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女生小说 > 君妻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终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终章

小说:君妻  作者:西木子 
    是时盛夏,慈惠庵周围桦树遮天,绿荫葱葱,幽静宜人。

    孔颜一枕黑甜,直到晨钟过后,才悠悠起身。

    静安知道孔颜一行人昨夜入住不过简单收拾,后面要安排的庶务还多,也是识趣,一早前来过问了为王氏守孝的事宜,便不再多言其它,兀自妥帖打点应尽之责。

    孔颜在庶务上面素来多有懈怠,也不多管庵中的衣食住行等事,任由冯嬷嬷一人安排后,她去庵堂走了一遍为王氏祈福的简单仪式,就换了一身素净衣衫,带上天佑到慈惠庵周围踏青赏景。

    这次到慈惠庵虽然仓促,但孔颜和天佑的身份毕竟在那摆着,除了周煜率领的五十侍卫,还有内院上房、针房、厨房并粗使、采买等一应仆从等三十来人同行。这些人都是府中伺候的老人,多有几分眼色,这一番变故下来早和宝珠一样心中惶惶,但见孔颜一副泰然自若的尽享天伦之乐,当下念及他们伺候的小公子乃是魏康唯一的嫡子、也是唯一的子嗣,不觉心安,多少恢复了些平常。

    如此见随行的仆从安下心开始各司其职,周煜统领的五十侍卫也在庵堂后面的自耕地起了排房子安顿下来,孔颜心下满意,也就不再留意其他,每日除了陪着天佑,便是思忖魏康突然送她母子至此,究竟欲以何为?

    可能经过初时明面上那一派淡定,心里也不觉跟着平静了下来,又或是慈惠庵周围鲜花浪漫、山峰林海的自然造物,让陷于后宅一亩三分地的身心随之开阔,当然还有天佑天真无邪的笑容让最初被抑在心底的那一份愤怒、不甘、莫名、愕然……种种情绪渐渐消失,孔颜都未想到自己在慈惠庵能如此身心放松,真如一开始打算的既来之则安之,将眼前的一切当作是在凉州干燥热夏的消暑之地。

    也确实如此,慈惠庵四周绿荫葱葱,丝毫感觉不到盛夏的酷热,只是入夜气候略低,夹衣和薄些的棉被少不得要换上。

    这一日不知为何,虽也不见有多炎热,天却像蒙了一层黑纱,闷了整整一天,仍不见半点雨滴落下。孔颜原就睡得极浅,夜半几声蝉鸣虫叫,便越发睡不安稳,也不知这怪闷的晚上,天佑可睡得安生,心里念着,索性就起身了。

    空门幽静,没有外务打扰,便未让英子安排人守夜。

    独自披了薄衫,借着廊下透窗而入的微光,向东厢去看天佑。

    缓步走到正堂门口,才刚撩起竹帘就怔住了——正堂对面的月亮门外,一袭玄色身影,负手而立。

    此时本是月上中天,却让乌云遮月,夜色黑沉不见星光。

    然而,四下廊檐垂挂的灯笼,即使昏黄暗淡的只有些许光亮,也已然足够孔颜认出来人是谁。

    魏康,她的丈夫。

    被突然送至此处时,有太多太多话想问,却在见到人的这一刻,孔颜的喉咙里忽然闷住,只是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手中的竹帘,一动不动。

    魏康出身行伍,虽然此刻思绪纷杂,于平日有些许疏忽,却仍于听见竹帘微动的细微声响时,已然转身看来。

    早已知悉寻常这时,孔颜早已该入睡,原打算独自看过,便悄无声息的离开,却不想竟碰了个正着。

    魏康眯了眯眼,目光如炬,直直看向孔颜。

    雪白的鹅蛋脸两颊微丰,宽大的月白衣袖顺着撩竹帘的动作滑落,露出一截纤细剔透的手腕,似不胜柔弱之态,然而她分明体态丰润婀娜,如那高岭之花,高贵出尘让人只敢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美人依旧如初见惊艳,甚至远胜当初。

    曾以为的木头美人,不过把玩添彩的人间丽色,始料未及地竟放不下。

    是因为她生了天佑?

    也许有,可若是,自己又岂会允她十年之约?

    道不清,只能道,难怪世人常言,英雄难过美人关。

    即使陈氏如此,魏光雄那般之人,也依然包容至此。

    何况他从不自认英雄,不过一野心之人罢了。

    魏康心下一哂,对孔颜的种种心绪也不过这一念便已烟消云散,他没有那些悲春伤秋的情思,更没有反复思量的闲功夫,如此在意了便如此在意,即使全然出乎意料,也不妨碍他要同样地回报,何况眼前之人本是他的妻,他的女人。

    一念转了主意,再也没有将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心思的想法掩藏,自然不可能就按最初打算默默看过之后离开,魏康他只看着孔颜怡然沉静的姣好面容,以及那不知何时已然又如最初,清澈坚定、却又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目光。

    就这样,魏康缓步走向孔颜。

    见魏康从容走向自己,孔颜强自镇定的面容有丝僵硬。

    她紧抓竹帘的手不觉又紧了一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欠解释的人是魏康。

    随之深吸口气,放下手中竹帘,一步跨出正堂门槛,直立于廊檐下,目光冷清地瞥向走至阶下的魏康。

    果然如此,心傲如斯,哪怕已想到自己无半分解释,径自送她母子至此乃事出有因,仍怪罪于他。

    这样心傲又不服软的女人,只怕今夜自己悄无声息离开之后,哪怕全是为了保护她母子,她也不会再对自己有半分真情了。

    念及此,魏康一个箭步拾阶而上,立于孔颜跟前。

    “我放不下你。”

    话出口,魏康蹙眉,到底不擅长这类儿女情话,但见孔颜沉静的面上闪过一丝慌张,他微微颔首,略勾薄唇,低头迫向孔颜,不许孔颜的目光有丝毫闪躲,只听他缓声说道。

    “不计各地略有权势的节度使及豪强,如今天下当是三分,一是周朝廷辖下京畿附近一带,一是黄河以南的袁氏父子三人,余下便是我魏康西北势力,尤以我魏康临近京城长安为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周朝廷欲除我为后快。”顿了顿,声音也随之低了几许,“你也知,朝廷多次寻找各种名目,将我调离河西欲暗中除我。此次,你继母殇逝,果不然朝廷已下旨让你我夫妻携天佑去京奔丧,我一人独往还好,我不敢带你母子二人冒险,可目前暂不适公然与朝廷决裂。”

    一番话说完,魏康不再言语,只定定看着孔颜。

    其实在到庵堂的头一晚,便隐隐猜到朝廷可能会以王氏为由,让他们进京,而魏康送她母子来此只有**也是为了保护。魏康的这番言语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想到魏康竟然向她透露未来要与朝廷决裂,如此不臣之心竟然这般昭然若揭的告诉她!

    孔颜惊得微微后仰身子,呼吸微微急喘。

    是的,如今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朝廷逐渐势微。

    可她到底是大周子民,即使隐隐有几分察觉,但突然这样直白的摆在面前,她一时间委实难以平静。

    尤其前一世,她离世之时,乃是距今十多年后,而那时虽然魏康势力已曼延至京城,可那时还是大周的天下。如今魏康却告诉她早有不臣之心,这如何……孔颜心慌意乱,低头抚住心口,似要按住怦怦直跳的心脏,让自己镇静下来。

    看着低头兀自轻喘的孔颜,魏康微微垂眸。

    到底还是告知早了。

    可是自己已然动情,岂可让她一直置身事外,甚至让她一再误解自己,致使始终心怀戒备?

    魏康心中已是决断,自然要挑开一切,他蓦然握住孔颜紧抓心口的手。

    似柔软无骨的柔荑落入手中,魏康不觉捏了一捏,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餍足,一面挑开竹帘,一面牵着孔颜走入正堂,接着说道:“所以,我只好暂先将你母子送入慈惠庵,又恐朝廷的耳目看出一二,便未告诉你一切,只让外人以为我不悦你母子。”

    说到这里,已不觉走入室内,魏康拉着孔颜的手在内室南窗下坐下,也没点灯,只借着透窗而入的微光,看着孔颜续又道:“我本是今日启程前往京城——”

    “你……”魏康一语未完,孔颜低垂的眸光猛然抬起,终是正视看向魏康。

    明知此行堪忧,却为何仍是前往?

    还有不是已在路上,怎么又出现在此,难道是为她……?

    一念及此,孔颜立马打住思路,不让自己深想下去,然而魏康却不给她任何逃避的可能,只听他道:“原本此刻我应已在凉州境外,只是我亦知此行凶多吉少,但是我放不下天佑……”他顿了顿,紧了紧手中的柔荑,再次逐字逐句地沉声说道:“更放不下你,所以又折回来了。”

    一语犹如千斤大石,重重击落平静水中。

    孔颜任由魏康握着手,只觉头大屋旋,胸中满溢说不出的震荡。

    此时此刻,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未咽下魏康不臣之心的重磅,又一石击向自己。

    见孔颜怔怔望着自己,眼中有些迷茫,更有些不安,魏康忽然一笑。

    昏黄黄的微光下,他的神情平静安详,目光是少有的柔和,甚至带着一丝显然意见的爱怜。

    孔颜不由再次讶然,嘴唇微微翕动,似要说什么,却半晌无声,耳畔只有“怦怦——”地心跳声充斥着。

    魏康见状不由笑意加深,轻抿嘴唇,道:“颜颜,我心悦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倾心。你也心悦我好吗,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最纯粹的倾慕。”

    话是在询问,语气却是不容置喙的强势。

    孔颜终于魏康咄咄逼人的语气里反应过来,看着眼前似温柔,却更是逼迫的魏康,她不由想起前世的一切,少女时倾城容貌所受的追捧,一遭变故落入尘埃时,那口口声声说爱慕自己的人,对自己的侮辱逼迫。

    晦暗光色下,眼前的人与前世的人缓缓重合,孔颜从魏康手中抽出手,轻启朱唇反诘道:“哦,你心悦我?一个男人对女人那种的倾心?”她语调轻快,带着一丝漫不经心,“那是什么?不论我意如何,肆意占有么?”话到最后,声音已然冷冽了下来。

    魏康诧异一怔,似不解孔颜一反常态的语调,但看着孔颜如一只受伤的孤兽满身是刺的将自己保护起来,他忽然想起从初见至今的种种,从使计迫孔颜下嫁,到今天所言所行,似乎都是他一人独断,诚如孔颜这样心傲的女人,如无平等的尊重,哪怕再如何诱之许之,只怕也难以打动。

    正如那些名士或有才之人,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把无畏的气节看得比天还高,如不拿出诚意,或以知己相交,他们令死不予为伍。

    魏康一念心下明了,他动了动手指,似有丝遗憾温腻柔荑捏在手中的触感,随之起身,在孔颜身前站立,然后出人意料的单膝跪地道:“颜颜,我魏康从不轻易许诺,更不相信誓言,但今夜我愿在你面前立誓。”

    说到这里,魏康垂了垂眼眸,也一并掩去眸中势在必得的精光,他没有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束缚,他只知道眼前的女人跟整个天下一样,他要不惜一切得到,丝毫没有退让。而今夜出人意料的撞个正着,不是连上天也为他做了最好的选择?

    “没有十年之约,我魏康有生之年,只有孔颜一个女人!”话已至此,已是百无禁忌,魏康再次握住孔颜的手,将野心头一次彻彻底底展现出来,道,“朝纲已乱,天下已然群雄并起,我魏康有逐鹿群雄之心,颜颜你可愿与我一起——共谋天下,共享皇权!”

    共谋天下,共享皇权!

    魏康话毕,然那短短八字却如此振聋发聩地在耳边回响。

    孔颜胸中万马奔腾,波涛汹涌。

    虽从不认为女子弱于男,然而世道如此,时下女子不得不依附男子而活。

    数千年下来,夫为妻纲,这世间最普通的男子尚不会给妻子下跪,合乎魏康这样雄霸一方、甚至有谋天下之心的男人?

    孔颜情难自禁,为一个男人竟愿意为她自此,更为此人还是魏康这样的男人。

    她生于京城豪门,长于千百年延续至今的豪门,曾恨为女子,为何与族中兄弟同样研习天下大势、诸子百家,她却被困于后宅之中?又因她是女子,她是生于弱肉强食的京城中的贵女,所以她爱慕强者。

    正如她骨子里的流的孔家血液一般,千百年来,无论朝野如何更迭,他们家族永远屹立不变——这不仅因为先祖的圣明,更因为他们崇尚强者。

    压抑在心底深处,深得连自己都不知的情思,在这一刻萌芽生根,进而蓬勃伸展。

    眼前的男人再一次和脑海里的身影重合,他们是同一个人,那是胜仗归来、一身铠甲、高坐骏马上的魏康。

    孔颜低下头,看着他二人相握的手,感觉着魏康掌心的温热,不知为何,心里有一块地方,软得没法,竟不比第一次抱天佑来得少,却又完全不同。

    “我早已对你动心。”到底是世家贵女出身,话一出口,孔颜顿觉脸上发烫,竟不敢看魏康,头是低了又低,却忽觉懊恼有好笑,她二人本是夫妻,又育有一子,有什么好怕难为情的?

    一时傲心又起,孔颜蓦地抬头,迎上魏康的目光。

    魏康却是愕然,“什么?”

    孔颜以为魏康惊讶她转变如此之大,怕有误会,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因为你许我唯一,还有天下皇权,我是真的……只是以前你屡次冷淡,我这才不敢……”一言未完,想起自被迫下嫁到成婚后,魏康冷漠相待的种种,想起父亲为此操心与愧疚,甚至前世受得种种委屈,泪水不由自主的涌上。

    不想在魏康面前哭泣,泪水却总也止不住,孔颜暗恨一袭对话怎让她变得如此脆弱。

    第一次,孔颜在自己的面前哭成这样,没有京城贵女的矜持,更没有拒人千里之前的淡漠。

    魏康起身,伸手替孔颜拭泪。

    粗砺的手指抚过脸颊,有些疼痛,却更多的是魏康掌心带来的温暖。

    孔颜一颤,终于不再无声落泪,只听哇地一声哭出来,又到底还有一分理智,不想让他人发现,她一下扑入魏康的怀中,双手狠狠锤他,“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瓮声瓮气的苦音,全是小女儿的娇态。

    魏康哪里经历过这些,又哪里见过这样的孔颜,听她哭得伤心,温热的泪水浸来,仿佛能穿过衣襟,直透到他心里去,只觉得阵阵心疼,自己怎会让这样的娇人儿受这样大的委屈?

    “娇娇乖,都是我不好。”到底是男人,即使以前没有过其他女人,到了这个份上,什么软语都用上了,哪还有平日的清冷,只一下一下轻抚着怀中的人儿,温柔低哄道,“乖,别哭了。”

    若是往常,孔颜听到魏康这般,定要惊讶不已,这会儿却也没发现有何不对,只听着魏康的温柔低哄,心头逐渐不那么酸楚,只觉得温暖安稳。

    也不知过了多久,孔颜就这样埋首在魏康的怀中,享受倾心相许后的静谧。

    然而,周煜的声音内室外响起,“……遣末将过来,时已过子时,还请将军启程。”

    一声蓦然将孔颜从魏康怀中惊醒。

    孔颜将将守住脑中那一丝丝清明,双手紧紧抓住魏康浸湿的衣襟,急道:“此行有危险,真的必须要去么?”

    见孔颜如此紧张,毫不掩饰的关心流露,因周煜提醒而坚硬的神情不觉温柔了下来,魏康伸手抚上孔颜的脸颊,细声说道:“颜颜,才知你的心意,我怎舍得独自涉险,留你母子独在世间。”说到这里,他目色加深,定定的看着孔颜又道:“本打算徐徐图之,尽量减少伤亡,可是……”

    语音未详,魏康已然放开孔颜起身,自立窗前低头道:“等我,取天下允之共享。”

    语毕,魏康闭了闭眼,让满目不舍与爱怜尽藏眼底,只余满满野心充盈,而后不再言语,径自扬长而去。

    *******

    元熙十七年八月十一日,河西节度使魏康将驶出河西地界,袁氏父子三人遭暗杀,其长子不幸遇难,追其凶手,竟是朝廷派人暗杀,遂听身边军师宋沅相劝,道朝廷已逼自此,今日是其长子丧命,再不举义他日可能是他袁氏满门灭门!如是,袁氏父子连同周边势力举旗,称周天子不仁,不仅苛捐暴政,而且暗杀忠臣,故号天下共伐之。

    魏康闻信,以捍卫周天子为由,需折返集兵平叛,刚出河西地界,便返回河西。

    元熙十七年九月一日,不足一月,袁氏父子号称获天下拥戴,于武昌(今湖北鄂城)称帝,国号“楚”,改元新武元年。

    元熙十七年九月十八日,今上病逝,张皇后晋为太后,因只有重华一女,故认宫中一美人之子为嫡子,继任皇位。新帝年幼,仅六岁稚龄,张太后临朝听政。

    元熙十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张太后以大行皇帝驾崩为由,令蒋墨之率军迎重华长公主回京奔丧。

    元熙十七年十一月五日,张太后以重华长公主留京乃先皇唯一遗愿为由,公然撕毁重华长公主和亲之约,另选宗室女分封公主和亲;与此同时,懿旨朝河西节度使魏康为驸马,即日进京完婚。魏康不应,道已娶亲孔氏。正是时,蛮夷以大周悔婚为由,实则趁大周内乱举兵压境,张太后无法,赦免魏康抗旨之罪,另其镇守河西边境。

    元熙十八年六月十八日,持续半年的河西边关之战,以蛮夷大败告终,魏康势力大盛。于此同时,张太后招内侄为驸马,升其长兄为大司马,一时间周家权倾朝野。

    元熙十八年十月九日,周朝廷与袁氏父子交战一年,两败俱伤,遂划地而治。

    元熙十九年正月十五,张太后兄长杀幼弟,灭周氏宗亲,在长安称帝,招魏康进京面圣。

    旬日后,消息传至河西,河西节度使魏康震怒,举旗反之。

    一月后,魏康于凉州称帝,敬发妻孔氏为后,立嫡长子魏天佑为太子。

    冬去春来,转眼又到了一年炎夏,孔颜身怀六甲,携子天佑于慈惠庵避暑。

    当年她生天佑伤了身子,以为再难有子嗣,没想到六年之后,竟是再次有孕。

    孔颜坐在院中花树下,看着天佑拿着一把小弓箭上蹿下跳,嚷着要去打鸟,不由微微一笑,随之低头抚了抚怀中已然高高鼓起的肚子,思绪不觉飞远。

    这些年变故太大,轨迹从袁氏父子被暗杀,已然不同于前世了。

    而前世在此时还未称帝的魏康,却如他今生的许诺般,只有她一人,只与她共享皇权,虽然这皇权三分天下。

    变故虽大,远在京城的孔家也幸在千百年来盛名在外,朝廷不敢轻举妄动。

    只可惜,今生怕再难以得见父亲。

    想到此,心中不觉遗憾,却感身上一重,孔颜仰起头,微微一笑,“你忙完了。”

    原来却是魏康拿了披风从屋里走出来,“山间风大,仔细些”,说着竟是一阵大风刮过,魏康伸手抚顺孔颜脸上吹乱的发丝,温柔说道:“前方传来捷报,不出一月,我们就可以入主京城。”

    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人呢?

    想到还在京中的父辈兄弟们,孔颜一急,却还不急说话,魏康已伸手捏上孔颜越渐丰润的脸颊,笑道:“放心,孔家的人已尽数接出来,如今整个京城不过瓮中之鳖。”说到此,言语间尽是意气风发。

    已经又是一个春天,魏康对她的诺言一直在实现中,她还有什么不信的呢?

    有他在身边,便无可不放心。

    孔颜轻轻颔首,与魏康相视一笑。

    (完结)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君妻》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