稳?大人使命所在,望您三思而行。”

    “本官只是顾虑齐国使臣在京一事,却没有说坐视不管,你这话说得是什么意思?”

    “行,那属下便将所有卷宗汇总成一本奏折,还望大人早些请示。”

    次日清晨,京兆府丞挑灯彻夜所写的奏折摆在了府尹桌上最显眼处,连他签字的地方都留好了。可是姚舒文这三个字,从来没有这么难写过。他反复提笔,最终点墨未落。

    “烦死了!这个风月白,他这是在逼本官吗?”

    一股无名火起,姚舒文将奏折撕成三半,扔进废纸笼里。

    “先生,且慢!”

    倒废纸的杂役正打算将府尹大人的废纸笼清理干净,却被风月白一眼就看见了那封奏折。捡出来仔细一看,果然就是自己写的那份。

    姚舒文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这么多的百姓,他是不打算替他们伸冤了。个中原委,风月白也从旁人那里问来,原来是顾虑自己头上的官帽,罢了!为官一任,风月白不知道自己能为百姓做什么,可是现在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沉默。

    于是,他私下里调查取证,决定自己把这件事弄个清楚明白,姚舒文顾虑的他可不怕。

    紫宸宫点亮了华灯千盏,照得个灯火通明。雅乐悠悠,歌舞升平。姬宏铎沉醉其中,看一眼景葙,却见她依旧气色不佳,这样不能食那样不能吃,连姬宏铎端起杯子与她同饮,她也推三阻四。

    “皇后若身子不适,不妨先回去歇息吧!”

    索性,让她回宫去还好些。可让她走,她还不走,起身赔罪,姬宏铎却不为所动。太后未免气氛过僵,端杯同邀帝后共饮,才化解了这尴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成海送来要赐菜的大臣名单,姬宏铎一一过目,并无添删。成海按制派人送去菜肴,待人返回,这一环节就算顺利过关。

    一轮歌舞罢,成海宣读圣旨,洪嬷嬷抱妁伊跪地听封。从此,妁伊在宫中也算是名正言顺的公主了,姬宏铎赐号玉贞,乃是希望她玉洁松贞之意。

    敦夫人听罢,紧紧绞着自己手中的绢帕,她的锦钰至今也只是被人称一声二公主,连个正经封号都没有。原以为,今年除夕魏帝怎么也会想起她们母女,给锦钰一个封号。却不想,倒是这婢女所生的妁伊得了封号。

    一曲歌舞震天地,魏帝觉得有些飘飘然。支肘扶额,脸上似笑非笑,无人能洞悉他现在心中所想。

    “咚咚咚!”

    又是一支鼓曲?却见众人面面相觑,乐坊司的鼓面没有动静,是哪里传来的声音。木讷、执着,这鼓声没有任何韵律,只是无比沉闷有力。

    糟糕,有人在敲登堂鼓!成海率先反应了过来。人群中顿时爆发一阵议论,乐坊司不敢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大家就这么听着登堂鼓在宣政殿外被敲响。紫宸宫就在宣政殿后面,所以鼓声才会如此清晰。

    “什么情况?”

    姬宏铎突然大声问道。成海应声跪地,颤抖着身子道:“似乎有人在敲登堂鼓,奴才这就去看看!”

    宣政殿外的登堂鼓,唯有王公大臣可以敲鼓鸣冤。先帝一朝从来没有人敲过,几十年了,它都已经快成了一个摆设,今天又是谁去敲鼓?

    “快停下来,大人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成海一路急奔,现在已经气喘吁吁,使出浑身的劲儿才制止了那敲鼓的人。

    “本官要见皇上,见不到皇上,就一直敲!”

    那人像头倔驴,他可不在乎今天是什么日子,也不在乎来劝阻他的是谁,他只见皇上。

    “您就算有天大冤屈,能不能初四朝堂上再议啊?”

    “初四?本官今日若不来鸣冤,只怕明年初四,也不会有人再议起此事。京中已经连续有上百户人家自杀的自杀,卖儿的卖儿了。就在今天下午,京兆府都让人砸了,皇上还能安心的坐在紫宸宫中欣赏歌舞,品尝佳肴吗?”

    这没来由的话,听得成海头皮发麻,京中发生如此异动,宫里可是一点消息没有收到啊。

    “您敲也敲了,跟奴才到厅里候着吧。”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嫡女本是天上仙》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