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十四福晋 011三份大礼

011三份大礼

小说:十四福晋  作者:嬅妍 
    正当海月疑惑宫里来了什么人时,老管家已亲自将两名年纪不大的小太监带了进来。

    为首的小太监年纪不大,步调却十分沉稳,堆笑道:“奴才晋喜见过完颜大人,见过嫡福晋。此番替如意馆的约翰大人跑这一趟,为答谢海月姑娘来的。”

    晋喜边说着让身后的人将一个锦盒双手奉上,又对海月道:“约翰感恩姑娘那日相助,本欲当面答谢,但多有不便,特让奴才帮忙转赠。”

    “有劳公公跑这一趟。”约翰应当就是那日如意馆的小画师吧,海月也不多想,谢过晋喜,在他看似满心期许的激动催促下,海月疑惑地打开锦盒,却发现是一瓶瓶颜料。

    约翰是画师,送海月颜料答谢也正常。家眷们大都这么想,但罗察却不这么认为。

    他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多瞧几眼那些颜料便知道非同寻常,又稍加思索就明白了几分,于是对那晋喜恭敬地作了一揖笑道:“公公辛苦了,请用过茶再回宫罢。”

    晋喜任务达成,也不多耽搁,只说还需赶回去当差,便笑着让老管家引路离开了。

    待他走后,罗察将海月单独叫到书房,还让她连锦盒一块儿带上。

    海月见阿玛眉头微蹙,一路仿佛在思考问题,也不敢上前打扰,乖乖地跟他穿过几条回廊,进了罗察平日里不许闲人出入的书房。

    “你是聪慧的,想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罗察神色一凛,顺手接过海月手中的锦盒,随意取了一瓶仔细打开看了看,更加坐实心中猜疑,又把那瓶青金石色递给海月。

    罗察的严肃让海月不免也紧张了几分,她接过瓶子,凑近了左右看看,瞬间想起了在现代某文物节目上曾介绍过,王希孟的传世青绿山水名作《千里江山图》,那画面经过了数百年仍然发出璀璨光芒的色彩,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就在于这画用了宝石来上色,因而更显得弥足珍贵。

    而古代的上等颜料有许多都是由宝石金属提炼而来,比如中世纪的土耳其红和土耳其钴蓝,又比如她手上的这瓶青金石蓝,同样是极佳的颜料。要知道青金石是通过丝绸之路从阿富汗传到中国的,古代中国青金石产量少,好的青金石可与黄金等价!

    捋了这背后的文章后,海月也明白了,这看似简单实则价值连城的东西,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画师可以弄得来的。

    海月低头默了默,试问宫里还有谁既有能耐搞得到这东西,又能跟洋画师牵扯上干系?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十四爷!

    想明白这一层后,海月一抬头,正好和阿玛略带怀疑的眼神相撞,连忙给自己辩解。

    “阿玛请相信女儿,女儿绝无旁的心思。”

    “光我信你没用……”罗察轻叹了一声,又看了书案上那个烫手山芋,不知该作何表情才好,“这事恐怕宫里已经有风声了,十四爷这事做的……”

    罗察一副埋怨又克制的欲说还休,心中更是憋气,压着力道捶了桌子一下。

    海月忙上前安慰道:“阿玛,十四爷直爽性子,也许只是想答谢女儿当日替他解围的事,女儿跟他之间真的没什么的。”

    “但愿如此吧。总之,你一定要牢记阿玛跟你说的话,和十四爷以及碧心保持距离,恪守本分,知道吗?”罗察看海月神态自若的样子,心神稍稍安定些,可就在他还想着再叮嘱些什么的时候,就听见门外小厮急切地呼唤“老爷”。

    “何事?”罗察冒然被打扰,面色略有不悦。

    “老爷,宫里又来人了。嫡福晋让小的来请老爷和格格出去呢。”

    “又来人了?”罗察这边瞥了海月一眼,忙疾步而去。

    又来什么事了?

    海月本就心里郁闷,被罗察一盯,冷不丁也跟着心沉了一下。但她不敢耽搁,紧跟了上去。

    来到正厅后,果然,又有两个小太监迎了上来,为首的自称叫晋忠,上前不紧不慢行了礼,才对海月道:“海月姑娘,奴才是奉十四爷之命,给姑娘送礼物来了。”

    又是十四爷!?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海月和阿玛对视一眼,但谁都没露出心迹。

    “这……公公言重了,小女何德何能,敢受十四爷大礼啊!”罗察忙上前赔笑着,想替海月婉拒了这礼。

    可晋忠像是料准了罗察会推拒,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紧不慢笑道:“侍郎大人过谦了。海月姑娘机智有谋,为十四爷解了燃眉之急,这才没拂了娘娘的兴致。十四爷说了,这礼啊,就姑娘受得起!大人就别再推拒了。”

    晋忠说着就冲身旁的小太监招了招手,示意他将礼物交给海月。

    小太监听命立刻上前,将一个檀香木制的盒子交给了海月。

    有了刚刚宝石颜料的教训,海月唯恐家人发现其中玄机,因此拿到盒子之后并没有打开。

    晋忠也不强求,他任务完成了,就准备离去,可才转过身子,就见老管家小跑着进来通报:“老……老爷,宫里又……来人了。”

    “什么?”这会子,整个正厅里的人已经按捺不住,躁动起来了。

    大哥罗明泰夫妇、二哥罗兴泰夫妇,都是面面相觑,三哥罗延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晋忠是宫里伺候久的,敏锐如他,当看到门外走进来那位金发碧眼的洋人小伙时,心中只道不妙。

    “可爱的女孩,很高兴认识你。”那洋人十分绅士地冲海月行了礼,又跟在座的人们一一点头问好。

    海月当时有点儿蒙,因为她并不认识这个洋人。

    但罗察毕竟曾经官居礼部侍郎,脑子转得快,他立刻弄懂了这个洋人的来历,以及他的来意,并试图用洋文跟他对话,阻止他泄露身份。

    可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洋人,上来就跟背课文似的,将自己是英国画师约翰先生随从的身份说了出来。

    那个刹那,海月脑子一震,下意识的朝晋忠看过去,不曾想,晋忠此刻也正大汗淋漓地偷瞄着海月,俩人目光相接,瞬间就撞破了彼此此刻的心思——十四爷阴沟里翻船了!

    “等等!”大哥罗明泰此时有些疑惑,他走到那个洋人身边问道:“你是那个画师的随从?那你是来找我们家海月的?”

    “是的先生,我叫卢克,受约翰先生的指派,来给海月女士送礼物的。”

    卢克说着就将手里用丝绸包的十分漂亮的皮质礼盒朝海月递了过去,“这是约翰先生从伦敦带过来的香水,他特地让我转交给您,以感谢那日您对他的帮助。”

    “等会儿等会儿!你们约翰大人不是已经派人来送过礼物了么?那人刚走没多久啊?怎么又来了?”大哥一脸莫名其妙。

    “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据我所知,约翰先生只派了我一个人来。”

    “不对不对,不是你一个人,他说宫里见面不方便,就让晋喜公公来……等等,晋喜……晋忠……你们都是十四爷身边伺候的……”

    罗明泰看向门边拔腿要溜的晋忠,恍然大悟!

    “呵呵,没想到咱们这位妹妹,入宫短短时日,不止出尽风头,还攀上高枝儿了!一个未出阁的格格做出这般丑事,真是不知廉耻!”

    海月不用回头,就可以临摹出罗明泰那副冷嘲热讽的样子。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三哥罗延泰第一个听不下去,微怒上前了两步。

    “我有说错吗?”罗明泰依旧嘴不饶人嚷着,“我说她一个罪臣之女怎么就能在宫里如鱼得水,原来是大义灭亲,投靠了十四阿哥啊!”

    “放屁!海月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二哥罗兴泰眼瞅着俩人要动手,忙站到他俩中间,两头劝说着莫要意气生事。

    “都给我闭嘴!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阿玛!”罗察见家里的三个“顶梁柱”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这般放肆,尤其“罪臣之女”四个字,更是触及罗察逆鳞,罗察当即就怒了!

    大嫂齐佳氏见公公真的发火了,便一手护着微隆的肚子,另一手小心翼翼拉罗明泰的袖口,示意他少说两句。

    但罗明泰并不理会,依然一脸鄙夷地瞪着海月。

    海月见状冷笑道:“我本以为亲人是这个世上最可靠最懂你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海月说着便要去取自己的行李,经过大哥罗明泰的时候,她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亏我还感激上天赐给了我一个一母同胞的亲大哥,可从头至尾,这个亲大哥不仅没给我宫里写过一份问讯的家书,不仅没问过一句我在宫里好不好的话,反而因为外人的几句话,几个小物件,就对自己的亲妹妹恶语相向!大哥,你真是好啊!”

    “海月,大哥虽然心直口快,但本意也是为你着想,都是自家兄妹就别计较了啊。”罗兴泰还想要从中转圜,他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海月转眼瞪了他一眼:“心直口快不是伤人的理由,更不是往亲妹伤口上撒盐的借口!”

    这世界不论是尖酸刻薄如大哥者,还是事不关己打着“为你好”旗号劝你变成小包子的二哥之流,都同样令人不喜。

    海月也不多废话,转身向罗察夫妇跪地行了一个规规整整的家礼。

    她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把额头磕出了红印。

    “阿玛,额娘,女儿不孝,无法侍奉在侧,你们一定要保重好身子,女儿会靠自己的力量堂堂正正地出宫,与你们早日团聚!”

    说罢,海月不再看一旁的大哥二哥,只对三哥请求让他帮忙连同她那一份孝心给多担待了。

    觉罗氏看见女儿转身离开的背影,早已泪雨满面。她心疼的直捶胸口,不停骂着大儿子不孝:“好容易你妹妹争气,万岁爷开恩让咱们家人团聚,这泼天的大喜日子你还净说胡话伤她心!你……你于心何忍哪!”

    觉罗氏本就身体不好,这一着急更是站不住身子,当即被丫头扶到内室去休息了。

    罗明泰为了不让母亲难过,赶紧追了出去,可此时,海月的马车已经走远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十四福晋》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